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2年06月29日

「神聖」的婚姻同盟◎易品沁

渡邊淳一《不分手的理由》故事尾聲前的紅燒魚、日式炸豆腐淋上自製的天婦羅湯汁,還有味噌汁。

所謂的「婚戀」據《漢典》上解釋:「婚戀是男女個人結成夫妻關係的行為,是家庭成立的標誌和基礎。婚戀關係的本質在於它的社會性,即按照一定的法律、倫理和習俗規定建立。夫妻關係是一種特定的人際和社會關係,婚戀動機不僅是以社會認可的方式滿足夫妻雙方的性需要,繼而生兒育女,繁衍後代,還包含經濟上的考量。」
就某層面而言,婚姻制度即為維持社會秩序而生成的產物。而與之相對的「純愛」即滌除與「愛」本身無關的條件、目的等種種附麗,不計任何回報,隨著愛的精純度達至頂點,甚而若當面臨生命與愛的兩難抉擇時,為其所愛獻出「僅此一次」的生命亦在所不惜。
可以說渡邊淳一歷來的小說即以「純愛」為基礎出發,描繪出「愛」的千姿百態。它與一剛開始充斥「條件」的利益權衡,為法律所保護個我的「所有權」(忘卻彼此皆為獨立個體,只是在一起的「兩個人」),以致易於在婚姻關係裡益發任性造次,愛的初心亦逐漸消磨於日常的柴米油鹽所在多有的夫婦不同,可謂完全南轅北轍。
儘管如此我還是想將渡邊淳一《不分手的理由》(日語『別?淈?梋理由』)歸結為「婚戀」小說,因為這是渡邊淳一少數以夫婦之愛為其「主要」敘事對象,於是在渡邊眾多的「純愛」小說中格外顯得獨樹一幟。只不過,透過渡邊淳一其非凡且犀利洞穿婚姻實相的目光,以致能夠不共流俗,跳脫約定俗成之見,揭示了「別樣」更為符合於「實際」的理想婚姻關係。
《不分手的理由》當中主角是已結婚十七年的夫婦修平與房子,從發現各自婚外關係,經過爭執、冷戰,再到「接納」彼此的實然(各自外界的小花小草),意外為猶若槁木的婚姻,迎來曙光。
因為人皆有「欲愛」與安全感的需要,實則此二者為其不可調和的根本。尤以欲愛必然包含思愛與行動,思愛少不了「距離」的要件,距離產生美,使人產生無限想像。欲愛是煥發青春(=生命力、行動力、創造力)之源,太近造就了視覺與感官覺受的疲乏(太近會看不見)。
然作為安全感最不可或缺來源的「家」,儘管方才齟齬、爭鋒相對,彼此憎惡;然也唯有「家」能至大地安頓在外的磨折負傷,且至多地共享彼此的喜樂悲歡,縱容時而令人咬牙切齒的任性。真正的愛才有可能慈悲,慈悲是來自於深層的感同身受,於此理解與己同樣不完美的他(她),這便是家人之間無可被取代的可貴意義,與婚姻同盟之所以神聖所在。
  ◆ ◆ ◆
「餐桌」作為「家」重要的凝聚意象,渡邊在此的描寫同樣匠心獨具。從女主角房子明知丈夫藉故去札幌參加醫師會議,順道與情人遠遊,意圖使丈夫難堪,自作主張地偕同獨生女到羽田機場接機。雖然妻子佯裝並未發現丈夫身旁的女伴(這已足夠達到威懾效果),從機場回到家一路流淌於途中的冷空氣成霜,反映於回到家中的妻子為丈夫所打點與微波食品並無二致、「勉強湊合」的飯菜含蘊的風雨欲來。
再到最後「房子急忙將魚盛到盤子。為了讓魚擺盤好看,特地選了白色盤子,邊上飾以檸檬薄片與薑片。房子接下來炸豆腐,將天婦羅湯汁裝進小碟,雖然這種醬汁商店有售,不過房子想親自動手做……」
於此夫婦之間已接受彼此的本然,且久違地會一道出門走走、吃美食。雖然外面的小花、小草仍在,然沒有關係,就像方才與丈夫一道去神社新年祈願時,丈夫暗自與神明告解「再過一兩年就會和情人分手的」那樣;於神社參拜以後,妻子縱然明知丈夫和情人相約,仍親自目送丈夫上車,伴以真心明媚的笑容囑咐「路上小心安全」同時,丈夫所回覆「我會早點回來」。夫婦間如此的應對進退,與逆境之時種種「適可而止」的「分寸」,不可不謂是真智慧,且是婚姻裡彌足珍貴的部分,亦是某種人格層面上的輝耀熠閃。
本來,婚姻當中外遇的人是有高達九十九%的人會回家,於今已然可以確定的是修平和房子這對夫婦恰恰是那九十九%之內,且是會連人帶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