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社會

一五○年來一家四代逐花而居 現代遊牧族

2016-08-03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圖:安鄉蜂農程甲雄與兒子程育鈞,在東華大學附近有四個養蜂場,飼養規模近三百箱。程甲雄說,一家四代,約有一五○年,過著「逐花草而居」的生活,是現代農業的游牧民族。
記者劉怡伶/報導
吉安鄉蜂農程甲雄與兒子程育鈞,在東華大學附近有四個養蜂場,飼養規模近三百箱。程甲雄說,從阿公開始,全家人就開始養蜂,從小全家人跟著阿公爸爸,坐牛車轉火車與貨車,帶著蜂箱到處採蜜,一家四代,約有一五○年,都是過著「逐花草而居」的生活,是現代農業的游牧民族,只是現在可以開車,不用再坐牛車,交通工具方便多了。
「三個孩子,從小跟著我們帶蜂箱,逐花草工作的養蜂生活,太辛苦了,現在家中只有小兒子承接家族養蜂」,程甲雄說,花蓮很乾淨,沒有污染,從雲林、嘉義到花蓮,家族是第一批從西部到花蓮養蜂的農戶,今年瑞穗鄉獲獎的程日錩,就是我的弟弟。
早期花蓮,污染少,從山坡到平原,花期盛開時,滿山滿谷花朵,對蜂農而言是可貴的「金礦」,在東部放養蜜蜂採集花蜜,是許多蜂農移居花蓮的主要理由,當時蜂蜜價錢很好,後來由於有假蜂蜜,蜂蜜價格大受打擊。他強調,食安問題發生後,真的蜂蜜又開始大受歡迎,尤其是來自花東地區的蜂蜜,被消費者信任,價格也開始好轉。
蜂農靠天吃飯,今年氣候異常,春不暖花不開,蜂多蜜少,今年蜂蜜產量下滑三到五成,產量很低。程甲雄提到,氣候極度異常,年初受到霸王寒侵襲,許多蜜蜂受不了酷寒凍死,加上農曆春節後,多次冷氣團陸續南下,除影響荔枝、龍眼等多種果樹的花期延後,甚至不開花,開花的荔枝果樹、龍眼果樹,花苞都很少,流蜜量少,大量蜂群擠進蜜區,造成蜜蜂採不到蜂蜜,讓蜜蜂白做工,導致過勞死。
程家目前生產蜂蜜、蜂王乳、蜂蠟、花粉。他說,蜜蜂每次採集百千朵花,僅可收集四十毫克的蜂蜜,一公克蜂蜜,需要萬隻蜜蜂共同採集而成,蜂王乳則是需親自殖入蜂王幼蟲後,再逐步收集,過程都相當辛苦。
蜂蜜由葡萄糖和果糖所構成,可以被人體直接且快速吸收,還含有多種維生素、礦物質和胺基酸等營養成分,是很好的機能食品,希望大家多支持與鼓勵,讓在地蜂農能持續生產優質蜂產品。程甲雄說,非常感謝農糧署東區分署、縣府農業處、縣農會等,給予蜂農很多機具補助與行銷協助,已加入「國產蜂產品證明標章」制度,也申請農產品生產追溯QR code,就是希望與政府政策多方合作,讓消費者產生信任,並能購買到衛生優質,又安全的蜂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