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1年11月28日

探究《列子》的智慧 ◎楊淑如

之一、天命與人命
宋代趙令畤《侯鯖錄.卷六》語之,「李白開元中謁宰相,封一板,上題曰:海上釣鼇客李白。……時相悚然。」;據傳唐朝開元年間,李白拜謁當朝宰相自詡「海上釣鰲客李白」。譬如李白記遊詩〈登高丘而望遠〉,行吟曰:「登高丘,望遠海。六鼇骨已霜,三山流安在?扶桑半摧折,白日沉光彩。銀台金闕如夢中, 秦皇漢武空相待。精衛費木石,黿鼉無所憑。……」唐朝詩人相關故事多如牛毛,可見李白行事浪漫隨性風格與大無畏之隱士風骨。
其典故原出自《列子.湯問》的寓言故事,古代中國神話描述整個龍伯國人民都是高大巨人;相傳龍伯國有一名巨人幾步就輕易跨過了大海,到達東海五座仙山所在,釣走馱山的六隻大鼇並燒灼龜甲占卜,使得兩座仙山因此沉沒。
《山海經‧大荒東經》中記載「有波谷山者,有大人之國」,晉朝郭璞在《河圖玉版》言:「龍伯國人,長三十丈,生萬八千歲而死。」說明大人國龍伯人普遍在三十丈以上,壽命一萬八千歲。檢視傳世古籍文獻,《山海經》、《列子》、《列仙傳》、《海內十洲記》、《拾遺記》等零散記載,可發現在這些片段、隨意、簡短中,其意象、情節如渤海、大壑、歸墟、巨鼇負山、龍伯大人等等,皆與海洋關係密切,蘊涵初民對海的浪漫想像、地理觀察,以及宇宙現象的描述和解釋。
傳說渤海東面不知幾億萬里的地方,有個很大的溝壑因沒有底而叫歸墟。那地方共計五座仙山:岱輿、員嶠、方壺山、瀛洲、蓬萊。山上的樓台宮殿都由金銀珠王建成,飛禽走獸皆純白顏色。珠玉寶石之樹長得密麻,花果味道鮮美吃下它能夠永遠長生不老。
另一方面由於五座山根並不相連,經常隨潮水的波浪移動無一刻能安然,天帝擔心這五座山流到最西邊去,使眾多的神仙失去居住的家園,於是命令海神禺強指揮,用十五隻大鼇將五座山頂住;分為三班,六萬年一換。五座仙山才開始穩定不再流動,但龍伯之國有個巨人,抬起腳沒走幾步就到了這五座山所在的地方,又一鉤就釣上六隻大鼇,合起來背了回家,然後燒灼大鼇骨頭來占卜吉凶。
於是,岱輿和員嶠兩座山便流到了最北邊,沉入了盈盈大海,神仙們無辜流離遷徙。天帝發怒,逐漸消減龍伯國的地域,逐漸縮小龍伯國人民的身材,但是到伏羲、神農氏的時代,龍伯國的人尚有幾十丈高。由此故事知曉龍伯國巨人先前非常高大,無疑寓言天命與人命亦會變化;也讓人體悟面對生命的無常以及無奈,更應該自況而表現出達觀之從容人生。
之二、生死意義
《紅樓夢》書中妙玉原為官宦人家的小姐,自幼多病故進了佛門。也因此得到了「氣質美如蘭,才華馥比仙」之讚譽。妙玉判詞裡的一幅畫,其實已經詮釋她的後半生,畫著一塊美玉落入泥垢。斷語著:欲潔何曾潔,云空未必空。可憐金玉質,終陷淖泥中。
靖藏本有一脂批:「妙玉偏僻處,此所謂過潔世同嫌也。他日瓜洲渡口勸懲,不哀哉!紅顏固不能不屈從枯骨」。引述北宋王安石〈泊船瓜洲〉,來佐證,瓜洲渡口自宋以來都是鄉愁象徵,故妙玉身不由己的結局,與瓜洲渡口有其寓意上的含義。但紅顏固不能不屈從枯骨,於「宗教」詞彙而言枯骨視為喪命之軀。古往今來文學描述了各種故事,雖常言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但追求富貴逸樂仍舊造成憂苦。如何面對生老病死課題梳理其心路歷程,則可藉由賞析體會人生。
借用《列子》所展現基本生死觀點的「且趣當生,奚遑死後」,人既無前世亦無來生,有生必然有死,而建立享樂的人生觀。縱情當身逸樂,並不求死後虛幻毀譽。「矜一時之毀譽,以焦苦其神形,要死後數百年中餘名,豈足潤枯骨?何生之樂哉?」(《列子‧楊朱》)。死者人之終,黃土一抔掩枯骨,活上百歲難得常見。依楊朱看法,人生苦短應享受生前歡樂,而不需顧及死後美譽;人終究一死且腐骨成堆,死後美名讚譽則無益於腐骨。
而此種生死觀奠基於天道觀及衍伸來之天命論,不僅是世俗重要的人生哲學,也反映了戰亂中切實的生命態度。「順性樂生以俟於死」就是《列子》一書所要呈現給世人的生死智慧。妙玉的茶品很高,茶具也多為稀有非俗之物,修行卻未斬斷情根。世難容曲子提到妙玉「青燈古殿人將老」。是否被強盜玷污?是不是嫁給老朽之人?或被賣入青樓淪為娼妓?總之,妙玉確實曾重返俗世一段時日。前半生她追求了一輩子的「潔」,為了生存卻不得已流落入骯髒紅塵,或許順性心動陷入逸樂,可那無緣於公子的美麗最終也會成為枯骨。正所謂百千萬劫難遭遇,大家皆應安身立命於正確之生死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