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東焦點

種同樣釋迦、受同樣災害 卑南鄉長抗議理賠金天差地遠

2022-05-19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圖:卑南鄉長許文獻日前視察所屬的果農種植釋迦的成果情形。 (卑南鄉公所提供)
實習記者陳志強/台東報導
卑南鄉公所如實查估呈報 為何是中央的代罪羔羊?十七日農委會主委陳吉仲來台東開記者會說明鳳梨釋迦收入保險理賠相關情形,同一縣不同地區卻有如此差異,農友繳同樣的保費、種同樣的釋迦、受同樣災害,結果理賠金額天差地遠,請問到底是什麼問題?
台東地區農會不探討原因謀求改善,更泛政治化的口水倒果為因,令人不齒與遺憾。卑南鄉鄉長許文獻氣憤的說,縣府一紙公文指示要公所做鳳梨釋迦年度產量查估,公所向鄉內農友一一詢問並依實查報,何以傳出部分鄉鎮單位產量是與轄區農會及產銷班黑箱作業用討論出來而呈報的?這樣有無涉及偽造公文書或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之嫌疑?
各鄉鎮單位產量過往均有數據可茲查詢,一一○年產量推定調查卑南鄉、台東市、太麻里鄉等鄰近鄉鎮推定產量約落在八千六百公斤產量都差不多的,只有東河鄉產量銳減近百分之四十三,東河鄉取樣五處,其中兩處為同一地主,其收穫面積二.二五公頃,單位產量申報才七百七十二公斤,有經驗的釋迦農都知道一棵釋迦樹可產十八公斤以上的釋迦,一公頃約種四百至六百棵,產值怎麼可能只有七百七十二公斤?該農戶竟以無法外銷賣不出去,自行減產申報,這理由不是擺明了要詐保嗎?而農委會若推行農保後,某地區產量變異量大,是否應先瞭解其緣由並調查對於理賠金額之影響,是否有圖利他人之嫌疑?
許文獻表示,針對釋迦收入保險方案,其意旨是在保障災害時,農民因農作物受損收入驟減之補助,無災害時被操作成公所與農民做對,覺得卑南鄉公所依實呈報產量推定過高,而若真的發生風災等損害時,農民的損失將更嚴重,這時該誰負責呢?許文獻更指出我們想從政,都是為台東產業發展為台東人民生計而努力,請不要口水、不要口號、不要理由,要找方法、找策略,一起向中央反應並協助處理。為捍衛農民權益,鄉長許文獻向農委會提出抗議釋迦收入保險賠償基準價格取自臺東地區農會外銷價格五年平均,為何推定產量未比照辦理?產量推定樣本數過少、且取樣差異過大,極大範圍影響區域農友收益,如此謂公平乎?並全力協助釋迦農爭取權益,許文獻要求三點。
首先,有關產量計算,要求農委會重新評估,應以最公平的價格計算,提高理賠金額。避免農友繳同樣的保費、種同樣的釋迦、受同樣災害,結果理賠金額天差地遠。其次,要求農委會盡速啟動轉作機制,輔導轉作、並提高現有補助金額。最後強調,要求農委會開闢多元行銷管道,並建置外銷包裝場,以符合外銷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