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2年06月27日

保障平埔族 借鏡客家族群模式

圖:憲法法庭一般開庭情形。 (中央社)

憲法法庭明審議原住民身分認定事件 花蓮十位原民議員聯名聲明
記者何國豐/報導
  萬淑娟等一百一十二人原住民身分認定事件,憲法法庭廿八日將開庭審理,花蓮縣議會十位原住民籍議員聯名發表共同聲明,針對平埔族納入平地原住民一案,提出相關意見。
無類似原住民生存受壓迫
花蓮縣十位原住民籍議員共同聲明強調,族群自我認同應受保障,但自我認同與制度保障為不同概念,自應分別處理,不能混為一談;而平埔族因文化同化及民族融合,並無類似法定原住民因生存壓迫造成弱勢結果,不宜逕行納入現有原住民族享受相同之優惠措施。
議員笛布斯‧顗賚特別說明,因為是聯合聲明,所以他們只能提出一個共識,有些議員的觀點並不是完全一模一樣。所以,聲明是一個立場,但是有各自表述的空間。
聯名聲明指出,若將平埔族納入現有之法定原住民,需考量現有之法定原住民身分與保障合而為一,且國家為行政便利,在戶籍上登載原住民身分;因此,承認平埔族為民族雖屬必要,但若以法定原住民待之,缺乏需以差別待遇達成實質平等之正當性基礎,更將再次打壓法定原住民之生存保障,有些議員認為諸如:
影響原住民參政權利
  參政權利:平地原住民三席立法委員席次,一百一十年底現有平地原住民人口廿七萬一千六百零六人,而一零六年時內政部依日治時代戶口名簿推估平埔族約一零七萬人,懸殊之比例將使平地原住民立法委員席次均為平埔族,平地原住民將再無發聲代言之人。直轄市及縣市之平地原住民議員,亦將發生相同之問題。
另外有些議員特別針對生存權利提出看法:認為賴以為生之原住民保留地,源自日治時代之「準要存置林野」(高砂族保留地),一旦平埔族納入法定原住民,將可受配或交易取得原住民保留地,而擠壓法定原住民生存空間。
影響公職及工作保障權利
  應考試服公職之權利:生活於城市地區之平埔族,學識及資訊取得具明顯優勢,在公職考試原住民保障名額上,排擠弱勢之偏遠地區原住民。
工作保障之權利:原住民族工作權保障法有關比例進用;輔導及補助設立合作社開發工作機會及給予稅捐優惠;公共工程及政府採購之承包權利;促進就業之職訓或技藝訓練,受到非弱勢之平埔族原住民排擠。
自然資源利用之權利:野生動物、野生植物及菌類、礦物及土石、水資源等有限甚至稀缺資源,暴增取用者而加速枯竭。
對原住民產生排擠效益
  從以上列舉可知,若將平埔族納入現有原住民族之中,直接而立即產生排擠效益,而使平埔族從非原住民中脫穎而出,宛如扶持權貴,同時使原屬弱勢之原住民更陷於無從翻身之底層。因此,若使平埔族直接套用現有之原住民政策,將因超過必要的給予特定保護,而形成的對一般群體或個人的不合理差別對待,不啻為反向歧視。
兼顧民族自決、避免反向歧視及再次迫害原住民之風險發生,回歸一開始之議題,考量平埔族生活型態與其他非原住民幾無差異,則平埔族群之自我認同,與賦予平埔族某種優惠措施並創設制度性保障,應分別處理。
可設置平埔族委員會
  十位議員共同認為,借鏡客家族群模式,設置平埔族群基本法建立制度性保障,並於行政院設置平埔族委員會統籌辦理平埔事務,相較於直接套用現有之原住民族政策,應較符合實際需要並能避免反向歧視發生。有關機關宜完成有關法律之制定或修正,就平埔族及平埔族事務,建立平埔族自我認同之保障,方屬正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