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2年05月28日

夕陽中的鐵漢柔情 ◎彤雲

自從最愛的老爸成仙後,我決定反其道而行,挑戰最痛恨的運動│跑步。操場跑道上,紅男綠女跑得如千里馬又似輕盈的羚羊亦或靈活的兔子,而我呢?是隻氣喘吁吁、雙腳沉重的老牛。肺快要炸掉、肚子側邊疼痛劇烈,身體上的不適減緩心靈上的苦痛,大量的腦內啡從頭到腳澆灌全身,有一天,我也跑成了一隻羊。
在榕樹下配合呼吸做著深蹲,高壯大哥走到我身旁看了一會「妳的姿勢好標準,可以讓我錄影回家跟著練嗎?」「大哥不嫌棄盡量錄,我OK!」四點後的校園中大家互不相識,但幾乎每天報到,你跑步、我快走、他遛娃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大哥,最近大嫂越走越穩,再過些時日,就不需看護在後面抓著腰了。」這對夫妻已經報到半年多,從吃力的拖走半圈,到現在可以跨步慢走二圈,黃昏的復健之路真是夕陽無限好哪!
「我不是她先生,是她的大哥,每個人都搞錯啦!」呵呵大笑的老人丹田有力聲若洪鐘。原來不是鶼鰜情深,是手足之情。「是喔!」他看出我的不解,自動將故事補滿。
老掉牙的故事開頭,父親早逝,寡母帶著六個小孩辛苦生活,大哥小學畢業到鐵工廠當學徒,幫忙母親養家供弟妹讀書。這個么妹最會讀書,開了一間教學頗受家長親睞的私立幼稚園,年紀不到三十就當上園長。
她錯過了婚姻,忙著教學與栽培兄姐的孩子們,勞心勞力卻未善待自己的身體,五十出頭即中風,一手一腳不良於行,還好經濟狀況不錯,請得起看護陪伴照料。
驕傲如她,怎堪疾病纏身,她不想出門復健,怕別人會笑她,終日在家自怨自艾,大哥看不下去了,這個小妹最不需要同情,她要的是激將法,激她出門。她果然被大哥氣到坐著輪椅到操場重新練習走路。
滿臉大汗腳步蹣跚拖走半圈,大哥說「人家兩歲小孩走得都比妳好,走完剩下半圈,美拉,再帶老闆娘走。」她流下委屈的淚,看護貼心的幫她擦淚。「我還沒死,不用那麼早哭,眼淚收起來。」他不吃淚水那一套,該走的路不能七折八扣,像個嚴厲的教官。
「我這個小妹成就最高、最會賺錢,其他兄妹看她生病捨不得罵,由著她,但這樣不行,不能一輩子請看護,她還年輕,不能這樣過一生,一定得站起來走出去。」後面的話哽咽在喉間。
夕陽將他的身影拉成巨人,臉上有著父親般的寵暱與兄長的慈愛,這一刻,好希望我也有個大哥,如他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