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蛇年說蛇 ◎徐正雄

2013-11-23

字級設定 size size size size
蛇年說蛇
據說楊梅有間白蛇廟,那日搭火車到該市,按圖索驥,走了一個多小時,皇天不負苦心人!讓我給找著了。
踏進廟埕,便看見廟方人員,站在洗手台,手裡一團白色物事,原來,正在幫白蛇洗澡,而且,還是開天闢地白蛇廟第一代的亞當和夏娃。
白蛇是蛇類的白子,所有物種都可能發生這種突變!而眼下的白蛇,正是南蛇的白子。因為受限於本身的物種,縱然養了多年,身體仍然不大,頂多兩公尺左右。
中國人崇拜白蛇,應該是從白蛇傳來的!中國人向來重情重義,只要表現出異於常人的專情和忠義,都可能被神格化。一般人大概認為:白蛇傳純屬虛構,然而,從一本佛書上看到不同見解:作者師父是位道行高深的僧人,他說白蛇和許仙的故事其來有自,無奈人蛇兩途,法海的阻撓有其正當性,無奈重情愛的世人,無法理智看待。
是啊!情人願意為你捨去千年修行,為救你不惜翻山倒海,水淹金山寺,陷自己於萬劫不復,豈止是傾城之戀而已,根本是毀天滅地的愛情,代價實在太高!為一段人蛇戀而陪葬者,恐怕比歷代帝王都高!法海是修行之人,恐怕無法理解戀愛之人的瘋狂,其嚴峻的作法,應該有待商榷!
既然說白蛇有其根據,那佐證呢?
從清代文豪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中,讀到一則故事。
有位軍人跟蹤獵物進入深山,在山頂看見一條巨蛇,張開口,呼氣吐氣之間,飛過的禽類便落入口中。那巨蛇頭上有獨角,據說:獨角還是一種解毒勝品,當時還真有人擁有。
凡中毒者,用巨蛇獨角切片敷在傷口,可吸毒。且,還能重複使用,使用過後泡在牛奶中,牛奶會因毒性輕重而變化顏色,輕毒牛奶呈現青色,重毒牛奶變成黑色,毒都溶解在牛奶裡!這是有科學根據的,君不見!我們現代人都知道要用牛奶解毒,加油站員工要常喝牛奶。
一條巨蛇頭上長角,這就不能不懷疑!牠可能不是普通的蟒蛇,現在都市開發過度,森林縮減,巨蛇少見了!小時候,曾從報紙上,看到一則新聞。
一群原住民到山上打獵,晚上依靠在一棵樹幹睡覺,後來樹幹居然動了,他們才驚覺是條巨蟒!蛇到底有沒有可能修煉成人我不知道!但蛇類應有長壽者,牠們活得比較久,累積的經驗比較多,或許可能通曉人性也不一定。
中國人修行,講呼吸,我們學習的對象就是蛇和烏龜這種兩棲動物。牠們心臟一分鐘只跳兩、三下,生命週期比人類慢幾十倍,若說禪定,牠們可能比人類更容易入定,這都是人類認為牠們可以長壽,容易修煉成精成仙的原因。
可惜牠們沒有人的智慧!如果像人類那樣聰明,修行起來就快多了!可話又說回來,如果放著人類的聰明不用!還不如當一條耿直的蛇,慢慢修行,兩棲類雖然爬得慢,但兔子因為驕傲和懶惰,反而可能成為輸家。
為什麼動物修行,都必須先修成人形?會不會是因為,世上所有的修行典籍,都是用人類的語言書寫傳承,想更上層樓,就必須先成為人,才有資格使用這些法門。
關於我個人與蛇的經驗,有件事令我印象深刻!
十歲那年,有天放學回家,遠遠看見有團黑色物事躺在土地公廟前,走近一看,原來是條沉睡中的蛇,仗著鄉下大都是一些好欺負的草蛇,我撿起一塊石頭丟向牠,沒想到!當牠生氣的躍起時,從牠的臉形,才發現牠是一條劇毒的眼鏡蛇,而且身材很不苗條,昂首的牠,只比站著的我,矮那麼一點點!
我們之間的距離很近,近到我可以清楚看見牠眼眶裡因睡眠不足而佈滿血絲,兩顆比例過小的黑眼珠,在眼白背景中,快速旋轉!
我發誓!牠只要舌頭再長一點,就可以舔到我的臉,我嚇得不敢動彈!只希望眼鏡蛇錯認我是一棵樹,我唯一可以求救的對象,僅剩旁邊的土地公。
我在心裡不斷默念:「土地公快叫你女兒回家…土地公快叫你女兒回家…」傳說中,蛇是土地公的女兒,過了不久!眼鏡蛇終於轉身離去,危機解除。
一般人應該會認為:是我的鎮定救了自己!我寧願相信,是眼鏡蛇有靈性,聽從了土地公的規勸,放我一馬!
這世界雖然擁有很多有毒、兇猛的動物…但我相信!我們通常不是死在牠們的劇毒或憤怒!而是死在自己的傲慢裡!
楊梅的白蛇,已經綿延數代,從兩條變成數百!牠們算是幸福的一個家族!食物無缺、受人尊敬、又有遮風避雨的地方!不像其他蛇,只能任其滅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