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1年12月01日

藝術家與作家心目中的舞蹈者 ◎陳柏如

在台北高樓林立的中山區巷弄中,宛若兩位寂寞的舞蹈者正扭動著曼妙的身體語言,結合成力與美的藝術感,生動又令視覺充滿想像,於剛硬都市叢林中,於老屋與草地間詮釋舞者難得的婉柔,也讓我們在忙碌的都會生活中,享受一種難得的心情飛舞。
但人們和藝術家又是如何看待舞蹈者這種藝術的呢?大畫家畢卡索有一幅「The Three Dancers」的畫作,這一幅畫作是一幅關於原始情感的畫作,據說是在畢加索對他的第一任妻子失去愛情的時候所畫,做作依然色彩與筆劃都尖銳最深刻,人物造型依然保持其獨特的變形肢體語言風格,表情怪異,袒胸露乳,具有相當女性特色,尤其是那扭曲得厲害的軀體,被認為是很具舞蹈動作的複雜意味,有人就認為是畢卡索將慾望,內疚和悲傷刀融入在畫作中了。這種對生命的狂熱慶祝,實際上或許是一場野蠻的死亡之舞。所以,在畢卡索的心裡,它也可能講述的是一個暴力三角戀的故事。
法國印象派藝術家大畫家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也有芭蕾舞女演員的標誌性畫作,雖然大多數印象派畫家會選擇只在油畫中探索他們最喜歡的主題,但埃德加德加更進了一步,將他心愛的芭蕾舞演員用油漆,粉彩,鉛筆,墨水,甚至是蠟等等素材表現出舞蹈者的神韻和內涵。在十九世紀七○年代,埃德加德加開創了印象派,像其他的法國藝術家一樣,埃德加德加使用快速的筆觸,並在他的畫作中使用鮮豔的色彩畫出自己的風格。然而,與其他印象派畫家不同,埃德加德加並不專注於光與自然,相反,他被運動舞蹈中的芭蕾舞女演員所吸引,成為他最愛的畫作主題。在他的整個職業生涯中,埃德加德加製作了大約一、五○○個舞蹈家的描繪,最終形成了一系列繪畫,其中的粉彩和雕塑卻也占了他整個作品的一半以上。其中許多作品都是在一八八○年之後創作的,當時他的視力不佳,但他還是選擇了芭蕾舞女演員作為藝術主題。
但埃德加德加的舞蹈者雕塑,與畫布上的彩色繪畫不同,他沒有製作出全面的芭蕾舞女士靈感雕塑,然而,埃德加德加所創造的那個││小舞者(Little Dancer),年齡僅有十四歲,卻是埃德加德加最著名的舞者作品之一了。這位小舞者靜靜站著好像正在等待舞蹈動作的開始,她穿著芭雷舞鞋,一腳向前,優雅的將頭部往後仰,臉部很平靜,而巴雷舞蹈的舞裙在這雕塑中栩栩如生地呈現其素材的可有輕柔,束腰緊身的上半身衣著包裹著秀美勻稱的身材,她雙手向後,如深呼一口氣的神情,正期待一次完美的舞蹈演出或訓練。我喜歡埃德加德加的這小舞者雕塑,她更是很棒的一具裝置藝術品,擺在任何地方或場所,都能震撼所有人的視線,因為那種鄭玉起舞前的肢體語言和神情最美麗,也很純真的貝克畫出來,與畢加索的那幅「The Three Dancers」畫作不同,後者的情感強烈,但埃德加德加的小舞者卻透過舞蹈前的閒適動作,表現出沉靜的印象風格。
舞蹈與畫家藝術家扯上關係是很正常的,因為透過形而上的畫作雕塑等等藝術品就能表現出舞蹈者的風采或內心世界,但如果是寫作呢?寫作是靠一堆文字組合的,又如何頻藉文字的魅力型塑舞蹈呢?這讓我想起一位英國作家Zadie Smith,寫了一篇Dance Lessons for Writers (給作家的舞蹈課),文章從從弗雷德·阿斯泰爾近乎詩意的電影舞步,提到歐美流行樂女王碧昂斯控制力超強的颱風,再從金·凱利過目難忘的《雨中曲》到不太會跳舞的戴維.伯恩,這位也精通音樂的作家Zadie Smith邏輯縝密的文字為讀者呈現了一張相當私人的文藝清單,也對近現代舞的歷史和舞蹈對其他藝術形式的影響進行了別樣的梳理。(2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