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焦點

陸軍第九九軍忠烈碑 瀕臨消失的紀念碑

2014-04-25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圖:忠烈碑文僅看得出日期,其他碑文均看模糊不清,碑文既不明,再忠烈都無人知曉 。(記者田德財/攝)
六十多年前在美崙「河濱公園」設立 碑文早已模糊不清 民眾憂心重要歷史瀕臨消失
記者田德財/報導
花蓮市美崙溪畔「河濱公園」(即松園別館出口轉角停車場)旁,於一九四九年設立的「陸軍第九九軍忠烈碑 」,碑身雖迎風貯立,但碑文歷經風霜六十多年,早已模糊不清,僅剩「中華民國卅八年十二月三日,軍長……」幾個字稍看得出,許多民眾昨天說,這麼重要的歷史,碑文不明,失去設碑意義, 憂心瀕臨消失。
為抗日戰役奠定勝利基礎
這座忠烈碑,知道典故的人並不多,依據後備指揮部的資料說,「陸軍九九軍於抗戰期間第二次長沙會戰後,轄屬三個師掩護後方部隊完成戰備整備與後勤補給工作;另於第三次長沙會戰中,接獲命令後即回防第九戰區,由薛岳將軍指揮,其中所屬一部由師長傅仲芳將軍率部對日軍實施圍堵,瓦解日軍攻勢,為戰役奠定勝利基礎。為紀念九九軍官兵於抗日戰役中不惜犧牲生命與忠貞衛國之精神,於民國卅八年十二月於花蓮市美崙河濱公園內建造一座三層式大理石紀念碑,以表彰國軍先賢先烈忠勇事蹟,樹立國軍官兵效法典範。」
去年二月在「後備軍友俱樂部」網路發表一篇文章說: 「民國卅八年下半年,爸爸在大陸時服役的第九九軍,分別從上海、廣州撤到花蓮美崙山營區整編,但此時我爸還困在廣西共軍包圍圈中。卅八年十二月,九九軍撤銷,所屬官兵改編為獨立九二師、九九師(只有軍官的幹部師)。等到我爸卅九年二月好不容易經香港到台灣時,老部隊已經改編完成,無法歸建,成了「無職軍官」,從此離開部隊。」
依後備司令部資料,全台僅有一座陸軍第九十九軍忠烈碑,依上述網友文章研判,九十九軍從大陸撤退來台後移師到美崙(目前花防部營區)駐札整編,研判當時的軍方才選擇目前之地興建忠烈碑。
第九十九軍犧牲者逾數萬
到底九十九軍什麼來歷?有什麼忠烈事蹟?
據考證,陸軍第九十九軍,轄六十師、九二師、九九師、一九七師四個師。軍長梁漢明(一九○○生)廣東信宜人,號星海,字少辛,,一九二四年五月入黃埔軍校第一期第二隊,畢業後參加第一、二次東征和北伐戰爭,抗日戰爭爆發後,任第九十二師少將副師長、師長。
梁漢明峨嵋山中央軍官訓練團將校班畢業,一九三八年六月授陸軍少將,一九四二年五月任第九戰區第九十九軍中將軍長,兼第九十二師師長,先後率部參加徐州會戰、武漢會戰、崑崙關爭奪戰、第一至四次長沙會戰諸役。一九四六年因蘇中戰役失利被撤職,轉任國防部中將參議,一九四九年任廣東省保安第一師師長。同年十月到香港,後轉台灣定居,著有「八十述懷詩集」等,一九九六年二月廿四日在台北榮民總醫院辭世。
抗戰以來,九十九軍參加淞滬、魯南、武漢(鄂南、南潯)、桂南及長沙(三次會戰)、常德、長衡各會戰,或瀝血孤營,或橫屍敵陣,前赴後繼,視死如歸,壯烈犧牲者逾數萬。
一九九一年(當時已九十高齡)梁漢明從台灣給在大陸的堂侄梁伯彥寫信,信中回憶寫道:「在抗戰中,余任九十二師師長時,先後有十二個補充團的新兵調來,每團多則一千二百人,少亦七百多,個個都是父母最疼愛的兒子,而到了前方參戰,大多數為國傷亡。據余回憶,抗戰八年中,我軍官兵在前線陣亡的共達一萬零四百餘人之多。想到此種天倫之愛,午夜思之,余不禁潸然淚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