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1年12月03日

海鷗四題 ◎黃瑞田

歐帕提亞.少女與海鷗
漫長的暑假是出國旅遊的旺季,趙彤十分嚮往克羅埃西亞的渡假聖地歐帕提亞(Opatija),想要在十二公里長的濱海大道散步,更想看看風景明信片上的「少女與海鷗」(Maiden with the Seagull)雕像,於是邀了喜愛海鷗的表妹陳筱君一起來克羅埃西亞自助旅行,除了去札格雷布和十六湖之外,特別安排住進歐帕提亞歷史最久的卡瓦納(KVARNER)大飯店,這家飯店開幕於一八八四年,帶動了原本只有三十多漁戶的小村莊的觀光事業,許多世界各地的名流富商來卡瓦納住宿之後,發現這個小漁村簡直是世外桃源,紛紛購地自建別墅或投資飯店,他們請來了各國的設計名師,把別墅或飯店當做傳世作品,無不賣力設計,並且將各地奇花異草移植到庭園裡,使得歐帕提亞的園藝花木爭奇鬥艷,令人目不暇接。
下午三點半,趙彤和陳筱君來到歐帕提亞,先拉著行李箱到卡瓦納飯店報到,把行李放進房間,就迫不及待的順著飯店下方的濱海大道,跟著一群遊客前往少女與海歐雕像的最佳攝影點拍照留念,回程時才注意到轉角處有一尊黃銅色的漁夫坐像,旁邊有兩艘小船隨著湧浪晃盪。那座漁夫銅像是要提醒世人歐帕提亞曾經是個漁村。距離海水浴場不遠處,還有另一尊胖嘟嘟的雕像站在路旁,那是克羅埃西亞最著名的詩人、劇作家米羅斯拉夫.克爾萊札(Miroslav Krleza)的雕像,他曾經在歐帕提亞住了三十多年,在這裡完成了大部分的著作,他於一九八一年去世,雕像豎立於二○○四年。
看完了雕像,回房間換家泳衣,來到海水游泳池畔,趙彤和陳筱君各戴著深藍色鏡片的太陽眼鏡,仰躺在遮陽傘下的躺椅,望向湛藍的亞得里亞海。
左前方的礁石上,矗立著面向大海的少女與海鷗雕像,少女伸出右手,掌中有一隻展翅欲飛的海鷗。趙彤摘下太陽眼鏡說:「若不仔細看,會以為那個少女拿著一本翻開的書。」
陳筱君問:「那個少女叫什麼名字?」
「我查不到資料。」趙彤每次外出旅行之前,會使行程功課。
陳筱君打了一個大呵欠,說:「除了少女手中的海鷗之外,看不到真正會飛的海鷗。」
「並不是每個海灣都會有海鷗。」趙彤說。
陳筱君好奇的問:「姐,每座雕像都有故事,妳知道少女與海鷗的故事嗎?」
「少女與海鷗這座雕像,只是一件大型的雕塑藝術品,之前底座曾經豎立一座鍍金的聖母瑪麗亞雕像。」
「是誰豎立的?」
「一八九一年,有一位名叫阿舍(Arthur Kesselstadt)的伯爵,開著遊艇在海灣逍遙,被突來的巨浪打翻喪生,後來他的妻子和兒女也在港灣翻船,只有兒子獲救。」
「悲劇,」陳筱君嘆了一口氣,問:「跟那座聖母雕像有什麼關聯?」
「村民為了紀念伯爵一家人,就在礁石上設立聖母雕像,祝禱村民們出航平安。後來聖母像也不敵風浪侵襲,被大浪沖倒了,被移到聖雅各教堂裡。」
「唉,」陳筱君又嘆息一聲,說:「悲劇不斷。」
「一九五六年,村民又在聖母雕像原有的底座豎立這尊少女的與海鷗雕像,」趙彤指著少女與海鷗說:「妳看得出這尊雕像的特點嗎?」
陳筱君嘟著嘴說:「黑麻麻的,看不出來。」
「妳瞧,我們看到的是少女的側面和背影,她面向亞得里亞海,遊客除非搭船出海,否則看不到她的正面臉部長相。」
陳筱君恍然大悟的說:「對齁,我怎麼沒注意到。」
「妳要注意的是她的連身長裙,裙襬向左後方飄拂,給人海風習習的感覺。」
「姐,妳真不愧是個博士生,觀察入微。」
趙彤進一步的說:「妳再看,雕像下方的礁石,海浪一波接著一波打在礁石上,越過礁石,彷彿一個真人少女,衣袂飄飄的站在礁石上放飛海鷗,而那隻海鷗正張開翅膀,要飛向藍藍的天空。」
陳筱君起身拉著趙彤說:「姐,走,我們再去最佳拍照點看一次少女與海鷗的雕像。」
趙彤指著自己黑白圓點點印花挖肩連身褲泳衣,訝異的說:「什麼,就穿這樣?」
陳筱君也低頭看著自己藍色系民俗風條紋連身裙泳衣,笑著說:「我們的泳衣都很保守,走吧,這裡是海水游泳池,不用擔心別人的眼光。」
趙彤和陳筱君各自提著游泳袋,再度並肩走向少女與海鷗雕像,想要多看一眼少女與海鷗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