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2年05月26日

水漾森林 ◎詠棠

苔蘚非常美,天然的。你說
我在你上傳的眾多照片中看見了愛心石,石頭上,其實看不見潮濕的水漬,我即使用雙眼全神貫注去探索,頂多只能看見苔蘚的靜默。
於是,我相信你說的:「天然的苔蘚非常美。」同時,也覺得,苔蘚是歲月的留痕,見證過地平線上的悲歡離合;然而,登山時間難以管得住雨腳,以笨重的線絲或清澈的雨珠子,洗滌蟲鳴合唱的森林。
那是座誕生著你和我討論的愛心石的森林。
你拍攝一座幽谷,感覺不夠明亮地。片刻之後,你篩選照片,開始玩起汰弱留強的遊戲,照片風景潮濕裡的雨中,漂浮一層又一層,如夢似幻的霧色。
霧色被你捉住靈魂,再變成照片。
翻閱你網路相簿的時候,無論縱橫過多少座山,你總離不開佛光普照的寺廟,大膽揣測,是因為知曉大千世界裡的人生如夢,平凡之人不曾夢覺的緣故?
曾經,我看著繁華匆匆,分與秒爭競在牆上的時鐘。
我以為繁華匆匆裡花也不曾留,霧也不曾留,只能等待明年此時,花還依舊,霧也如夢。我以為你會用相機拍攝青山綠水海洋間的春夏秋冬。
如同今年的某一天,你我在網路上討論風水的知識與智慧,我專心閱讀完畢你的訊息,訝異問你:「為什麼風水學可以得到你的信任?」
我不懂,你是這般的高知識份子。
「風水是帝王之學,我當然信啊!」原來,你不只相信宗教,也崇拜風水。
只有藏風聚氣,才能風生水起。雖然你強調自己是門外漢,但看你對風水基本的智慧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我倒覺得你像個智囊了。
起了霧,落了雨,煙雨正濃時。霧雨濛濛,愛心石被霧雨看顧,變得更堅強。
一直很喜歡雨中的山,看幽靜沁涼,凋零飄落的一地花花葉葉;霧來霧往,你走向潮濕的風中,身影淡去在我眼前的雨中,雖然是相片,還是很清晰。彎下腰,年輕的時候,我會撿拾那些花花葉葉,壓印紙頁間,題首詩地製成獨一無二的回憶本。
當一個人的心中有情有義,是不是就會懂得回憶?水漾森林的山中,漂浮一層霧氣,從今而後算起的十年,你會時不時地回憶起曾經在雨中,看見愛心石嗎?
台北城距離水漾森林有多遠呢?以緣分來算,是否像極了前世與今生?
我台北的住家連續了幾日高溫,二○二一中秋節的前夕,台北城有著高機率籠罩在孤單月色下。想問你,在水漾森林巧遇愛心石的那日雨中,你是否感受到季風陣陣的力道,不但推著你向前走,也推著光陰寸寸流逝?那佈滿苔蘚的愛心石,在歲月中活了多少年?可曾見證人間千年萬年的悲歡離合?另一位朋友Paul補充著:「是千百年的情愛……」
「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
曾經有多少人在愛心石前對酒當歌?十年前,我不曾抵達水漾森林,今天算起的十年後呢?我會不會和你一樣在森林裡巧遇愛心石?又或者,是帶著朝聖的心情,特地拜訪?舉杯消愁,倘若我愛心石前飲一壺酒,能否與爾同消萬古愁?
你還會不會想起水漾森林白晝發生的故事?
煙雨正濃時。偶爾,我仍會想像那座霧雨濛濛的森林,一座繁衍苔痕上階綠,一座見證歲月流逝的高低樹海。
歲月流逝後舊地重遊的你,能久別重逢愛心石嗎?是否對那歲月留痕漂亮的苔蘚飲酒一瓢?那一方像Paul所說的,象徵千百年情愛的石頭;而上面的苔蘚留痕,在起了霧,落了雨之時,會不會悄悄地,蔓延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