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2年07月01日

同志非西方進口 印尼武吉士族有5種性別

印尼爪哇的傳統文化有許多跨性別藝術演出,充分體 現印尼豐富、悠久的性別多樣性歷史。圖為日惹拉敏 頓歌舞秀的傳統歌舞表演。圖攝於1月15日。 中央社

(中央社記者石秀娟台北1日電)印尼同志人權近年開倒車,反同者常說,同志是西方現象,推動同志運動圖謀破壞印尼的主權與文化。
其實以多元文化為特色的印尼絕非徒有虛名,自古就有承認5種性別的社會。
印尼南蘇拉威西省(South Sulawesi)波尼縣(Bone)的武吉士族(Bugis)是多元性別自古存在印尼的代表之一。
武吉士族社會的5種性別記載於18世紀以武吉士語流傳下來的神話史詩加利哥(LaGaligo),加利哥有世上最長史詩的美名。
來自武吉士族的跨性別女性盧利(Rully Malay)說,加利哥是武吉士族人對宇宙起源的解釋,可溯至武吉士語出現前的口語傳統。
根據加利哥,人類的始祖性別並非二元論,幾個世紀以來,性別多元性一直是武吉士社會的一部分。
盧利說,武吉士族自古就承認5種性別。
武吉士語言的makkunrai代表女性、Orowane是男性、calalai是生理女性的男性,calabai是生理男性的女性,以及融合這4種性別的第5性別,這個特殊身分的人士稱為Bissu。
盧利說,武吉士族人認為,Bissu是「神的使者」,可以說是武吉士傳統信仰的祭司。
從前在武吉士王朝時代,Bissu是國王追求精神與靈性發展的精神導師,在宗教慶典和日常生活上都扮演重要的角色,現在仍備受推崇。
印尼是多元民族國家,自1945年脫離荷蘭殖民統治後,為強調不同宗教與文化必須包容彼此差異,維護國家統一與團結,以古爪哇語的「存異求同」(Bhinneka Tunggal Ika)為國家格言,鑲刻在國徽神鷹Garuda Pancasila圖騰上。
盧利20多年前在中爪哇日惹(Yogyakarta)創辦跨性別者大家庭基金會(LSM Keluarga Besar WariaYogyakarta),提供年長的跨性別女性及愛滋病患者安心居住療養的庇護所,也參與關切氣候變遷、環境減災等非政府組織的活動。
盧利指出,從人權的角度,武吉士族社會尊重性別多樣性的文化傳統是印尼社會不容忽視的資產,因為印尼的建國原則就包含「存異求同」的理想。
此外,南蘇拉威西省托拉雅族(Toraja)承認第3性別,族人稱為Burake Tambolang,是他們的宗教領袖之一;爪哇傳統由男性飾演女性的舞蹈Lengger,跨性別戲劇wayang orang與ludruk,描繪男性親密情誼的舞蹈Reog;以及許多稱呼跨性別男女的方言用語等等,都體現印尼豐富、悠久的性別多樣性歷史。
為延續爪哇傳統的跨性別藝術,印尼現代跨性別表演先鋒哈姆札(Hamzah Sulaiman)在2009年開辦拉敏頓歌舞秀(Raminten Cabaret Show),男性舞者或跨性別者在舞台上打破生理性別的軀殼,對嘴模仿西洋流行天后的演出。
印尼過去也有其他的變裝皇后秀,但都陸續在強硬派伊斯蘭極端組織的反對下被迫結束經營。
拉敏頓歌舞秀也曾受到壓力,不過因為已成為日惹觀光的招牌行程,聞名海內外,而獲得附近商家力挺,也是如今印尼僅存的變裝皇后秀。
拉敏頓歌舞秀經理拉哈育(Rahayu)指出,哈姆札希望拉敏頓歌舞秀能吸引更多人到日惹觀光。
由於社會對跨性別者的普遍歧視,的確有很多人不喜歡拉敏頓歌舞秀,但是舞團能做的就是把表演的質和量都做到最好。
目前在歌舞秀變裝表演加拿大歌手席琳狄翁(Celine Dion)作品的蘇沙拉維納(Suzzaravina)指出,幾年前大學同學幫他報名變裝皇后比賽,讓他無意中踏入這行,也愛上這行,除了每週兩天的表演,平常也會接婚禮表演等工作。
蘇沙拉維納每次上台前會花2個多小時化妝,尤其注重眼妝。
他說,除了妝容,舞台上的姿態與肢體語言更為重要,很多觀眾看表演都誤以為他們是女性,表演後聽到他們向觀眾道謝,才發現是男性的聲音,他覺得這個感覺很棒。
蘇沙拉維納說,印尼社會很多人不能接受跨性別者的裝扮,但他認為,「男生想要打扮成女生,也沒什麼不行,儘管做自己」。
他相信仍然有很多人能寬容接受,「有人不喜歡,這是一定的;但是也有人會喜歡,尊重你對你人生的決定」。
印尼民眾伊?克(Inneke)指出,「變性人曾經對我們來說是非常禁忌的」,不過,幾年前跨性別歌手盧辛塔(Lucinta Luna)走紅,也讓社會看到「(轉換性別)是他們的選擇,不會傷害或影響到我們」,他們的決定是值得尊重的。
(編輯:周永捷)111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