副刊

蘿蔔乾的滋味 ◎陳月霞

2022-05-20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陽光燦爛的冬日午後,漫步家附近的公園之際,隱隱聞到一種香甜又帶點生澀的蘿蔔味,循著味道走呀走的,瞥見了童年熟悉的景象:艷陽下一片片蘿蔔正舒坦地做著日光浴,散發陣陣體香。
老家位於豐原的鄉間,屋宇大多是中間有著曬穀場的閩式四合院,到了冬末初春,蘿蔔、芥菜採收的季節,媽媽們便開始製做大量蘿蔔乾及梅乾菜的盛大工程,以增加收入。洗凈、切好後置於艷陽下曝曬一至二天後,第二道程序是置於竹編的大盤容器中,撒鹽揉乾後,接著放入陶製大缸中,再來就是當年我這五六歲小女孩的專職了:穿著洗乾淨的雨鞋,在陶缸中跳呀跳的踩著蘿蔔或芥菜,目的是讓菜的水份流失得更多,加速乾燥。這道「踩蘿蔔」的重任如今回味起來,彷彿一項有趣的遊戲。
再來可不好玩了,由於媽媽白天要下田,因此接下來連續一週左右的「收蘿蔔」重任也由我負責:睛天曬到傍晚五六點左右,得去曬榖場及場地不夠時向親戚借來的空地收回,突然下雨時,要火速的去搶收。常常每天曬的地方不同,最怕下雨之際,想不起到底那些寶貝曬在哪裡,淋到雨或是忘了收回還會被罵得很慘。
本以為這些往事已遠,未料它們仍深藏於記憶的匣子中,稍有觸媒,便如泉水般汨汨湧上心間,鮮活起來,宛如不久前才發生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