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快篩降價:弭平「快篩之亂」的起碼公道

2022-05-06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降與不降?繫乎這個政府願不願行仁政?
國內新冠肺炎疫情隨著本土確診案例飆高,讓國人的恐慌與不安加劇。在危機中,國人驚見快篩試劑竟然排隊都買不到,怨聲自然四起,「快篩之亂」也就越來越亂。
  兩年多來,疫情讓中央指揮中心掌有比威權時代更威的權勢,發號施令之間,國人只能遵從再遵從。國人犧牲部分自由權利,以中央指揮中心的指令指引為尊,就是期待能給中央指揮中心更有效率的防疫,保護國人生命健康。
  然而,去年有「疫苗之亂」,國人要疫苗沒疫苗,最後還要以接受捐贈為主力。今年,疫情來得更猛更急,出現「快篩之亂」,國人要快篩沒快篩,明明國際市場上有合格價廉的篩劑,政府卻只願供應每劑一百元,而且一包五劑,沒有零賣的快篩。
  更讓國人驚慌的是,依照實名制的規定去排隊,每家藥店才供應七十八份,於是,要清早五點去排隊,才篤定買得到,這竟是現代化國家政府對待國民的方式。
  這樣的景象從上周就已經在台灣各地登場,執政黨中常會周三才反映「快篩之亂」的問題,有報導說兼任黨主席的蔡英文總統,表情很嚴肅,更有轉述說總統很生氣,要求從政同志提供多元的自由購買通路。
  執政黨對「快篩之亂」的反應顯然慢了,但總比沒有反應好。蔡總統生氣了,但總比無動於衷好。畢竟,人民飽受「快篩之亂」已經一個多星期,怒火不只在每個人肚裡燒,也很容易在全台各地點燃。「快篩之亂」已不只是快篩的問題,而是事關民進黨執政基礎與執政道德的根本問題。
  「快篩之亂」牽涉的面相許多,但就庶民而言,最大的癥結在於數量與售價。如果政府供給的數量足,人民就沒有買不到的恐懼感。如果售價低廉,中低收入與年輕夫婦的家庭,就能減少負擔。政府如果所持的是市儈心態,自然不會感受到民怨,如果行的是以民心為心的仁政,就不該無感無為。
  快篩既已成亂局,弭平起來,非一時半刻能夠奏功,況且所藏貓膩已外露不少,但若不能及時治理,則有衍生成「快篩之禍」之虞,對民進黨的傷害,恐不亞於陳水扁主政所遺留的「貪腐之禍」。
因此,我們期待兼任執政黨主席的蔡總統,必須擔當責任,並以雷霆之勢,出手搶救「快篩之亂」,不容泄沓。眼前之急,至少要在快篩試劑的售價上,做出明快降價,讓國人有感的降幅。
  畢竟,衛福部採購快篩的經費,來自特別預算,就算不能讓國人免費使用,至少可以降價五成,形成國家與國人平攤均分,乃是天公地道。況且,政府購買快篩的財源既是特別預算,就不存在政府賠錢的狀況,不止可以降價五成,更可以再降五成。
  降或不降?為與不為?完全繫乎這個政府是否願意行仁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