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2年05月25日

發現金門的美麗風景【金門行腳】 ◎圖.文:吳當

乾潮時可由石板路通往對面的建功嶼

清晨,在雞鳴聲中醒來已是十分難得的經驗了。這雞,在凌晨四點和五點左右各表演了一場,中間還夾著鴨和鵝破裂聲音的伴奏,我與妻在床舖上聽著這一聲聲久違的鳴唱,交織成的田園交響曲。用完早餐,路過旅邸旁約一分地的田園時,看到在圍牆內奔跑嬉戲的公雞和雪白羽毛的大白鵝,以及綠頭鴨,不禁伸手向牠們打招呼,感謝牠們讓我們重溫兒時的溫馨記憶。懷著這樣愉悅的心情,迎向金門的美麗風景。

&建功嶼的摩西分海秀

傳說西元前一四四六年,猶太人的民族領袖摩西帶領希伯來人逃離埃及。在前有紅海阻隔,後有埃及追兵的緊要關頭,摩西舉起被賦予神力的手杖,奇跡發生了,紅海竟從中間分開,形成了一條天然的通路。希伯來人跟隨摩西,順利從分開的道路穿過紅海,最終來到流著牛奶和蜜的天堂。這個傳說故事被大量引伸在潮汐交退時的海岸與島嶼,摩西分海的故事也在金門的建功嶼上演著。

建功嶼位於金城的浯江溪口,退潮時面積約五百平方公尺,是金門本島與烈嶼之間海面的衛哨,一嶼堅守如中流砥柱,「建功砥柱」因此得名。滿潮時的建功嶼如海上孤島,退潮時與海岸間是乾涸的礁石地,金門開放後,被舖上了大型石板,成為觀光客旅必來造訪的勝地。

我們幸運的在上午十點半乾潮時分來到建功嶼前。海岸的景致是金門最具代表性的畫面:海中有一根根長長的鋼製「軌條砦」,是為了防止敵人登陸的障礙物,想要利用漲潮時搶灘登陸的敵人船隻,會被軌條砦困在海上,成為我軍攻擊的目標。海中有許多密密麻麻、黑壓壓的花崗石柱,自成許多區塊,各有主人。石蚵卵會附著在柱上,是蚵農的海中珍寶。當地民眾挖下蚵肉,成為蚵仔麵線或蚵仔煎的材料,也是近年來遊客必嚐的鄉土美食。其實不只石柱,在任何可以附著的硬體上,只要有海水澆灌,石蚵也是無所不在,我們走在滿布石蚵殼的潮溼的石板上,不禁想起大自然的博愛厚生,賜予漁民們如此豐碩的自然寶藏。

在建功嶼前的石板路兩旁,還有四個十分醒目的「牡蠣人」金屬雕刻。這是二○一三年芬蘭設計師Marco Casagrande所創作的。當年他來到金門,花了幾個星期走訪各地,有了創作的靈感,利用漲潮與退潮的景色差,呈現高達六公尺的作品:大約三公尺的實心腳部,與三公尺的鏤空人像,頭戴漁村婦女常用的笠帽。腳部長滿石蚵,是長期漲潮時泡在水中,被石蚵附生的結果。由此也可以想像在漲潮時,四個牡蠣人站在海中,與大海搏鬥的場景:風平浪靜時勤勞踏實的賢慧身影,波濤洶湧時則是堅強奮鬥的大無畏精神。馬可‧卡薩格蘭這組雕刻作品代表了金門婦女堅強的韌性,矗立在這有摩西分海美景的建功嶼步道上,不但能見度高,也令人戀戀難忘。

退潮時的建功嶼與本島約有五百公尺之遙,沿著花崗石石板步道緩緩走著,除了欣賞馬可‧卡薩格蘭的藝術作品,還可仔細觀察石板上附生的石蚵,以及潮間帶風光。待走上沙灘,就是標有「W038據點」的建功嶼。這嶼是金門本島和烈嶼之間的海面衛哨,在兩岸對立的緊張時代,曾有一嶼堅守如中流砥柱的美譽。因此小嶼上留有牆體厚實的彈藥庫、糧秣庫房、寢室、餐廳等設施。遙想當年在這裡執干戈以衛家園的軍人,瞭望著四週遼闊的海域、前方是位於前哨的烈嶼(小金門),左方是熱鬧的水頭,右方則是滾滾紅塵中的金城,心中是何等緊張與澎湃!尤其是夜黑風高時分,拍岸的潮水聲彷彿隱藏著敵人的鬼魅身影。如今褪去了軍事護衛的光環,小嶼成了遊人踏臨的景點,登上瞭望臺,可以眺望四週敻遼的海域,透過嶼上仍然保留的鐵絲網,乾涸的沙灘與礁石、石板路,在金陽映照下的遊人,彷彿一條穿越冷戰時期與今日昇平的時光隧道,戰爭與和平其實並不是絕對的,可以因時代而變異,但對那些在國共戰爭中犧牲的英雄而言,卻有點諷刺和無奈。還有對面正在興建中的金門大橋,一座座巨大的橋墩宛如海上石柱,柱上的橋纜鋼索已拉起,十分醒目。這座輾轉已有二十年的重大建築,據說即將於今年下半年工落成,屆時可以方便金門本島與小金門的交通,更加暢通金門的觀光與發展。

在建功嶼的南側,矗立著一尊鄭成功的石像,像高九公尺(換成市尺為二十七尺,取鄭成功二十七歲進駐金門、廈門兩島之意),由四十八塊「泉州白」優質花崗石雕塑,是鄭成功的故鄉福建省南安市所贈送。這尊鄭氏雕像有明代武將雄壯、厚重、精工雕刻的風格,戰袍上的雲龍、山水紋圖,採用明代武服閩南繡風,袍底邊的山水雕出海浪翻騰氣氛。無論氣勢與工藝,都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而雕像遙望著故鄉南安,代表著對兩岸深厚的感情。也因地緣與情感的因素,金門與廈門往來密切,除了兩地的交通與水源的輸送,還有「泳渡料羅灣」與「泳渡金廈」大型的海上活動,熱鬧非凡。

在小嶼上停留了約莫半個多小時,體會今昔的兩岸風雲變化,欣賞了象徵金門人堅強的牡蠣人鋼製藝術品,再度沿著摩西分海的石板路回到岸上,不久海水會慢慢滲出石縫、淹沒石板步道、礁石、沙灘、軌條砦,然後摩西分海秀節目結束,換上另一幅漲潮風景。

&山后民俗文化村

民俗文化村是保存與展示各種獨特的民俗風情所在,在文化的特徵上大多是復原與保存已經逐漸消失的風土文物,為後人重新修建而成的仿古建築,器物蒐羅齊備,但遊走其間,只見樹小牆新,少了人煙的生氣。金沙鎮的山后民俗文化村擁有完整的閩南建築聚落,難得的是它是如假包換、已有一百餘年的的真實古蹟,是來到金門不能錯過的景點!

山后,位在金門金沙鎮的東北角,因有五虎山的屏障,在歷次炮戰中僥倖能躲過致命的大劫難,保存原貌。山后的聚落有頂堡、中堡及下堡,其中最有名的是有圍牆環繞的中堡,也就是現在的「山后民俗文化村」。中國人重視鄉土,有濃烈的落葉歸根感情,經商有成的巨賈,常會在家鄉構建豪宅聚落,一則感恩回饋,一則光宗耀祖。歷史上有名的徽商、晉商等是。中堡由在日本神戶經商致富的王明玉(國珍)及王敬濟、敬祥、敬斗等人出資興建,共有十六棟住宅及一棟宗祠、一棟學堂(海珠堂),共十八棟大厝,供王氏族人居住。這座一千二百餘坪大型的村莊興建於一八七六年,歷時二十五年(一九○○年)完工,為閩南傳統的二進式建築,布局工整、施工細膩、用料講究,為晚清時期金門最著名的建築群。如今王氏族人大多已遷出,該聚落成為金門第一個開放觀光的聚落景點。

跨進新修的「金門民俗文化村」牌坊,就進入了中堡的時光隧道。三排屋宇仍是一個半世紀前的宏偉建築,只是前排有幾棟轉為服務遊客而開設的商店,屋前種植著各式蔬菜、花朵,以及盆栽,裡頭販售風獅爺、明信片等各種紀念品,以及高梁酒、咖啡、茶品和蚵仔煎、蚵仔麵線、蔥油餅等鄉土小吃,特別的是還有民宿,住在其中,必定可以重溫當年王氏子孫生活的氣氛。

第五棟與其他建築迥異的海珠堂是為子弟修建的學堂,為三落大宅建築。上了階梯,是一座白色欄杆圍成的水池,兩旁圍牆上有雲樣的奇石。穿過大門,庭院中央的小水池是當年學生洗毛筆畫筆所使用,現在還保留著。正廳與兩旁的廂房陳列著許多民俗村建築的介紹,以及各種喜慶、生活等文物,古色古香的老式家具,讓人彷彿回到百餘年前,充滿藝術與質感的歲月。

海珠堂後是聚落的王氏宗祠,大門上的六尊門神,是大夥兒熟悉的,門上的雕樑畫棟,極盡精緻之能事,看出當年師傅的手藝,與主人的用心,打造了這座可以傳世的珍寶。

參觀完室內文物,穿梭在一棟棟屋宇間構成的閩南傳統燕尾巷,這些屋子正脊尾端呈曲線向上揚起,兩端作燕尾式分叉,稱燕尾脊,燕尾脊象徵天使般的燕子,是一種能通天敬神的靈物。仰視兩棟間距離不遠的屋脊,透過幾乎相交的燕尾,彷彿藍天中比翼飛翔的鳥兒,讓人不禁遊騁在古今的藝術風華氛圍裡,覺得特別興奮與幸福。這正是金門山后民俗村的魅力所在。

流轉在家與戶之間,古蹟與現代的建築顏彩裡,心頭湧動著繁複的波浪,經商致富的先人,將心血奉獻給了故鄉親人,是土地的耀人光彩,也是情感昇華的結晶,後代子孫無論繼續在此傳揚祖輩風采,或是捐獻給國家做為永恆的緬懷,都是遊人們的幸福,在民俗村的一個時辰裡,有無限感動與感謝,這是人間最美的風景啊!※

石板路旁的鋼製牡蠣人藝術

斜立在海中的軌條砦

石蚵田裡供石蚵附著生長的石柱

即將完工的金門大橋

建功嶼正門

透過鐵絲網眺望乾潮時的海灘

海珠堂為聚落裡的學堂

聚落中最有名的王阿婆小吃店

建功嶼左側眺望南安的鄭成功雕像

建築上精美的雕樑畫棟

美麗的山牆與魚形洩水孔

仍有王氏家族居住的老屋

可加炭火保溫的澡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