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莫讓民調成為輾壓真實民意的工具

2022-05-01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國內民調何其多,從政黨提名、選舉預測、統獨議題、施政滿意度、乃至民眾接種疫苗意願等無所不包。從正向角度言之,民調廣受各界重視,代表人民的意見受到重視,展現民主社會成熟素養。相對地,民調一旦遭受施測單位主觀操控,或是民調品質不佳,其統計分析及解讀則可能掩蓋民意真相,甚至成為輾壓民意的工具。
觀察國內常見之各式民調報導,不難發現民調已被過度解讀,甚至達到濫用程度。閱聽大眾讀取各類民調相關新聞報導,必須抱持非常謹慎的態度,莫讓參差不齊的民調,愚弄了眾人的認知,甚至被刻意帶風向的民調蒙蔽欺騙。
面對民調相關報導,閱聽人首須檢視施測單位的客觀獨立性。許多政壇施測之民調,可能早已先射箭後畫靶,企圖藉由民調呈現之高支持率,強化其主張議題之說服力,或是採用相對手法,打擊對手陣營所宣揚之議題。政壇上除了利用民調操弄議題,也可能運用民調為其屬意之候選人哄抬聲勢,並製造競爭對手民調聲勢落後假象。
縱使民調並非由政黨直接或委外施測,國人也必須審慎評估施測及發布民調單位,其背後政治立場屬性為何。國內不少表象看似專業獨立基金會或民間團體,但私底下可能是否隸屬於政黨的外圍組織,或充當台灣外部侵擾勢力之代理人。至於電視公司或某幾家特定新聞媒體屢屢發布之民調,閱聽大眾更應格外審慎敏察,了解生態丕變之國內電視媒體,能否堅守新聞媒體應有之社會公器責任。
民意調查本身是非常專業複雜的社會科學調查,從問卷工具之信效度檢驗、母群體之設定、樣本數量、抽樣方法、訪員標準化訓練、有效問卷比率、統計分析方法、以及對於統計結果之解讀等,每一環節均足以影響調查結果。嚴格說來,任何值得信賴的民調,其設計、開發、及執行過程,均須經由受過嚴謹社會科學訓練之專門人才參與及監督,以縝密的態度施測,客觀中立的科學精神,方可望從中取得有意義的資訊。
國內民調品質不良,或是錯誤解讀民調之案例俯拾皆是。過去某政府機關曾經委託雜誌社,調查國人健康行為。施測單位將規律運動行為之定義,與一般工作勞動行為相混淆,導致台灣某健康指標排名末段的縣份,於該民調結果,居然躋身成了全國最愛好運動的縣份。該縣也頻頻以此錯誤民調結果,砸公帑進行大內宣,不斷自吹自擂是全國最愛運動的縣份。
此外民眾常見,近期媒體針對可能角逐六都市長寶座人選進行民調,以2%支持差距,大肆宣稱某人勝出云云。事實上多數民調支統計誤差達5%以上,在此數值範圍內的正負差距,並無法顯示真正民意支持的勝負。除此謬誤之外,國內某雜誌每年固定調查各縣市首長施政滿意度,然而各縣市受訪者不同,社會經濟及人口學變項也大不相同,各縣市調查結果,充其量只適合做同一縣市之歷年縱向比較,無法做為跨縣市間的橫向比較,更遑論進行縣市長排名評比。
類似上述違反社會科學方法論的錯誤亂象不勝枚舉,鑒於國內民調氾濫,參考價相對較低,民調能否真正反映民意,已然是個大問號。今年又是選舉年,各類光怪陸離的民調又將傾巢而出,國人應以清晰透徹的智慮,對公共議題及參政候選人良莠獨立思考判斷,莫讓無意義的民調牽引風向愚弄大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