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1年11月28日

【花蓮小寫】山雪與發亮的樹◎文圖:李淑慧

圖一

原本目的是單一的,想看前一波極低溫寒流為山脈之巔所染白的一橫雪色。
雲氣散盡,天色透藍到彷彿直達神殿前的廣場。遠方,刷得極白的雪斧鑿似把山削出巨岩般分明的稜角和線條,讓人隔著千里仍感受那堅實的寒凍,皺褶處氤氳著隱隱然的天藍色。相對的,雖入深冬,近處的小山卻依舊蒼翠。
一幅幾筆純粹無瑕的大塊顏色畫作就此展開,如同一位冷靜而理性的畫家把人間完全屏棄││不全然因是雪給人冷的印象,若是大雪紛飛,你瑟縮著,也還是有個人間景象,你參與其中││勾勒出乾淨之極的大自然。就是這感覺,你無法參與,雪山之巔,極遠之地,只能遠遠觀賞那乾淨簡要的大而美。
陽光已曬得背部溫熱,一側轉身,不遠處的幾株樹因枝枒橫生而葉子又細小,讓陽光照得不遺一枝一葉,啊!竟似一樹黃金般的發亮。
太陽已上昇到某個角度,還有點仰角的照在橫斜著往上伸展的分枝與密生小葉上,一片金色光采,灑了滿樹的金屑,而你就在樹的不遠處。看著這有限時光所上演的迷幻劇,介於真實與非真實、擁有與無法擁有之間,它讓你感覺:這樣的靠近,看得到一些細小枯枝,踩得著掉下來的地面落葉,季節的往逝和詩意跟著流轉於心底的河,你知道你能貼身的參與其中,不論它站在這裡多久歲月,生長於斯,跟你一樣,終將歷經生命旅程的生成和死亡。
遠方絕對的美,讓你心跟著離開滾滾紅塵,貼近最乾淨的宇宙;平常而貼身的美麗,在短暫感動的剎那,讓你因參與其中而感覺紅塵雖滾滾,依然可愛。
本來單只是去看山雪的,額外多帶回來一排發亮的樹。
(圖記:寒流過後,偶然放晴回暖的早晨,天空完全無雲,在秀林鄉銅門村仁壽橋前的慕谷慕魚遊客中心廣場上,可以看見遠處奇萊山頂因寒流而積了雪《圖一‧2021/01/15》;而近處,陽光特別清澈,照得幾棵站成一排的小葉欖仁閃閃發亮《圖二》,對比了遠近、冷暖色系、大小不同的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