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終須一別◎徐夢陽

2022-05-16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三年七個月。這樣的時間不長也不短,放大到個人的時光斷限,僅僅是目前十二分之一的人生。
但我很幸運,三年多前來到一個充滿人情味、溫暖的好地方。它叫崙背。我經常跟別人說,如果不是來這裡服務,我可能一輩子也不會知道這個地方。這不是玩笑話,而是肺腑之言。畢竟我不是一個喜歡到處走動的人,習於待在自己習慣的舒適圈活動,認為那樣已是我能承受的世界。
前些年從首善之區離開,卸下終日面對文獻資料考究的研究助理身份,花了幾年,那份自己最熟悉最喜歡的文化工作終於如願以償。當然,對我而言,搬遷唯一的缺點大概是人生地不熟,一切要重新來過。離家更近,卻還是離家。初來乍到,我心中所想,是把工作做好,並認識這個地方。於是,租了房子,免於通勤之苦,也試著融入在地。
初任這份工作,總是戰戰兢兢面對所有人事物,深怕出差錯,對於內心的願望,是讓更多人愛上自己服務的地方。做的好不好自有公評,但求無愧於心。無奈能力有限,能做到的其實並不太多。
起初,對於那些從頭來過的業務,真的難熬,適應不同的人事物,也需要時間。恰巧家人突然生病,需要照顧,我是蠟燭兩頭燒,他們需要我的時候,我不在身邊,我有壓力煩惱,也不想加諸在他們身上。後來結婚,開始一到假日,嘉義、台中、雲林、高雄四處跑,即使疲累,仍甘之如飴。只是這樣的生活,不是我想過的,也不是我能過的。所以才申請調動,所幸長官成全,得以順利圓滿。
我何其有幸,在這三年多的時間遇到很多貴人與好人,他們的幫忙,這都讓我在異鄉服務不會那麼孤單。面對人群的工作,有時候要受到許多正反的評價,但無論好壞,都是激勵自己成長的動力。
三年多以來,經手大大小小好幾百場的活動,大到好幾百人,小至幾十人,那些活動對我來說是挑戰,也是落實自己的目標。當然,最感謝的是講師及那些撥空參加的人,他們必須排開時間來參加,讓活動得以圓滿。而上級長官給予的信任與支持,讓那些計畫得以落實。我想說的是,我們的每一場活動,無論人多人少,都要讓參與的人感受得到活動背後的目的,如果可以,多多親近圖書館,愛上閱讀這件事,得到收穫的將是每一個肯付出時間耕耘的人。
我很感謝我的工作夥伴們,或許有時候大家做事情的方式不同,理念不同,但總是能犧牲小我,完成大我,一起合作把事情做的圓滿,偶爾大家還會互相帶點東西分享,或是互請飲料,共同度過漫長的上班日。而那些在公所的同事,時而協助幫忙擔任活動的工作人員,或是在業務上提供幫忙,真的都是點滴在心頭,不敢或忘。
我也感謝我遇到的那些小志工們,他們總是利用下課或是假日休假來幫忙,有他們真好。有幾個孩子跟我特別有緣,我們一起在下班後約打球,約打傳說,就像哥們一樣,沒有隔閡。也收到三個可愛的三兄妹送的禮物及紙條,祝我一路順風,我希望他們永保赤子之心,永遠快樂。
我何其幸運地認識很多把心力投注在偏鄉的教育工作者,他們愛自己的家鄉,也愛每個學生,希望他們能快樂成長,每次有業務需要配合,他們也是義不容辭協助,讓我相當感恩感謝。
離別前夕,同事們為舉辦歡送會,雖然出席的人並不多,但都是我最常接觸,最熟的人,這樣就夠。好多人捎來禮物,還有從其他館同事送來的飲料,我真的擔當不起大家的厚愛。每個人選擇離別的方式不同,我選擇低調,很多人看了我的臉書或是聽別人說才知道我要離開,真的很抱歉,因為我不喜歡離別的場面,也不希望大家為了我破費。因為我真的只做我該做的事而已,除此外,無其他。
有好多人傳訊息跟我道別,也有人當面送別,說了很多祝福的話,我都一一記下,希望大家都能保重,有空也可以來嘉義找我。
我要感謝的人有好多好多,千言萬語也說不完,那些感情,也很難用言語一一表達。這三年多最特別的經驗,大概是參加生平第一次馬拉松賽跑,還有當媽祖的香燈腳,還有認識新住民朋友們,當然還有認識什麼是詔安客家文化,那些美好,都烙印在我的心。
最後一天上班,我整理好自己的座位,還有工作文件,把該交接的事物通通交接,讓下一個接手的人能盡快上手。最後一天住宿,我把裡裡外外都打掃的比租賃前乾淨,接著結清電費,拿回押金。騎著我的機車,載著大家的祝福,一路橫越褒忠、口湖、台西、四湖、水林、北港、新港,花兩個多小時領略雲林之美,接著回鄉。父親曾說,我從十八歲開始外出讀書、工作,歷經十八年,終於再度回家。我知道,一直漂泊在異鄉的遊子,連親人雙鬢斑白、皺紋隆起,也是不經意才發現。回家,是接下責任的開始,我知道自己不能再像過去一樣過生活,該承擔的,還是要承擔。
謝謝那個給我美好回憶的地方,我會永遠抱持著這樣的心情認真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