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1年12月01日

海鷗四題 ◎黃瑞田

少女與海鷗

濟南.大明湖
羅冰是濟南市某雙語實驗學校初三學生,過年期間難得放下準備中考的書本,拿起手機滑呀滑,突然跳出一則海鷗的新聞,點閱之後驚呼:「媽~大明湖有海鷗欸!想去大明湖看海鷗。」
大學生物系畢業的韓玉,在歷城區小學任教,她坐在一旁看報紙,慢悠悠的回答:「海鷗連續來三年了。從二○一九年開始,每年新春期間,都有二十幾隻黑尾鷗飛來大明湖過冬,前天我曾經帶學生去大明湖戶外教學,觀察在湖面浮游的黑尾鷗。」
羅冰睜大眼睛問:「海鷗不是住在海邊嗎?濟南離海邊有三百八十多公里遠。」
韓玉放下報紙說:「是啊!以前在海邊才看得見海鷗,現在牠們的生活習性不一樣了。」
「有什麼改變? 」羅冰疑惑的問。
韓玉說:「BBC英國廣播公司中文網曾經在二○一六年發表了一篇論文,宣稱海鷗已經拋棄了大海。」
羅冰皺了皺眉頭說:「海鷗怎麼拋棄大海?不懂。」
韓玉放慢說話的速度:「報導說,海鷗在英國覓食的範圍已經深入內陸三十公里,在濱海城市居民的屋頂築巢的數量越來越多,因為牠們在陸地覓食比較容易。」
羅冰問:「這樣會有什麼影響呢?」
「破壞生態,污染環境。」
「破壞生態?海鷗不是捕食魚類維生嗎?」羅冰問。
「海鷗也會捕食其他鳥類的幼鳥,饑餓的時候會吃掉一窩雛鳥。」韓玉又說:「海鷗食量大,排洩物也多,會污染人類的居住環境。」
「唉!變成這樣要怎麼辦?」
韓玉繼續說:「海鷗是英國的保育鳥類,不能獵殺,在英國德文郡,曾有海鷗飛進住戶花園,啄死一隻吉娃娃,還將吉娃娃的屍體叼走了;還有兩隻海鷗,在一對英國老夫婦家門口的橄欖樹上築巢,每當他們要出門,海鷗就像戰鬥機俯衝下來攻擊他們的後腦勺,嚇得他們不敢出門。」
羅冰說:「我聽同學說,前幾天有一則新聞報導,在英國愛丁堡,一對男女爭吵時,女子咬斷男子的舌頭,男子把斷了的舌頭吐出來,被恰巧飛過的海鷗叼走了,!真的不可思議!」
「這要怪有些人為了要跟海鷗親近,就拿食物餵食,養壞了牠們的胃口,變成雜食鳥類。」韓玉憂心的說:「若沒有禁止餵食海鷗,海鷗可能會成為人類的『天敵』,攻擊人類。」
羅冰關心問:「大明湖的海鷗會親近人嗎?」
「前天我帶學生去大明湖戶外教學,只看到二十多隻黑尾鷗在湖心亭附近游來游去。有遊客帶饅頭要餵海鷗,對著牠們大聲嚷叫,牠們似乎受到驚嚇,躲得遠遠的,很明顯的,這些海鷗還保留了先天本性,沒被人類養壞。」
羅冰用期盼的眼神看著韓玉:「媽,我很想去大明湖看海鷗,說不定今年的中考作文題目會跟大明湖的海鷗有關。」
青島.棧橋
三月底,青島的海鷗已陸續北遷。
陳筱君來到青島的第一個行程是去棧橋餵海鷗,由在青島讀博士班的表姐趙彤當嚮導。
去年十一月以來,十幾萬隻海鷗被青島人餵得羽毛光鮮油亮,每一隻都肥肥胖胖的,讓牠們有足夠的體力飛回西伯利亞。
下午三點過後,棧橋上餵海鷗的遊客逐漸多起來,上千隻海鷗在遊客頭上飛掠,有的遊客捏著鷗糧或麵包,舉高手揮搖,讓海鷗飛掠啄食;有的遊客把半顆饅頭放在手心平舉伸出,瞬間被叨走;有的遊客將食物放在頭頂,海鷗啄食時太用力,夾扯頭髮,痛得哇哇大叫;有的人被海鷗的排洩物滴在身上,大喊「中獎了!」
海浪拍打棧橋橋墩聲、海鷗呱叫聲,夾雜著人們的驚叫與笑聲,整個棧橋熱鬧非凡。
趙彤在棧橋引堤旁攤販區,買了兩袋鷗糧,拿一袋給陳筱君,兩人並肩走上棧橋。海鷗被餵食習慣了,看見她們提著鷗糧,就在她們上方盤旋不去。
在趙彤右前方兩公尺遠,有一位綁著兩條小辮子的女孩,握著一根金黃的油條,舉高小手一邊揮舞一邊大叫:「這兒有油條,來吃油條……」
突然,一隻黑尾鷗,迴旋半圈,迎面飛衝下來,左邊翅膀搧著小女孩臉頰,小女孩身子一歪,手一鬆,整根油條被黑尾鷗啣走了,趙彤還感受到海鷗翅膀搧起的氣流。小女孩嚇得哇哇大哭,她的父親連忙將她抱入懷裡,再從提袋裡抽出一根油條給她,她哭著搖手說:「不要,海鷗好可怕。」
通常一隻成熟的黑尾鷗展翼,可以達到一百二十五公分,若是迎面飛撲,任誰都會怕受到撞擊,可是,遊客們對於餵食卻是興致勃勃,幸好大部分的海鷗都是朝出海方向飛翔,飛過三百九十公尺長的棧橋,飛越棧橋盡頭的兩層飛檐八角迴瀾閣,再繞大圈沿著海岸飛回引堤這頭,至沿著棧橋飛向迴瀾閣,一再重複飛翔,為的是啄食人類手中的食物。
陳筱君從袋子裡拿出一顆鷗糧,放在左手心舉高過頭,她抬頭看著自己的手背,倏地一團白影滑過,手心微癢,鷗糧已經被叼走,飛到海上,停在上下浮動的海面,慢慢的吞食。
陳筱君再拿出一顆鷗糧興奮的問趙彤:「這鷗糧的成分是什麼?海鷗那麼愛吃。
「我不是很清楚,」趙彤從米色手提包拿出手機邊搜尋邊說:「鷗糧的主要成分有玉米、豆粕、麥麩、魚粉、骨粉…,有十三種原料,」「生意人的腦筋真好,懂得製造商機!」
「聽說青島以前沒這麼多海鷗,後來辦了與海鷗有關的活動,海鷗的數量才一年比一年多……」陳筱君話還沒說完,一隻海鷗突然從側面飛過來搶走她手中的鷗糧。
趙彤說:「以前來青島過冬的海鷗不到兩千隻,一九九四年青島人發起『挽留海鷗』的活動,開始餵食海鷗,經過二十多年,海鷗數量增加了五十多倍,成為青島的符號。」
海鷗的呱叫聲,糝雜遊客的驚呼聲,整個棧橋熱鬧滾滾,趙彤和陳筱君邊走邊餵食,海鷗飛來又飛去。走到迴瀾閣門口前,鷗糧都餵完了。她們慢慢走上迴瀾閣階梯,來到二樓,回望棧橋上興奮的餵食的遊客,有的怕被海鷗啄痛手,就把飼料往上拋,讓海鷗凌空啄食,只是,部分沒被啄食的飼料掉落在棧橋上,被遊客踩成碎屑。
趙彤感嘆的說:「當初為什麼要舉辦『挽留海鷗』活動?牠們在青島可以吃飽吃好,春天四月回到西伯利亞,誰來餵牠們?」
「野生動物不該餵食,」陳筱君望著在海面飛翔及在波浪中浮游的黑尾鷗:「看起來溫馴的海鷗,不知哪天會變成為害人類生活的兇猛大鳥。」
體型優美的海鷗們,以優雅的姿態,一隻接著一隻從她們的眼前飛來,消失在迴瀾閣兩側。
 墨爾本.聖科達海灘
韓玉鼓勵羅冰好好準備中考,若是考上了濟南市高中排名前三名的學校,就要帶她到澳洲看神仙企鵝。中考放榜,羅冰如願考上了排名第一的山東省實驗中學。高一寒假過年期間,韓玉履行諾言,帶羅冰跟團到澳洲旅行,第四天下午四點來到墨爾本科林斯諾富特酒店(Novotel Melbourne On Collins),這家四星級酒店就在渡假聖地聖科達(St Kilda)海邊。
隨團華人導遊小胖說:「我們預定的行程是明天傍晚到菲利普島看小藍企鵝上岸回家,不過今天住宿的飯店附近聖科達海灘是知名的風景區,也看得到小藍企鵝,我帶你們去看,」小胖得意的笑著說:「這是額外的免費行程喔!大家把行李拿進房間,立刻下來大廳集合,四點二十分出發。」
小胖準時帶領團員過馬路來到海邊,看到年輕人在沙灘打排球。每個球場都拉紅繩為界,只是取適當的距離掛網分區塊,至少有二十個區塊正在比賽,吆喝的聲音此起彼落,十分熱鬧。這兒風微浪小,若不仔細傾聽,分辨不出浪濤聲與吆喝聲。小小的海浪,一波接著一波,後浪推前浪上岸,而後碎成水花迅速回流,沖洗沙灘的聲音,幾乎聽不到。
小胖要團員們停下來聽他解說:「聖科達海灘位於墨爾本南方郊外,在海灘的東南邊有一座一九一二年開幕的月神遊樂園,」小胖要大家轉頭順著他的手勢遠望:「從我們左邊看過去,可以看見摩天輪;從右邊看,有一座聖科達棧橋(St. Kilda Pier)伸入海中,在棧橋的盡頭有一段石頭堆砌的防波堤,小藍企鵝會在石頭空隙築巢,你們可以去看看,七點回飯店吃百匯晚餐。」(3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