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疫情將對民主造成傷害?-有為政府必須自省的重點

2022-05-10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執政黨總是一再地自詡「超前部署」,然而電力還是跳電了、兒童疫苗、快篩劑還是缺乏了,荒腔走板的打帶跑,「親綠排藍打中」也是防疫最高指導原則之一,各種政治精密考量,導致停電、全民抱怨、排隊買不到口罩、搶快篩劑等等亂象,當民怨沖天時,就以緊急程序因應,再以大內宣,說明費盡千辛萬苦終於解決難題,最後再由總統來宣布美好結果,就如快篩劑這個議題,總統蔡英文5/6 日就以錄影方式發表談話宣布,政府在這個月預計取得1億劑左右的快篩試劑,供應會愈來愈穩定。
這些短缺現象,其實可以事前預防,因為世界各國早已經歷這些階段,他山之石可以攻錯,若不看他山之石,就只能靠急就章與粉飾太平過日,各國的快篩劑已經是便宜到甚至免費供應了,台灣卻還在實名分配,每天民眾大排長龍購買,若非在野黨攻擊,快篩劑還是以高價出售,甚至傳出招標過程可能有採購弊端。
台灣的防疫領導團隊模式,不外乎先制定一套保守作為,然後等問題發生付出代價後,才開始想法解決問題,或許這也是疫情難以猜測的滾動管理方式,但是不斷的靠親綠媒體美化,並請全民共體時艱不要批判,這樣怎能進步呢? 這樣的施政模式不斷循環,由大停電到疫情處理如出一轍,真不知道超前部署、苦民所苦是不是只是政治辭令。
這幾周omicorn疫情發展迅速,起初中央疫情指揮中心不聽一些民間專家建議,還想用舊思維達到疫情清零,不斷地進行疫調隔離,累翻基層公共衛生人員,上級沒有評估開一張居隔單與送防疫包要耗盡多少人力與時間,就做出一堆新決策,結果發現居隔策略失敗之後,又希望重症能夠清零,其實清零都是不專業、不切實際的期待,各國的經驗都已經指出,此一疾病已經感冒化,重症減災才是重點,雖然指揮中心現在終於意識到此一重點,開始要邁向逐步解封與病毒共存,但是因為沒有超前部署,無足夠數量的快篩劑搭配,導致全民瘋搶囤積,這種問題多是因為專業領導團隊採取集權方式運作,在初期迅速顯現卓效,但這只是曇花一現,在後期終於失去彈性,不接納在野黨、民間專家與基層公衛的意見,指揮官傲慢地回答與狡辯,使得政策越來越荒腔走板,導致公衛崩盤,醫療緊繃,目前應該是適時調整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決策團隊成員的良機。就像一個公司草創初期,專制是有效率的,但後期卻是需要創意、彈性、民主與謙虛的專業領導者。
前一陣子各縣市的傳染鏈爆發,開始進行類普篩,大批民眾衝往急診進行核酸檢測,使得醫療資源緊繃,而公衛的居隔政策卻未調整,使得學校大規模停課、公司無法運作,社會瀕臨停擺,幸好有上海封城前車之鑑,政府緊急調整措施。但是政策每日一變,基層的公衛體系已經無力招架,例如疫情調查與核酸檢測與居隔政策的節奏無法搭配,有時自我居隔數日,才收到衛生局通知,基層公衛人員做了很多白工,政府的施政機器、資訊系統失能、顢頇,但疫情指揮中心與執政黨卻總是美化護航,雖然目前指揮中心終於認知到omicorn必須公衛為輔,醫療為主,於5/8日改變了居隔日數與條件,但是接下來將要面臨藥物短缺問題,政府雖大內宣說藥物還有很多開口合約,目前供應量絕對足夠,但是當初電力、口罩、疫苗、快篩劑似乎也這樣承諾過,言猶在耳,但多次的跳票,人民已無信心只能囤積自保。
許多政治觀察家已經開始研究各國防疫政策對政治的影響,這個流行病正在導致全球行政權力迅速擴張,對民主空間產生潛在的巨大影響。台灣也逐漸有權力過大,影響民主運作與意見表達的反民主現象產生,因此中央疫情指揮中心也應該受到定期監督與審查,包括預算運作、會議資料等等都必須透明,如果政府利用危機授予自己比健康危機所保證的更廣泛政治權力,在監督機制不足之下,利用其擴大的權力來削弱反對派並加強權力控制,那麼這次的疫情最終可能會加劇台灣逐漸再次成為一黨獨大的封閉政治體系,加速民主倒退。而出現權力過度集中、財政腐敗、媒體控制都是可能的後果,這些是有為政府必須自省的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