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2年05月23日

閱讀之愛 ◎劉叡嶸

如楊貴妃對荔枝的執著、蘇東坡對竹枝的摯愛,又如王羲之對書法的鍥而不捨,或如山鬼對郎君的依依癡戀,行走於塵凡的歲月裡,我總是離不開閱讀,深愛白紙黑字構成的卷帙。
一行行雋永的文字,蘊藏作者與讀者的心靈交會,風檐展書讀之際,雖不見得能古道照顏色,卻總在細心咀嚼後,得到一些澱粉分解的甘甜。從垂髫的蒙昧無知,到如今身為一名大學生,每次閱讀嚥下養分的確微少,卻是這些知識與思想日積月攢,引領我卓昇成熟。
記憶的最初最始,如今只殘存吉光片羽的童年,書本是教育我認識世界的導師,讓大腦皺褶之沃壤,開始灌溉初發嫩葉的肥料。精緻版昆蟲圖鑑,描繪動物界最龐大的家族,彩圖的攝影技術極為漂亮,呈現六足族之形色萬千。幼小心靈敞開了,童蒙的眼睛第一次看見生物學的奧秘,尤其訝異於保護色與擬態,昆蟲們演化後發展出來的避敵之術││蒼蠅天生披上蜜蜂條紋,讓天敵望之卻步;蝶蛾翅膀與樹幹同色,迷惑獵食者的耳目。原來,自然界不只是花草鳥樹的組合,還有一群微小蟲蠅,在我們周遭點綴著,豐富我們每日所見、每刻所聞,更同時滋養著我的心土。
尚有《吳姐姐的歷史故事》、《中國歷史一本通》以及注音版的《三國演義》,十分慶幸年少時即有機會接觸種種中國歷史故事,那時或許尚不能了解朝代更迭的規律、歷史人物的微妙人心變化。然而當我讀到忍辱著史記的司馬遷、呼風喚雨的諸葛亮、豪氣干雲的詩仙李白,我看到的卻是一個個驚天動地的故事,一樁樁古人智慧的展現。童稚的我豁然發現,古人的智慧絕不亞於今人,而我們享有的一切文化資產,也是由古代漸次累積所致。種種的歷史遞嬗中,我陶醉無比,更將心靈的廣度擴散到了縱向時空中,面對浩渺中華五千年,年少的我於展卷中升起了一股油然敬畏。
慘綠的青春,國中的歲月,我的閱讀觸角伸向了小說。書本,成了一個忙碌的私校國中生,每日生活的慰藉。午休與校車上,日夜孜孜勤勤的歲月裡,一些七八十年代的小說成了心靈甜湯,掩蓋升學壓力的苦澀。我尤其喜歡古龍的武俠小說,作者擅於塑造意境,描摹許多沉靜而熱血的英雄,沒有過多的武俠招式,他的作品往往在「意」而不在招式的「言」。總是用智計解決難題的楚留香,還有例不虛發的小李飛刀,每一部作品、每段文字,我總是奮力咀嚼,吸收不已。
來到科幻的世界,我更是愛上了倪匡的科幻小說。作者塑造的主角衛斯理,不只精通中國武術,也能口操多國語言,更時時緣於他追根究柢的心,發現一件件超乎我們想像的故事。如同《古聲》一篇小說中,一捲古老的錄音帶,竟能記錄戰國時代楚辭歌謠歌頌的情景;又如《第二種人》之中,衛斯理甚至發現了一種與眾不同,身體中含有葉綠素的人。隨著作者的思路,我在科幻世界裡縱橫馳騁,每每訝異於倪匡豐沛的想像力,更總在謎底揭曉之際,訝然一嘆。是古龍與倪匡,佔據了國中年代大多數的課餘時間,大量閱讀文字,也不知不覺地滋養著我對文字的熱愛,此生與文學的淵源,悄悄萌芽。
年歲漸長,開始搦管寫作,此刻閱讀不只是消遣,更是提筆落墨時最為豐富飽滿的養分。閱讀,成了一件細嚼慢嚥的工作,抱著張曉風的散文集,一字一句小聲朗誦、一讀再讀,用最敏感的心體會作者字裡行間的謀篇、寫作技巧,更悉心察看作者的思想,充實心靈的厚度與高度。散文集字字句句,於我心田點點滴滴,迄今我仍不能自拔於各個散文名家漂亮的用字技巧,以及他們敏銳無比的心。張曉風、簡媜、張曼娟、陳義芝……每一位都是我的師傅,以作品涵養我,以文字啟發我,我也彷彿花果山上的頑石,吸取每一個作者的日經月華。
自然我的文筆算不上巧妙,但也拜這些老師所賜,總算能作得幾篇文章。但更高的層次裡,我得益於從小到大的種種書籍中,帶給我心靈之啟發,教導我立身處世的哲理。不學詩,無以言,不學禮,無以立,當然現代不必然須閱讀詩經禮記等經典,但是沒有了閱讀,我們必然日漸貧瘠。
噢,即使溺亡我也無悔了吧,我要在書本的大海裡泅泳,欣賞水草與紋魚的美麗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