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教育

布農詩人沙力浪筆代替獵槍為族群發聲

2015-03-23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圖:松園別館「月有詩歌文學」活動,布農族詩人沙力浪分享部落生活經驗及文學歷程。(記者李婕妤/攝)
松園別館「月有詩歌文學」活動
記者李婕妤/報導
松園別館「月有詩歌文學」推廣活動,今年首場邀請花蓮卓溪的布農族詩人沙力浪分享「山上的孩子:沙力浪的成長與文學經驗」,沙力浪的創作元素中融入許多時事議題,讓詩展現出改變社會的態度,去感動當代及後代的人,沙力浪說:「我要以筆代替獵槍,來為自己的族群發聲」。
沙力浪成長於花蓮卓溪鄉中平nakahila部落,布農族人喚母親為「笛娜」,母語對沙力浪而言,當然就是「笛娜的話」。沙力浪說上國小後開始學習主流正統教育,「笛娜的話」便漸漸從生活中一點一點消失,長大後也發現族語被禁止、甚至壓迫的情形。
高中畢業前國文老師建議他報考中文相關科系,於是熱愛文學的沙力浪申請元智大學中文系,期許自己能像布農族作家田雅各一樣「以筆代替獵槍」,來為自己的族群發聲,效仿前輩們把部落生活經驗以文字書寫,將族群獨特文化及語言之美記載下來。
沙力浪在兩千年參加原住民文學獎徵文,以「笛娜的話」一詩獲獎,這首詩談的是一個布農族青年對族語流失的感慨,呈現出族語從不能說、被人禁止、壓迫的情形,漸漸內化成不願意說、害怕說出自己族語的狀況。
獲獎後,沙力浪得到肯定與關注,他開始嘗試用詩來記錄生活、部落、族群,透過新詩簡短、精煉的語言與世界溝通,寫詩逐漸成為他詮釋生活、為族群發聲的方式之一。儘管寫詩創作過程孤獨或感到沮喪,莫忘初衷是沙力浪繼續前進的動力。
因為他是布農族人,用族語寫詩是一種使命,他認為族語寫詩最能貼近自己,也最能貼近族人的心靈,沙力浪希望未來能同時運用滿語及族語創作,也希望可以更具敏銳的文化觀察與省思能力,寫出讓人感動的文章、詩集。
布農族名為Salizan.Takisvilainan.Ilistuan(沙力浪.達岌斯菲芝萊藍.伊斯立端)。成長於花蓮卓溪鄉中平nakahal部落。曾經就讀於元智大學中文系,畢業於東華大學民族發展所,曾在卓溪國小擔任民族教育支援教師,曾得2000、2001、2011年原住民文學獎,2008、2011年花蓮縣文學獎,2011、2013年教育部族語文學獎。出版《笛娜的話》、《部落的燈火》《祖居地‧部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