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1年11月29日

憶南竹湖部落◎林明理

臺東縣長濱鄉南竹湖天主堂

清晨,從樹冠層透射下來的縷縷陽光,把大海映得金燦燦的。許是推湧的浪花呼喚,讓我細細傾聽,那曼妙低吟的聲響。
我從台十一線海岸奔來,像是初次飛臨的雀鳥,笨拙地飛舞,適巧進入了長濱鄉南竹湖社區。我將臉倚在活動中心前,瞻望這個依山面海的部落。它的原名「Pakara`ac」(阿美族語:巴卡拉阿滋),是以其先民在溪邊發現罕見的白螃蟹和第一任頭目的名稱合併而得;因而,「白螃蟹」最能彰顯部落的象徵。
我看到社區裡的族人用心打造一些裝置藝術,也種植花草和蔬果。無論是傳統舞蹈、手工藝品、咖啡,或是他們的一個微笑與期待,都讓我知道,世界在寬廣的目光中會變得更好。
沿著小徑走,我慢慢譜寫部落的故事。瞧,奮力滋長的翅果鐵刀木,莖頂的鮮黃色花序是那樣生機盎然,為這排家屋帶來幸福的圖彩。那座白色南竹湖天主堂在青山白雲的大氣中又是多麼聖潔光耀!而部落的聲音像首詩,橫跨時空,它歌給四季,歌給椰林、沙灘和山林……音調盡是溫柔,是祝福。
輕輕地,緩下腳步,便聽到了山的低語,風在舞踴。那一瞬,我不禁在教堂一隅旁聽││族人出於純良的、坦承的本性,率情而歌的聲音。那歌聲,竟喚起了我已淡忘數十多年前與父親手牽手去做禮拜中唱頌讚歌的柔情,突然覺得這也是一種幸福。
「你們要走了嗎?」有一笑容可掬的老婦親切地問。
「噢~不,還要一會兒,這裡真好。」我向她揮手致意。接著,風兒與我在巷弄中穿行,它開始講述這部落的每一細節。恍惚中,戰後初期的南竹湖天主堂影像逐漸顯現,有外國傳教士在部落裡發放麵粉、油或麻布袋、衣服等物資……這些陳舊的往事是部落裡老人家的共同記憶,也是這座天主堂迄今仍為族人信仰之所在。而今,這些遙遠的往事泛出些微幽光,卻讓我領悟到,這座面向大海的教堂,裡面有溫暖的光,有從不間斷地守護族人的傳教士,族人也愛這個教會,這就夠了。除此之外,部落裡有許多極富活力的族人更在風味餐和皮雕工藝上不斷學習、精進,讓旅人都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望不盡的海岸之前,車駛向出口,就會看到一大片金色沙灘。當海平線四周的浪花都成豎琴,一遍又一遍地彈出希望和歡送,直入我深情的眼瞳。走在寧靜中,陽光淺淺鐫在海面上……遂想起年少時,我也曾洋溢著夢想,而今那曩昔之夢變成海潮,微細的回憶緩緩向我湧來。我記得父親的容顏,也感覺到了教堂的樂音中那種平靜與安詳。啊,這一天,何等欣喜。我決定下次再多留片刻,讓這美好的記憶更豐富溫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