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今夜有風 ◎陳亞南

2022-05-15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被窗外的窸窣葉聲喚起。眼光投向窗外,池上的田野沒有安裝任何一盞路燈,只有隔著遠處我們的這幾家民宿點點有光。好安靜的夜,葉片為琴鍵任風彈奏。好清脆的夜聲,好清甜的葉聲。
街道上仍然傳來歡笑的話語聲,夜幕輕柔地籠罩這美麗的人間。聽著葉聲、聽著話語聲,看看壁鐘時間還早呢。實在忍不住,就趿上夾腳拖,叩叩踏踏,敲在馬路上,此時的靜謐,令人想唱歌。
夜,靜謐得早,才剛入夜,微黑的天幕就降下,池上,高地之上,天池之上,所以最接近天堂。與夜相遇,斷斷續續的蟲鳴蛙聲,大片整塊的稻田,從微墨的深淺,可以推測哪些是已收割休憩,哪些還是穗滿低垂,墨色天地勝過萬紫千紅,咯咯蛙聲也勝過喧嘩熱鬧,這裡是鄉下嗎?朋友說。嗯!我們心裡覺得是。「鄉下」一詞,代表我們心裡的舒適。曾經很遠很遠的美好,尤其此時瀰漫於天地間的氣息,讓人不知歲時幾許。
我們大口吸著濃濃的土地味,聞著夜的氣息味。安詳靜謐啊!美妙的是,我們竟然同時脫口「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沒有任何路燈,卻也沒有任何害怕。朋友說再走走坐坐。沉思、回憶、愛戀、幸福的心情在夜色中隨意飛翔,就是最享受的了,這不正是找回自然之美,終極幸福之路的寫照?即使沒有任何言語交談,不善寒暄的我更不知要談什麼,生活恩怨瑣事完全無必要說。認識幾年了?五十吧!嗯。
很簡單的景,很樸素的景,融成天高地闊自在自適的生活真實。哲人熱愛智慧,依著智慧來生活,池上人熱愛大地,依著大地來生活,盡力貼近土地的呼喚。行至深秋,春天的絢爛,夏天的喧鬧,都在秋的澄澈中收獲、結果。我認為池上的魅力就在於它深沉得很簡單。
想起一位詩人的詩句:玻璃窗不必裝飾,陽光照亮就是風景。的確,有一大塊坡地把它的田野和公路隔遠了。它的外圍有一條河流,春天秋天,河面會升起霧,上天給這兒的田園配上了旋律。農舍和民屋,可以確定在我們來此之前已經長住了好幾歲月與世代,路邊圳邊的幾處石堤,早已被行人拂拭得淨淨亮亮。
我們頑皮地貼坐在馬路中央,遠處彷彿也有如我們這般囂張的遊人。哇!太富有了,大大張開手臂,大地主架勢呢!雖然,夜,在一片黑幕下,我們仍然清晰的可以分辨出這身下是伯朗大道,遠前方那棵如風揚臂的,就是就是許多遊人最愛追逐的帥哥樹。白日裡我們已經溯著灌溉河圳而上,在秋末季節裡看見田野露出古銅的臉頰與臂膀,在崢嶸的茄苳樹下,我想念著它們隱藏在樹葉下四季的美麗和超然。其實不必靠著記憶,就可以感覺到優美的天堂鞦韆,今夜有風,搖曳得笑臉更盈盈。也許是微光點點的星高掛,布滿特殊的美感,也許樸拙的泥土香飄散在夜間微冷的空氣裡。
有些寒露滴下,隱約傳送雨的味道。
我們是秉燭夜遊嗎?是夜貓子嗎?反正斜風細雨不須歸。你知道我想到什麼嗎?跟朋友講到江南西湖。西湖之美人說日湖不如夜湖,夜湖不如雨湖。這池上像一大片湖,下雨或寒露的池上,可以捧聞起來是什麼樣子?是什麼顏色?什麼滋味?什麼心情呢?我跟朋友說我已聞到油菜花香。哈!太超過。夜色裡模糊地搖頭,透射出一種了解地溫暖。
風大了,攜著夜與月與大地一同讓我們感覺,這風這夜、這大地,賦予一代代人以溫飽,照拂一代代人以慰藉,歲月靜好。最接近天空,晨光也會最早透亮吧?也該轉身回返了。然後找個假期再來看新放水的田地,看一畝畝浩蕩,一畝畝優雅,行序有秩的新秧。
聽著嘩嘩潔淨白嘩的圳水,上坡。過街。圳水盡頭就是大坡池的湖泊。寬闊的原野,草蔬味道流竄,有山有水有橋有路,密碼一向由天設定,由人創造,此刻我只是凝視,傾聽,與萬籟共享寂靜,與月夜同立中宵,與夜相遇,與天堂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