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0年12月12日

海豚的抗議 ◎黃培欽

海豚的抗議 圖/慕梅

「就這樣。」
「是啊,就這樣。」
「他們沒有傷害阿嬤?」
「沒有。」阿嬤笑著說,「人類大多數都是好人,都不會傷害海豚,只有極少數極少數的壞人才會傷害海豚、污染大海。我們不要因為少數人,便對所有人類產生仇恨心態。」
「原來是這樣。」由由說,終於有點懂了「所以我們要溝通的對象,是那多數的好人。」
「嗯,乖孫真聰明。」海豚阿嬤點頭。
「如果是和好人溝通,就不用擔心了,因為好人不會做壞事。」娜娜說。
「希望和我們同屬哺乳類動物的好人,可以幫我們去懲罰製造污染的壞人。」由由舉起胸鰭。
「是的,由由,阿嬤也是這麼希望。」海豚阿嬤喃喃自語:「希望溝通有效。」她也不確定人類聽不聽得懂海豚說的話?也不確定人類是不是會聽海豚的訴求,好好保護海洋?
如果溝通無效,海豚又該如何是好?人類的武力強大,海豚有辦法正面與之對決嗎?一個個的問號突然出現在海豚阿嬤的腦海,她暗暗心想,現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首先,還是先看看瓶鼻海豚的抗議行動再說。
  四
瓶鼻海豚的母子關係十分良好,除了帶領孩子親自參與這次的抗議行動外,她還約了數百隻親朋好友,集結在人類精心建築的人工港口外圍。這些海豚媽媽帶著小孩以尾鰭大力拍擊海面,擊出大片水花,彷彿海水經過加熱後的沸騰景象!她們嘴巴不斷嘶喊著:「抗議,抗議!請不要再污染海洋。拜託,拜託!請留給我們一個乾淨的生活空間。」
人類受到吸引,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紛紛來到港口邊緣紅白燈塔旁,欣賞瓶鼻海豚家族的擊水表演。他們七嘴八舌地討論,眉開眼笑……好像聽不懂海豚的抗議告白,其中有些民眾順手扔落飲料罐,明目張膽從事污染,毫不在意!
「你看,還有人亂丟飲料罐!」娜娜看得瞠目結舌。
「真是太可惡了。」由由鼻孔噴煙,滿腦子怒火大罵:「壞蛋。」
「哥,他們是不是聽不懂海豚說的話?」
「嗯,很有可能。」
「那該怎麼辦呢?」
「唉,其實我也不知道。」由由心想,如果人類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又怎麼能夠幫助他們、配合他們?
夕陽餘暉灑在瓶鼻海豚家族筋疲力盡的身影上,顯得特別感傷,感傷這群海豚已經喊到聲嘶力竭了,而人類卻「不明白」這是抗議、而非娛興節目表演。
  五
翌日旭陽初昇,和煦的光芒射穿層層陰霾。
隨著白茫雲霧漸漸散開,海水的溫度緩緩回升,變得暖和。
瓶鼻海豚的抗議行動失敗後,白肚仔開始積極指導由由各式「飛旋技巧」與跳躍訣竅。
白肚仔的體型結實,吻細長,尾鰭中央處有一凹痕,在尾椎末端更有一處微稜突起於尾鰭平面上。三層體色,背部灰黑色,肚淺白,唇黑。由由想起娜娜常說,爸爸很帥,英俊瀟灑萬豚莫敵。現在仔細一看,倒也不假。
除此之外,白肚仔也是海豚世界公認的超級大英雄!由由不清楚,為什麼大家都很敬重爸爸,只知道小時候,媽媽死於人類佈下的流刺網,而爸爸非但不報仇,還常常幫助發生船難的人類,回到岸邊。
由由不喜歡爸爸對他表現嚴肅,對人類表現懦弱。若不是因為阿嬤出這個餿主意,他才不想接近爸爸,甚至和爸爸說話呢!
「在想什麼?專心點。」白肚仔發現由由心不在焉,予以警告。他告訴由由,若想躍出水面三到四英呎高,就必須下潛蓄力,利用胸鰭、尾鰭和腰力一股作氣,衝出水面。隨後以身體縱軸為支點,迅速芭蕾旋舞,可以旋轉三次到七次左右。
接著,白肚仔示範水面跳躍與空中飛旋。再讓由由模仿、實作。幾個小時過後,由由已能躍出水面三英呎高,並且飛旋七百二十度。白肚仔呵呵大笑:「果然虎父無犬子!」深為由由的跳躍天份感到驕傲。
夜晚,嬌柔的月光灑在靛黑布幕的大海上,微風徐徐,幾聲高亢的鳥鳴穿畫寂寥。懸崖下的海灣,莊嚴肅穆的祈福法會上,海豚阿嬤凝神閉目,悄悄低語:「天上的月神呀,可要記得告訴妳的老公『太陽神』,保佑由由乖孫明天一早的抗議行動,平安順利。海神呀,可要記得告訴你的媽媽『大自然之母』,保佑由由乖孫明天一早的抗議行動,成功順利。更希望月神太陽神海神大自然之母,保佑我們海豚一族代代相傳,得以在海上快樂成長與健康生活。」她以尾鰭在由由週遭的海水猛拍,接著在由由的身體輕拍,最後緊緊擁抱。「乖孫啊,你一定要小心喔。」
「阿嬤,我一定會特別小心的。」由由依偎在阿嬤身邊,輕輕一吻。
海灣的另一頭,一道豚影不斷顫抖。白肚仔扶著一處礁石,不斷咳嗽,「喀,喀,喀……」咳出點點斑紅的血滴!
  六
天與海的交界渲出紫橘色顏料,沒多久半片黑夜消散,天空初露魚肚白。湛藍的海灣難得一大早便是豚聲鼎沸,大夥兒紛紛來為白肚仔和由由加油打氣。
「由由,加油。」
「你一定可以成功。」
「我們等候你的佳音喔。」
臨行前,白肚仔檢討上一次瓶鼻海豚家族抗議失敗的原因,作了以下歸納和建議:「第一、距離太遠,所以人類聽不清楚。第二、擊水聲音太雜太亂,『豚多嘴雜』嚴重影響抗議主題。」他對著由由叮嚀,要由由靠近剛出港的漁船,抓準時間在船頭使出「飛旋絕招」,並在空中大聲呼喊,清清楚楚說出我們的訴求。
「嗯,爸爸,我知道了。」由由點頭,兩眼明亮,血液熱呼呼的,心情是又興奮又緊張。
遠遠望著有漁船走出漁港,白肚仔說:「由由,我們該出發了。」他拍拍由由的肩膀,要他別擔心,「爸爸會跟在你後面。」
「嗯。」由由深吸一口氣後,迅速拍動尾鰭,向著漁船游去,敏捷的身影像是一道波浪,嘩啦啦充滿力與美。
「和船身要保持適當的距離,以免被船撞上……但又不能太遠離,要盡量靠近……」由由第一次那麼靠近漁船,泅泳的姿勢顯得有點僵硬,調整了好多次速度和距離,這才愈游愈順,並且愈來愈靠近船身。
「準備好了嗎?」白肚仔在旁問道。
「可以了。」
之後,由由在爸爸的指揮示意下,像是浪花般在船頭附近躍舞,吸引船員探頭關心。緊接著,屢屢跳出海面大喊:「抗議」。並從單純的魚躍動作到旋空芭蕾、連續翻轉七百二十度!停留在半空中的由由抓準瞬間時機,破空大喊:「拜託,不要再污染海洋了!」落水前,依稀可見倚靠船舷的眾多船員,嘖嘖稱奇。
紛紛擾擾攪出大片水花泡沫,由由浮出水面卻聽著眾多掌聲與一聲響亮的氣笛!他們齊聲拍手,嘴角呵呵大笑。
「原來,人類聽不懂我們的話。」心灰意冷的由由逐漸游離漁船,眼睛餘光瞥見爸爸接替他的位置,在船頭躍水,大喊:「抗議」!
一次又一次……一聲又一聲……
由由忽見爸爸豁力一衝,才剛衝出海面,便咳出一嘴的紅色血花,非但旋身飛轉沒有成功,還反遭龐大的漁船艦艏劇烈一撞,拋物線飛出數十英呎長!
「爸……」由由十萬火急衝上前,抱著奄奄一息的爸爸,疾速趕回海豚家族藏身的神秘海灣,「爸,你還好嗎?」
「爸,你可不要怎樣了……太陽神,海神呀,所有的神明啊,請們務必保佑我爸平安。」由由在心中不斷吶喊著。(4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