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1年01月23日

花崗石上一片壯麗的文學風景 -訪金門小說家陳長慶 ◎辛金順

5
陳老孜孜不倦地創作,永久居於金門,守住島嶼母土,經歷了三十六年時代動盪與軍管時期的戰地,走過時代的歷史,也冷眼旁觀著解嚴與小三通後金門的變化,他與那些去島長居於台灣的金門寫作人不同,他是貼著金門日常感受著島嶼日日冷暖的牽動,在在體會金門當下生活情態的創作者,換句話說,是最接地氣的金門作家。他更關心金門文學創作的未來,以及在文學史的地位。
他認為,金門文學長久以來一直被視為台灣文學的邊陲,文學史家很少涉及,或擴大篇幅討論,最多只是粗略幾筆就橫掃過去,甚至因撰寫文學史的完全忽略,而成了存而不在,或在台灣文學史中缺席了。如在葉石濤的《台灣文學史綱》、彭瑞金的《台灣新文學運動四十年》,以及陳芳明的《台灣新文學史》等等,無視於金門戰地歷史與題材的獨特性,只因遠離本島,而成了邊緣文學的名稱。早期對這樣文學史的偏頗現象,會有所不滿,可是如今,卻也比較不太在意了。陳老說,現在只有不斷創作,寫出好的作品來,尤其是金、馬向來屬於軍伍島嶼,有足夠的獨特的戰地歷史與民俗風情,可以創作出台灣本島所沒有的內涵,因此「寫出我們的年代,寫出我們的使命」,總有一天會被文學史所看見的。
但陳老所掛念的,還是他所腳踏的土地,所生活的島嶼,七十多年,金門文學將何去何從?而且金門也沒有自己的文學史以記錄寫作人一路走來的足跡,不若台中、嘉義、高雄、彰化等地方,都有自己的區域文學史來紀載當地人的文學活動和創作成績,金門則在這方面闕如無為,有點可惜。所以當睿友學校被文化局重新整修後,設為金門睿友文學館,並委聘陳老出任首屆文學館館長,同時也在開館時,展覽了陳長慶文學作品集與創作手稿,讓金門文學先行者的陳老,在故鄉能有了一個可以被註解的身分與身世。陳老實際上是相當樂意為金門文學付出一分心力,因此睿友文學館定期展覽出了金門具有成就本土作家的手稿與作品,每次為期三個月,由此讓更多人去了解與認識這些作家的身影。更重要的是,金門文學需要推廣出去,這才是最重要的任務,而作為文學館長,陳老似乎還在構思如何展開更好的活動。他笑了笑,雖然文學館的經費極少,但需要做的事情,還是要做的。
只是對金門文學的將來,以及寫作上的培養,還是需要依靠集體努力,或大家的力量,一個人的能力畢竟有限,無法周全的去承擔所有的工作。陳老語重心長的說,一個地方若沒有文學與文化,即使多麼繁華進步與偉大,也沒有多少意義啊。金門是標榜文化立縣的地方,若不重視文學,則這座島嶼的精神就蕩然無存了。因此對陳老而言,文學的工作是需要看長遠,它與一般視覺藝術或影像藝術不同,無法立竿見影,立即看到效果,可是卻能沉潛為一道源遠流長的長流,開出兩岸的花草樹木與人文風景來。因此陳老似乎對文學館,以及金門文學充滿著無限期許。
而睿友文學館作為凝聚金門文學與作家的中心場域是否能夠成立?雖然縣政府撥下的活動資助款項極少,但文學館的功能還是要展現出來,除了作家手稿與作品展覽,也許也可以跟兩岸大學合作辦理研討會、講座,新書發表會,或座談等等,只是仍還胥視參與者的反應,以及活動資源和能力等等。畢竟文學是屬於比較靜態的活動,加上如果沒有資金的援助,即使有心,也是難為。陳老說完這些話,不免讓人感到理想歸理想,現實歸現實,一旦文學不太被重視,沒有經費的挹注,很難將水準提高,更難推廣出去了。(6之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