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2年05月14日

快篩盲區:何忍台灣幼童戳鼻子?

「快篩之亂」引發的民怨延燒半個月,中央指揮中心努力滅火,多少起了緩解作用,但相對於先進國家對幼童快篩試劑,已跳脫戳鼻子的粗暴方式,台灣幼童的快篩方式,未獲政府溫馨關注,讓「快篩之亂」仍存在盲區。
  在疫情急速升高,PCR檢驗量能又卡在量能有限的困窘中,國人對快篩試劑的需求更加殷切,中央指揮中心雖已採取實名制供應鼻咽快篩試劑,但因為購買不易與價格仍高,讓民怨隨著疫情升高而水漲船高。
中央指揮中心緊急調整決策,先是核准進口韓國製唾液試劑,隨後又宣布六月底前開放每人可以從國外進口一百劑,對於紓解「快篩之亂」,自有一定的效用。
然則,在快篩試劑的相關決策上,中央指揮中心採取所有國人無差別待遇,大人與幼孩用一樣的快篩試劑,未見對台灣幼子要承受戳鼻子的痛苦,有所關注,設法幫忙紓解,反映決策並未以民心為心,設身處地為台灣幼子多加一層關照。
固然,政府已核准唾液快篩,商家以一劑一七五元的價格,上架銷售,國人需要減少鼻咽試劑戳鼻子的痛苦,可以從市場機制購得。但許多民眾心存疑惑的是,難道政府沒有能力緊急採購唾液快篩試劑,經由實名制提供給台灣幼子?甚至免費給十二歲以下的台灣幼童?
我們提出此一建言,不在給政府找麻煩,而是國外早有國家免費提供快篩試劑的前例,至於唾液快篩試劑,更相當普遍。政府既願意採購國際大廠的快篩試劑,以實名制供貨給國人,多一點同理心,給台灣幼童多一點溫馨,不需要忍受痛苦的戳鼻子,會做不到嗎?
其實,任何有同理心的人,目睹幼童在面對鼻咽採樣時的痛苦與掙扎,不可能無感。一個只要願意對新生代的幼童,多一點關愛的政府,為幼童購置唾液快篩,只是剛好而已,並不算是苛求。
何況,先進國家對更小的幼嬰兒,唾液採檢的方式已採用類似棒棒糖的方式,讓採檢過程多一點愉悅,少一點恐怖。蔡政府既自認台灣防疫世界第一,蔡總統還剛稱許防疫團隊做得相當不錯,則為快篩設想更文明與溫柔的方式,避免國家未來主人翁面對戳鼻子的驚悚歷程,豈非更不可落在人後?
「快篩之亂」已經近三周,雖然問題漸舒緩,雖然蔡總統還自認防疫成績相當好,但中央指揮中心在這個防疫項目上的嚴重失分,已經是定論。
要避免再減分,不能讓應對之策,停滯在眼前。至於紓解「快篩之亂」應從量與質雙管齊下,在量的方面,供應量須充足,供應價需向下調整。在質的方面,唾液快篩試劑必須從戳鼻子提升為唾液採檢,經由實名制供應,至少能對幼童充分供應。
我們不禁要請問蔡英文總統、蘇貞昌院長以迄陳時中指揮官,何忍台灣之幼子戳鼻子?難道不能改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