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1年04月22日

不求甚解 ◎王立中

陶淵明在〈五柳先生傳〉中寫道:「好讀書,不求甚解。」許多白話翻譯將「不求甚解」解釋為「不求深入;只求瞭解一個大概」。這種解釋雖有幾分道理,但似乎意味著不用心、敷衍了事;因而容易誤導學生的讀書態度。事實上,讀書若先前的基礎不紮實,愈到後來愈沒法念下去,愈覺沒趣;這樣將與前半句「好讀書」相衝突。
多數學者認為陶淵明所寫的五柳先生正是他本人。陶淵明的詩文以意取勝,無人能出其右,其治學難道會不嚴謹嗎?以其詩〈形影神〉為例。「形」悲嘆無法「長生不老」,「影」不願久居暗處、備受漠視,渴望「光榮」,「神」代表智慧及遠見,勸前二者順其自然,勿做非分之想。此詩比喻適當且三者所言恰如其分;顯示作者創意高妙,思惟嚴密周全。寫作既一絲不苟,讀書有可能不認真嗎?其〈擬挽歌辭之二〉寫道:「欲語口無音,欲視眼無光。」可見他運用文字的功力已達爐火純青、出神入化之境,這絕非治學草率的人所能達到。依其作品的特性看,唯有感同身受,刻骨銘心,他才會再三斟酌下筆。「不求甚解」既非指草率解讀,那究竟是什麼意思呢?孟子曰:「予豈好辯哉?予不得已也。」筆者雖不才,但願闡幽抉微,試作辯解。
筆者起初覺得淵明先生對「甚」字的使用有欠斟酌。及年事漸高、閱歷漸豐,才發覺其所言不差:解讀有幾個層次,層次愈高則境界愈高;此處「甚」字應解釋為「強求目前無法達到的境界」。即讀書應安於當下的能力、經驗及所在的境界,順其自然;能懂多少算多少,不應強求更高層次的理解;累積心得、經驗,經由成長,境界將自然提升,領悟的層次也隨之升高。譬如《紅樓夢》說:「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者癡,誰解其中味。」十幾歲的少年與五、六十歲的老人對此語會有不同的體認。教前者去瞭解後者的心得,由於缺乏人生閱歷,勉強揣摩的結果既不可能成熟,也不可能正確;徒勞無益。同樣地,欲研究高深的專業知識而無初等訓練做基礎亦不可能。
單憑解釋得通就認定拙譯符合作者的本意,似嫌武斷;仍應從陶淵明的其他作品中求證。「先師有遺訓,憂道不憂貧」〈癸卯歲始春懷古田舍二首.其二〉表明他是孔子的信徒。欲知其寫「不求甚解」的原意,只需從《論語》所錄孔子之言中找出意義與其最接近的詞語作答。「不知為不知」似為最佳選擇。其義大致與拙譯吻合。陶淵明寫「不求甚解」可能針對「不知為不知」有感而發,並引申其義:從上述境界的觀點看,「求甚解」帶有「偃苗助長」的意味;「強不知以為知」似嫌抽象,難見其弊,不如「求甚解」具體。是以「不求甚解」乃指讀書應步步踏實、循序漸進、點滴積聚,終有水到渠成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