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隨拍手札 四則◎文/攝影:白絨

2022-05-16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2021.11.24 週三
今天有去森林公園走走,回家前到一九九買了一包四公斤的白米,二一五元。晚上和G聊天的一些對話,其實比下午隨拍時玩晃動鏡頭還更有趣呢:
「今天玩晃動鏡頭,蠻趣味的。」
「天哪!妳的晃動鏡頭照真是令人大開眼界!太威猛了!我要學!我要學!」
「我也是在實驗,就愛亂玩啊!你試試看,構圖完按快門後,快速向左或向右旋轉手機,或上下隨意晃動,多實驗幾次嘛!」
「那棵老樹會發新葉,是接枝別棵植物嗎?」
「不,是一叢姑婆芋寄生在那棵不知名的大樹的樹洞裡去了!」
「妳今天的實驗效果超級驚人的!而且有超美的、從具象中幻化出來的抽象!真不可思議!美極了!」
「所以,抽象概念其實就是從具象中抽離出來的意思吧!」
2021.12.6 週一
午餐後織了一會兒襪子,就下樓在住家附近走走。溫暖明麗的陽光下,雜亂的思緒漸漸平緩。
「青苔」是今日散步遇到的最美主角。
它們的舞臺真是無所不在,包括人行道旁的水泥隔牆,上面鋪了滿滿的、厚厚的、柔軟的綠絨毯;又把人行道的地磚縫隙填滿,形成有趣的曲折圖案。這當然吸引我拍了一些影像:凝神注視紅灰地磚時,一條條綠色的小蛇好似也睡醒了,開始追逐嬉戲……
我的心情雖然不再起伏,卻也有小蛇盤桓不去的不捨。
因為G對我剛開始的靈氣療程閉關表達了他的不慣與神傷。他說:「今天有點兒落寞,就好像青梅竹馬的伴侶突然去了遠方,了無蹤跡那樣,心裡異常思念她,惦記著她,常抬頭望著遠方的天空歎息……」
我的心也跟著歎息與││喘氣……
2022.1.9 週日
下午天氣尚晴暖。去森林公園的路上照例要邊走邊拍照。今日主題是阻隔馬路和公園外側的鐵皮圍牆。趁太陽消失之前,我拍了一系列鐵皮圍牆上的工人施工圖案以及光影遊戲,頗覺有趣。
(回家細看後,發現有多張非常成功,G還盛讚這一系列有好多張是令他驚艷的傑作!而且覺得我的潛力如果全部發揮,將來必定可以成為極優秀的攝影家,甚至是一代大師。為了我這一系列,他竟然要脫帽向我致敬!)。
這實在是太抬舉我了,我只是喜歡用鏡頭捕捉自己覺得很美的構圖和光影而已,從來不覺得自己是攝影家,也沒有朝這個方向努力的想法。
在慣常的眺望點停留搖呼啦圈和做伸展操時,至少經歷十架在做飛訓的F16V戰機││有時三架並列並行;有時兩架比翼雙飛;較頻繁的是單獨一架的孤行單飛。(我想這是例行的飛航訓練,數量應該沒有那麼多,而是繞圈重複飛行造成的假象。)
結束暖身運動後,右轉下行至快要離開濃密雜林區時,遠處上方傳來相當美妙的笛音,我想是有人在那個多角亭上吹奏(我曾遇過一次在那兒看譜練笛的男子),讓今日的森林公園充滿武俠電影的氣氛。
我想了很久才想起那笛聲的旋律,應該是來自一首歌,歌詞的部分內容隱約是:「……你在何處躲藏?……哪兒有你的蹤跡?……」;又或者那首歌是因為先有了這首曲子,而後才被填了歌詞。究竟是先有詞還是先有曲這個問題││踽踽獨行的人啊,大可不必深究……
2022.1.18 週二
陰雲滿佈半邊天,風聲咻咻。靠海的另一半天空,仍可見太陽努力讓自己不要被逼退,氣溫似乎比昨日稍低。明天,明天此時(上午十時許),G將已坐在奔往花蓮的自?號上,戴著N95口罩以及防護大面罩(全副防疫武裝),愈接近目的地,心情愈是忐忑難安吧!
昨天傍晚出門散步。就在住家附近那個安全島上的長形公園走走、拍了些照片。發現那兒漆成天藍色的長凳很奇怪,像壞掉似的都只有兩條腿,有些甚至沒有腳,架空並嵌在兩個盆栽中間,蔚為奇觀,卻一點也不美觀。
靠近中美街那頭,我拍到比較適合大胖子坐而絕不會發生意外的白色公園椅,比那些無足的、看似罹患殘疾的長凳經典多了。還好,公園內至少還剩一兩張堅固的舊元老。
但其實我最想捕捉、卻無法好好拍攝的是一個婦人。她坐在公園裡唯一的一座雙人搖椅上(從後面望去是左邊的位置),不是因為她個子太嬌小,而是搖椅的設計高出地面很多,讓她坐上去以後,雙腳騰空離地頗有段距離。於是,遠遠地就看見她懸著一雙腳盪呀盪地……她的右前方(其實是搖椅的右前方)有一棵樹。
順著婦人右手上握著的繩索看過去,會誤以為她手上牽著一隻有綁繩子的小狗;只是那圈綁的物體並不是狗,而是那右前方的樹幹……
原來,婦人孤身一人無法自己晃動搖椅,只好用繩子綁住樹幹,藉著牽扯的力量,終究可以自得其樂(又比較安全地)享受盪鞦韆般的搖搖樂!
可惜,我想從狹長公園的某個不被發現的角落拍她的自然神態,卻不得其門道;況且,傍晚光線已太暗,沒拍出什麼名堂。希望下次有緣與她相逢,能再捕捉到這動人的畫面……
而其實,藉由文字的記錄,我已牢記她坐在搖椅上的背影、她頭頂的窄邊小紅帽,以及她那不時向左又不時向右的殷殷顧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