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0年07月05日

古畫中的盎然春意 ◎王立中

初春時節,路過公園。麻雀在遊樂區橡膠地墊上蹦跳、爭食、嬉戲;儘管遛狗者猛拉狗鏈,不使互相接近,兩隻狗兒仍為對方所吸引,猛力搖尾示好。花木引頸笑迎陽光的到來,開工造糧。
偶一抬頭,發現葉子在冬天掉光的樹木抽出新芽,整株一片嫩綠,不留舊葉痕跡。此景讓我邊走邊想起,曾見過古代畫作中有人僅在樹枝上打上許多點,好像將一把黑芝麻撒在樹上,當時百思莫解。一段距離後再回頭望樹,樹景正如畫景。這時才恍然大悟,點原來代表新芽。意外突破國畫限色的障礙,悟得古人表現「初春」的創意;正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喜不自勝,不禁發出會心的微笑。
正因這是自己的親身體驗,先有共鳴,後有驗證,印象格外深刻鮮明。比起他人直接告知答案,多一份參與感,多一份將答案視如己出的情誼,使得求解過程更形彌足珍貴。
藝術的真諦並不在收集美麗的花卉來裝飾自己,而在於提升對周遭日常事物的觀察,及對其精神面的鑑賞。就像研究甲骨文,不能只驚嘆其字型的怪異,而需探討文內含義;我們欣賞古畫,不宜以現有藝術創作工具的標準來批判古代繪畫藝術的缺失,因而抹煞古人嘔心瀝血的精心傑作。雖有時間隔閡、工具簡陋、習俗變遷等重重障礙,但仍能借助想像力超越它們,將心比心,解讀作者當時作畫的豐盈心態,進而探討其對藝術傳承的影響;這才是對古畫應有的態度。在上述體驗中,筆者雖屬後知後覺,但對類似的風景能與古代畫家產生共鳴,體會其表現「初春」的創意,興奮之情不言可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