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0年08月15日

快速補強防禦能力 學者:魚叉飛彈配智慧水雷 給敵多重困境

台灣發展不對稱戰力準則 蕭美琴與美談買魚叉飛彈
 台北14日電
台灣正與美方討論軍購搭配魚叉飛彈的「岸防巡航飛彈系統」與智慧水雷,專家分析,魚叉等反艦飛彈與智慧水雷相互搭配,達到創造多重困境的目的,對台灣來說,短期內更是快速補強防禦能力的不對稱戰法。
駐美代表蕭美琴12日出席華府智庫視訊研討會時表示,整體防衛構想是台灣發展不對稱戰力準則,台灣正在與美方就軍購進行討論,包括「岸防巡航飛彈系統」(CDCM)與智慧水雷等都在討論之列。
 魚叉飛彈配置於自走車輛 更具機動性
「岸防巡航飛彈系統」(CDCM)部分,國防部副部長張哲平上將今年5月28日於立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上就曾證實,計劃採購魚叉反艦飛彈,配備於「岸防巡航飛彈系統」(CDCM),並部署在海軍海鋒大隊,魚叉飛彈配置於自走車輛更具機動性。
AGM-84魚叉為美軍現役主力高亞音速反艦飛彈,西元1979年服役至今,台灣雖有雄二亞音速反艦飛彈、雄三超音速反艦飛彈,但受限產能,國軍因此計劃向美採購陸基機動型魚叉飛彈,張哲平當時指出,若美方同意,預估約民國112年左右就能籌獲。
因此,未來如果成功採購陸基機動型魚叉飛彈,國軍將擁有空軍AGM-84空射型、海軍RGM-84艦射型、海軍UGM-84潛射型以及陸基等4款全系列魚叉飛彈。
 共軍難一次干擾兩種以上的飛彈尋標系統
國防部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學者蘇紫雲表示,未來若採購陸基魚叉飛彈,將可與雄風反艦飛彈相互搭配使用,原因在於共軍目前難以一次干擾兩種以上的飛彈尋標系統,且這些飛彈飛行高度大多在10公尺以下,即便擁有神盾系統的艦艇也難以發現。
蘇紫雲也提到,外界曾提出「中科院能夠自製,為何還要外購」的疑慮,但他認為,外購與國防自主是並列的,原因在於中科院的生產速度較慢,在這情況下採購戰備急需的魚叉飛彈能夠相輔相成;以美國為例,美方能自行生產反艦飛彈,但過去也曾向挪威採購飛彈,代表的就是軍備間的互補,這種做法並非台灣獨創。
智慧水雷部分,台海安全研析中心主任梅復興在臉書粉絲團表示,智慧水雷就是以JDAM衛星導航炸彈為基礎改裝而成的新一代「迅擊」水雷。據了解,國軍有意申購加裝滑翔翼套件的增程型,也就是所謂的Quickstrike-ER (QS-ER)。
梅復興指出,這種構型的水雷可由各型飛行器自相當距離外投放,以增加布雷作業的安全性。從3萬5000英尺高度投放時,QS-ER滑翔飛行射程可達74公里,並在GPS導引下精準定位布放。目前有500磅、2000磅兩種主要型號,以適應不同的載台與戰術應用。
梅復興說,空軍可投放這種水雷的載台至少包括現役的F-16、P-3C等機型。由於QS-ER基本上就是一枚空用炸彈,原則上幾乎任何具外掛(籌載重量合格)能力的飛機都可以攜載。
 擴展無人機戰術應用彈性
但梅復興也說,因需配合GPS導引,投放前究竟與飛機之間需要什麼程度的介面還不能確定,而其他快速機種 (例如經國號IDF或高教機等)能否投放尚待了解;此外,理論上,QS-ER亦可由大型無人飛行載具投放,以進一步降低對人員危險,也可同時擴展無人機戰術應用彈性。
蘇紫雲也提到,智慧水雷的平均成本低於6萬美元,戰史上來說,美軍在二戰末期曾對日本布放約1萬2000個水雷,命中率達到30%左右,是「低價、高效」的防禦武器。
蘇紫雲強調,例如魚叉等反艦飛彈與智慧水雷相互搭配,可以給敵人製造多重困境,這不僅只是美軍的方式,對台灣來說,短期內更是快速補強防禦能力的不對稱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