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1年01月18日

不小心的偷聽 ◎詹志超

我不是喜歡聽八卦或閒言閒語的人,但是那一天,卻無法停止不小心的偷聽……
一位約莫二十七、八歲身材嬌小、穿著時髦的女子,來到隔桌坐了下來,不時四顧張望著,並低頭看著手錶。我猜想,她大概是在找尋或等待另一個人吧!
不多時,來了一位年近四十穿著雅痞的男士,在犀利眼光快速的掃描之後,隨即也走近隔桌,從簡單的招呼中,我認定這兩位男女是初次見面,但幾句寒暄卻又像是很熟稔似的,這樣的關係讓我不得不好奇。
「學長出的書都是屬於什麼性質的?我想寫書出書的話,什麼書比較有市場?」「學妹想要寫書出書,我都OK啊!」突如其來的一段對話劃破寂靜,同時也開啟了我不得不偷聽的矛盾心情,為什麼呢?其一是因為女子的聲音尖銳而且節奏緊湊,我的耳朵被迫輸進這些話;其一是這段對話引起我極大的興趣與好奇,因為我正有想出書的念頭。
簡單的開場,我確認這一男一女是「學長老闆」與「出書學妹」的關係。
「我很喜歡劉墉的作品,從大學開始就很喜歡寫作,還得過獎;不過我什麼都寫,社會、親情、生活、評論、散文、小品,都難不倒我,但我最擅長的是愛情小說,特別是在愛情當中加入親情溫馨的元素,這樣才能讓人感動。」女子一點也不謙卑很有自信的表述自己的想法。我用餘光偷瞄學長老闆的神情,發現他只是聽著,看不出來讚同與否。
「愛情小說不錯啊!還蠻有市場,你可以先從這方面著手。」學長老闆簡單沉穩的回應。
「很有市場是什麼意思?是很暢銷嗎?還是很快就可以紅呢?暢銷作家大概可以賣到幾本書?我不喜歡這麼快就紅,因為人紅是非多!還有,紅了就必須辦簽書會,我討厭用真面目,我怕會遭到騷擾,我在臉書上每天都會發表看法,就有許多莫名其妙的人主動示好,所以,真的要辦簽書會,我一定要戴面具,像歌劇魅影一樣!」出書學妹像連珠炮似霹靂啪啦說個不停。
我再度用餘光偷瞄學長老闆的反應,感覺他「好像」若有所思……
「暢銷的定義沒個準,也許一週賣個一千本;當然想要暢銷也要看知名度,有些書是因為作家紅了,讀者就會全部買單。」
「很多網路作家,我都不怎麼欣賞,他們全是在網路熬了許多年才爆紅的。學長,我一次可以同時出幾本不同性質的書,而且用不同的筆名,試探市場的反應,這樣下一本書就可以按照這個方向努力;我的文才很廣泛,臉書、部落格、各種文章我都OK的!甚至我最擅長的愛情小說,也可以加些性愛的題材,這應該無所謂吧?而且大家都很喜歡這種內容的書,人性就是如此嘛!反正暢銷的書,一定要有個賣點,就像有許多書只是以書名吸引讀者的好奇一樣!」這次我不再偷瞄學長老闆了。
心想:好誇大的談話,這位出書學妹出書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我怎麼聽不出來一本書的「理想性」與「社會意義」。
「這恐怕不行!要先用心出第一本書,第一本如果市場反應差,就不會有老闆想出第二本了!」我似乎聽出學長老闆話中的暗示性。
「嗯……還是先寫一本愛情小說好了!我可以在裡面加點special的,然後書的封面再加上【十八禁】,應該會很暢銷的,等我紅了,我馬上準備出第二本書!」天哪!八字都還沒一撇呢!她已經認定自己必然是個暢銷書「紅」作家似的!這究竟是狂傲心裡作祟?還是強烈企圖心的展現?
「先不要急著想第二本書,第一本如果賣得不好,有哪些書商想賣第二本呢?求他都沒用,書商也想賺錢啊!學妹一定要先把第一本書搞好。」我聽得出來學長老闆的話中有著提醒或奉勸的意味。
在我不忍繼續偷聽並急於掙脫這索然無味的氛圍起身離開時,出書學妹那尖銳且節奏緊湊的聲音仍然不絕於耳,結果如何,自然不得而知。
走出店家後,喧雜的車聲終於淹沒方才盈盈在耳令人作嘔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