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2年05月26日

做山水的知音 ◎吳燈山

風颼颼地吹過樹林,發出的尖銳旋律讓人格外覺得冷。我坐在溪邊,頑皮的北風吹亂我的頭髮,又迅速揚長而去。水流清冽,幸好有陽光造訪,減低幾分寒氣逼人的冷意。
有如靈光乍現般,我的腦海裡浮現出一句雨果的話:「沒有任何事物比適時出現的念頭更有力。」是的,我告訴自己:做山水的知音吧,愈來愈多的人在人生的後半部追求輕鬆閒適的生活,與大自然連結不就是很好的起點嗎?
我先對著青山微笑。如如不動的青山突然像被北風搔到胳肢窩似的,藉著被北風吹得晃動不已的樹枝,對我眨著眼睛說:「我接受邀請,當真歡歡喜喜願意跟你做朋友。」我興奮的像隻小鳥,一顆心早已高興地飛向無垠的天空。
我再對著河水微笑。河水更為熱情,哼出一首旋律昂揚的歌曲,歡迎我和他成為朋友。我瞬間覺得我是個幸運的人,內心的喜悅漩渦不斷地往外擴散。
我一向喜歡大自然的山山水水,更偏好山水文學。記得張潮曾講過這麼一句話:「文章是案頭之山水,山水是地上之文章。」沒錯,作家親近山水,並從中獲得取之不盡、用之不絕的題材,寫下流傳千古的文學瑰寶。
好的文學作品,不外是和諧人生和與自然合一的刻畫,透過和諧與合一的描繪,將讀者帶往心靈的故鄉,體悟空靈無物的至高妙境。有人說自然和人生是我們生命的導師,的確如此。
說到山水文學的欣賞,除了用心體會,多加薰陶外,更重要的是個人的經驗。只有多親近山水,陶冶性情,才能領略作者所描寫的神奇微妙之處,也才能更進一步寫出好的山水文章。
比如:司馬遷遍遊名山大川,吸納山水靈氣之後,從此文章有了「奇氣」;陶淵明辭官隱居,「歸去來兮」深居山林,涵養性情,寫下優美田園詩歌和文章的傳世之作;謝靈運為永嘉太守,嗜好遊山玩水,並將遊歷心得書寫下來與大眾分享,方能開闢出山水文章的錦繡花園。
曾經有人依照人們參與的程度,將人類分為「三個等級」。第三等級人物是閱讀者,從作品中吸取別人的經驗,缺少親身體驗。第二等級人物是思索者,比純粹閱讀者好些,會花時間思索書中事情發展的前因後果,培養思考力。最可貴的是第一等人物││閱歷者,他們展開實際行動,實際親身體驗,並從「親做親為」中累積經驗,獲得有如至寶般的人生智慧。有句話說:「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顯然的,後者比前者重要多了。
可惜閱歷者只占戔戔少數。現代社會工作繁忙,壓力日增,哪有心情去注意季節的轉移,草木的消長,乃至山水的變化?哪有空閒常到山明水秀、林深泉清的地方遨遊?更不用說經常投入大自然的懷抱,體悟人景物三位一體的合一感受。
詩人徐志摩曾這樣苦口婆心的勸告現代人:「為了醫治我們當前的枯窘,只要不完全遺忘自然││一帖清淡的藥方,我們的病象,就有緩和的希望。在青草裡打幾個滾,到海水裡洗幾次浴,到高處去看幾次朝霞與晚照,你肩背上的負擔,就會輕鬆些。」可是,被生活所逼,被工作纏身的現代男女,哪有這種閒情逸致呢?又哪會有這個心思呢?
那麼,請從扮演閱讀者的角色開始做起吧,培養良好閱讀習慣後,慢慢你會成為一位思索者,知道多接觸大自然的好處,再逐漸邁入第一等人物,成為閱歷者。如此,從親近大自然中,你將獲得源源不絕的活力,以及比黃金還可貴的寧靜平和的心境,一輩子必獲益無窮。
山水文學就是那麼迷人,以詩歌或文章描寫自然山水和田園風光,表現反璞歸真、怡情養性的情趣。作家以手中細膩的筆觸,書寫靜謐的山林,悠閒的田野,淙淙的溪流,讓讀者心生嚮往,繼而和作家一樣成為山水的知音。
「長煙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耀金,靜影成壁。」范仲淹用四句話描繪出一幅江上的夜景,只花十六個字,夜景畫面已清晰浮現讀者的腦海裡,真是神來之筆。
「野芳發而幽香,佳木秀而繁蔭。風霜高潔,水落而石出。」歐陽修用極簡文字,寫出山間的四時之景,不僅畫面感十足,而且分別呈現出夏秋冬四季的景色,文筆簡約之至,令人讚嘆不已。
登山則情滿於山,涉水則意溢於水,山水給了人們寄情的依託,也給了作家遣懷的宣洩。無論山間的松濤峭壁,海邊的波浪風帆,乃至枝上的鳴鳥艷花,水中的浮萍游魚,都能撥動人們情緒的起伏和興起愛美的悸動。是純粹欣賞也罷,是寫成詩文也好,都是一件賞心悅目之事。
倘使人人都能做山水的知音,可以想見的,世界必是祥和安康,人人皆是和藹可親;雖然人間離此目標尚有一大段距離要走,然而,內心深處是多麼嚮往與盼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