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深秋往事 ◎洪文鍊

2022-05-17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去年,朋友在宜蘭置辦一片土地,正在構築休閒木屋,準備做為渡假處所,深秋時節,一次大雨來臨前的連假,他邀我一同上山植鋪草皮,耕耘福田,享受秋風秋雨的甘霖滋潤。
金風送爽的秋日午後,不到半日驅車,便來到雨最愛落下的地方,沒想到迎來的卻是滿山陽光,白雲從山頂疾馳而過,與東北風倏忽同行,攜來入秋後第一道冷空氣,眼見風起深秋,金光灑落,霎時擄獲我不少驚喜。
秋老虎再讓人「驚」豔,也阻擋不了我們揮汗勤作,短短兩日,便將園區草坪鋪好,朋友滿心歡喜,當然拿出最在地的特色料理款待,還忙不迭地直說感謝。
當晚,抬頭望見滿空星斗,我們一群人席地而坐,夜涼似水,沁人心扉,快樂的喝茶聊天,蒼穹之上又有弦月為伴,就這樣度過一個心靈豐足的暮秋深夜。
現在回想起來,感覺還真是有趣,當初心中原本是抱著能在翠林細雨中漫步的渴望,才不遠千里的奔去宜蘭,意欲享受深秋微雨的爛漫時光,誰知道雨水的腳步竟然遲緩了下來,害得我們只好傻傻的佇立山前,凝望眼前群山,仰首潔淨藍天,心裡滿是狐疑:說好的大雨,為何不來?
我在心底吶喊,寶島東北角,宜蘭的雨,那可是心上一幅美麗的圖畫……
我本就是樂天之人,既來之、則安之,比起霧霾嚴重的中台灣,腳下新綠和眼前盎然,東北角的天際線,剃透清亮,萬里無垠,和我居住的西海岸,有著截然不同的視覺感受,我愛極了這樣的光景,站在半山腰,看秋風瀟灑狂舞,興之所至,我也隨之手舞足蹈。
當夜就寢前,我獨坐庭外木椅,靜靜冥想,諦聽松濤不絕,山崗上傳來萬籟引吭,像似大雨要來。果不其然,雨神只是姍姍來遲,並非無的爽約,午夜一到,嘩啦啦的雨聲打在落地窗上,滴滴答答傳入我的酣眠夢境。
天亮以後,只見窗外遠山濛濛,詩意般的國畫風情躍然眼前,美不勝收,廊前的水花,調皮似的濺得好高……就在雨中,我告別友朋,滿載大大小小的深秋水滴,駛過一座又一座的隧道,一路向南,愉悅的結束這樣的一個連假。
直到現在我還記得,回程開到關西休息站之前,雖然風雨一路呼嘯,然而視網膜裡殘存的陽光、白雲、藍天和蓊鬱山景,一幕幕的漸次倒帶……到了三號國道竹南段,遠方有大風車轉得飛快,海面上波光粼粼,恰好映照出我心中暖呼呼的秋日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