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2年07月01日

坑道迷宮 【金門行腳】 ◎圖.文:吳當

翟山坑道的步道與水道

談到金門的坑道,無論是金門人或在金門服役過的軍人,都有深厚的情感,因為坑道是金門的特色之一,有「地下金門」、「鋼鐵長城」的美譽。一般民眾利用坑道做掩護,躲避砲彈的轟擊,軍人則利用坑道實施防衛演習及攻擊。錯綜複雜的坑道彷彿迷宮,在金門彈丸之地如潛龍般蜿蜒游移,交織成今日生活與觀光一個個特殊的景點。

&坑道的種類與用途

金門的坑道大致上可分為三種:第一種是大型的「戰備坑道」。這類坑道通常包含碼頭水道,主要是為抵禦當時共軍趁各地灘頭進行運補作業時,所襲來的砲火攻擊,因此坑道規模宏大深邃,不僅能容納數十艘小艇迴轉進出,還能讓部隊進駐。金門本島以「翟山坑道」為首,烈嶼則以「九宮坑道」最知名。

其次是中型的「據點戰鬥坑道」。如本島的「獅山砲陣地」、烈嶼的「勇士堡」、「鐵漢堡」與「將軍堡」。這類坑道目的在於監控船隻及防禦灘頭,為求隱蔽,不僅出入的斜坡上方覆蓋著偽裝網,據點間還必須倚靠長達數百公尺的地下甬道互通。

第三種是小型的「民防坑道」,以「瓊林坑道」為代表。這類坑道密佈於村落地下,主要給百姓避難,裡邊有各種物資與水井可支持長期防禦,還有數個出入口可連接到村中的重要建築物及村外槍堡射口,是軍民協防的重要基地。

&小艇基地翟山坑道

民國四十七年第二次臺海危機後,因戰略因素考量,國軍在民國五十二年開鑿大型坑道,做為登陸小艇的基地,提供往來大、小金門運送補給之用。由五十八及九十三步兵師工兵採二十四小時三班制夜以繼日輪替施工,共耗時三年才完成。

翟山坑道在金城鎮南端,目前設置的參觀景區,入口是一座刻有「翟山坑道」名稱的巨石,其後是立有解說牌的廣場。接著從坑道口進入,前端有七間營舍,為當年駐防官兵使用。營舍設於此處,緣於坑道內十分潮溼,不適合久居,據說每天起床後第一件事就是出晒棉被操,成為在此服役官兵們的趣談。過了營舍區便往下坡走,來到主坑道。翟山坑道為A字型戰備水道,由步道與水道兩個系統組成,步道全長一○一公尺、寬約六公尺、高約四公尺。水道總長度三五七公尺,寬約十二公尺,高八公尺,可停靠四十二艘小艇。

在坑道裡沿著不鏽鋼護欄慢慢走著,欣賞官兵們半個多世紀前的巨構,心裡有無限的敬意:在堅硬的花崗岩層裡鑿開這麼寬敞的坑道,除了毅力與耐心,還需要一份對保衛國家的責任心;其次,為了在砲火攻擊的嚴峻情勢下,達到運補大小金門的重要任務,耗費鉅資與人力完成這個坑道,在當時是傲人的建設,想像當年坑道裡三、四十艘小艇經常忙碌的進進出出,冒著砲火的攻擊在大小金門之間穿梭著,那是多麼撼人心弦的場面!如今成為觀光坑道,也是萬千遊客們讚嘆的焦點。

除了感慨,現實的翟山坑道更吸引遊人的目光:鑿開的花崗石壁,淡灰色而且有著微微亮光的紋理,彷彿一幅幅抽象畫,充滿藝術感,分外有趣。坑道裡的水清澈見底,還有無數魚兒在優游,那些魚兒一會兒向遊人聚集,一會兒又快速離開,大夥兒看得興致盎然。

翟山坑道因在民國七十五年起兩岸對峙氣氛緩解,逐漸失去原有隱祕、安全的功能,於是廢置不用,十一年後交給金門國家公園重建,在民國八十七年開放觀光,重新賦予它新的生命,迎接萬千企慕的眼神。更在民國九十八年起舉辦「金門坑道音樂節」,在寬敞的水道裡,歌手、樂師們坐在竹筏上演奏、歌唱,美妙的旋律迴盪在花崗石壁與水道上,原本肅穆的坑道變成藝術的殿堂,別有一番風味,吸引無數從臺灣、東南亞、美國或歐洲的觀眾前來聆聽欣賞,已成為金門觀光旅遊活動的一大亮點。這也是開鑿坑道的官兵們始料未及的吧!

在坑道口,望著已經被砂石淤塞的水道,想著它開鑿時的艱辛、重要的戰備功能,以及今日的優雅觀光風情,場景變幻猶如天空旳雲彩,但不變的是坑道的本體,在金門,是永不消失的硬頸靈魂!

&九宮坑道

與翟山坑道相對應,負責運補任務的是烈嶼的九宮坑道。由於隔著金烈水道,遊客參觀時要先在金城鎮的水頭碼頭搭交通船,只消十餘分鐘就抵達對面的九宮碼頭。從碼頭步行約五分鐘即可到達烈嶼遊客中心,沿著中心的小徑前行不久,就是坑道的入口了。

九宮坑道是國軍在民國五十二年為了避免運補船隻在大小金門間裝卸貨物過程遭受共軍炮火,因而於堅硬的花崗岩下,費時兩年開挖出來的坑道,與本島的翟山坑道相對應。它長達七九○公尺、最寬處十五公尺、高約十二公尺,總計包含五個副坑道以及四個出入口,可以容納五十二艘小艇,規模比翟山坑道大了一倍多,工程當然更為艱鉅。

參觀九宮坑道時,遊客會先在遊客中心看到一處展示圖文的寬敞空間,裡頭有金門與廈門相對位置圖、小金門賞景據點、道路動線、豐富的地質景觀及坑道介紹,還有當年的歷史,內容簡單扼要,讓遊客們能對烈嶼有一個全面性的了解。至於坑道內容,比翟山坑道雖多了幾條支線,但都大同小異。由於部分坑道封閉不對外開放,我們僅沿著有不鏽鋼護欄的步道向前走,大約十分鐘後便來到出口,映入眼簾的是正在整建中的羅厝漁港。沿著小路前行,來到羅厝社區活動中心前廣場,有一座巨大牌樓,上書「西湖古廟」,為什麼這座媽祖廟與西湖有關?讀了廟裡的西湖古廟重建誌才知道,原來是清乾隆年間,有浙江杭州西湖漁民出海作業,遇到海難,船上祀奉的媽祖毫髮未傷。在返鄉時,舉行遶境來到羅厝,媽祖英靈顯示,擇定羅厝接受萬民膜拜,於是命名為「西湖古廟」。在廟埕右側有一座民國九十六年所立的高達六公尺媽祖立像,慈眉善目的媽祖成為居民的守護神,也是當地居民的信仰中心。相對於媽祖像左側的古宮坑道,一是護衛家國的戰備坑道,一是守護心靈的神明,輾轉之間,有神奇的地位與貢獻。

&戰門功能的勇士堡與鐵漢堡

翟山與古宮坑道是大型的戰備坑道,擔負艱鉅的運補任務,工程雖龐大,內部結構卻簡潔,並不複雜,相對這些大型坑道,小型的戰門性坑道就顯得小巫見大巫了。烈嶼北端黃厝的勇士堡與鐵漢堡就具有代表性。

這兩座堡底下有相通的坑道,分成地面與地下兩部分。地面設施大抵有砲堡、中山室,地下則有機槍堡、戰車堡、彈藥庫、寢室、消防水池等,規模完備,官兵們在這裡生活、準備應付隨時會發生的軍事行動。地面上的設施是平凡的,地下的坑道世界才是神祕且驚人的。這些通道並不寬敞,大多在兩公尺左右,而且彎彎曲曲,有時一個分神就會走到另一處,前後左右難以分辨,彷彿迷宮一般。

在勇士堡與鐵漢堡相鄰處,設有地雷展示館。館方將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地雷鑲在地上或牆上,並附有詳細的功能解說,讓人看得心驚膽跳。再看看當年調查的金門地雷分布圖,密密麻麻的地雷,幾乎連小鳥也插翅難飛。當年防衛性的地雷,卻成了和平後的難題,國軍從民國九十六年起聘請了一百多位專家在大、小金門及大膽、二膽、烏坵等九個離島進行排雷工作,清除並銷毀各式雷彈多達九萬五千八百零六枚,還給金門地區一塊安全的土地。排雷館的任務就是呈現這些令人望而生畏的地雷,除了展示它們的面貌,在地雷館只要有人經過,就會響起各種地雷爆炸的巨響,有時像機槍掃,有是是震耳欲聾的爆炸,還夾著閃爍的彩色燈光,聲光效果十足。

從勇士堡走出鐵漢堡,彷彿經歷了一次迷宮之旅,從緊張的軍事據點蛻變成觀光性的坑道,只能憑從堡內陳設的幾座榴彈砲和戰爭時應注意的警語,來想像、揣摩當年的肅殺氣氛,畢竟對峙與衝突都會隨著時間而淡化、消失,只有硬體設施仍烙印著當年的歷史。

&威震金東的獅山砲陣地

勇士堡與鐵漢堡是小型的戰鬥坑道,大型的戰鬥坑道則以位於金門東北角高山上的獅山砲陣地為代表。它是現存唯一坑道式榴彈砲陣地,由於地形險要、隱蔽性高,可以有效控制金門東北角海域,因此又名「震東坑道」,表示威震金東的意思。

山砲陣地坑道於民國五十八年開挖,次年完成,全長五○八公尺,平均高度約五公尺、寬約四公尺,可容納一個步兵營人員、車輛和物資。

來到獅山砲陣地,大門兩側的守衛是兩個笑臉迎人向你敬禮的戰士,仔細一看卻是個栩栩如生的雕像,許多遊客都前去與他合照留念。坑道前方,展示一座一○五公釐榴彈砲,坑道口上書有「震東」兩個大字。進了坑道,有詳細的解說牌,述說獅山砲陣地興建與駐軍的歷史,其中還有十種大大小小的榴彈砲照片,最著名的應屬二四○毫米的榴彈砲。有關這座巨砲的傳說很多:民國四十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中共發起了對金門國軍的猛烈砲擊。一開始,國軍就受到重創,金防部副司令趙家驤、章傑當、吉星文三位將軍,以及兩名美軍顧問身亡。國軍雖受創,但是很短時間就恢復組織秩序,予以強烈反擊。美方也認為有協防金門、馬祖的必要,於是送來了口徑二四○毫米的榴彈砲,在九月中旬啟動「轟雷計畫」,先後有十二門八吋巨砲向廈門重要軍事據點發射。根據觀測,每一中彈處,工事散飛、人員血肉支離、火砲破碎,威力擴大至一個足球場,敵人所受打擊,前所未有,嚇得共軍驚呼:「國軍可能是發射了原子彈!」於是這尊八吋巨砲威名遠播,中共受此打擊,知道無法取得勝利,砲戰就改成單打雙不打,再來是自動停止了這場持續六週,金門落彈量達四十八萬發的砲戰,這門巨砲居功厥偉。

獅山砲陣地當年就配有四門這種巨砲,目前留有一門供遊客們參觀。遊人經過寬敞的坑道,瀏覽了開放的砲堡、炮彈室、庫房、軍情室等設施,便來到八吋砲前。這尊砲果然比其他榴彈砲來得巨大,長長的砲管伸出水泥掩體,朝向遼闊的海面,可以想見它當年的英姿與懾人的威力。

為了讓遊客了解巨砲的發射過程,軍方特別安排了每天固定時間做二四○毫米巨砲的砲操表演。開演前二十分鐘,聞風而來的遊客們就不斷湧入,紅線外擠得一層又一層,幾乎密不透風。表演開始,整齊劃一的踏步聲從坑道傳來,著草綠色軍服的士兵中竟然也有兩位女兵,據說是特別招募來的表演人員。他們就位後,由一位隊長介紹巨砲及砲操的過程,然後七位隊員一一報上名字及負責的工作,接著就定位開始砲彈上膛進行發射作業。重達近百斤的砲彈(目前以木製模型代替)由幾位搬運手齊力扛上肩,接著將砲彈充填,對準目標、進行校正,在發射手鏗鏘有力的一聲吆喝下,砲彈轟的一聲巨響,於是砲操結束,遊客們以感恩的心情向這尊巨無霸巡視一遍,然後揮手再見。

出了獅山砲陣地,望著金門的蔚藍天空,以及對岸廈門的朦朧影像,這個因兩岸對峙而有過砲火交集的陣地,巨砲的威名與坑道的戰鬥光影,深深烙印在遊客們的腦海,久久難忘!

&餘音

聽說太武山坑道從民國四十三年起就開始挖掘,有些小到一人通行,有些大至可以讓兩輛戰車交錯,四通八達的坑道比公路還長,還有可以容納千人的擎天廳,設備更是應有盡有,宛如一座小城;還有瓊林民防坑道,讓民眾可在其中生活……,我們因時間有限,無法一一造訪,殊為可惜,希望有機會能再親臨參觀,聆聽坑道那些遙遠的故事。※

翟山坑道水道清澈見底

九宮坑道的步道與水道出口

羅厝社區活動中心廣場

勇士堡入口

獅山砲陣地入口

鐵漢堡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