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0年06月26日

專訪印尼獨眼肅貪英雄:我不會被邪惡罪行打垮

(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26日專電)印尼肅貪委員會(KPK)調查員諾維爾因遭潑酸,左眼幾近全盲,檢察官對2名涉案員警各求刑一年。
諾維爾質疑檢方包庇主謀,強調自己不會被邪惡罪行打垮。
諾維爾(Novel Baswedan)2017年4月11日清晨5時許到清真寺禱告後,在住家附近被騎機車的人士朝臉部潑硫酸。
經在雅加達搶救並赴新加坡治療,仍無法挽回他遭嚴重灼傷的左眼,而右眼能見度僅剩4至5成,臉部皮膚幸運復原。
他在新加坡治療10個月,返國受到熱烈歡迎,當時印尼媒體報導,民眾視他為肅貪英雄。
儘管視力微弱到與朋友擦肩而過都沒看見,他在2018年7月復職,繼續埋首肅貪工作。
「我不會被邪惡罪行打垮」。
諾維爾說,他現在閱讀資料常常要靠深度正度數眼鏡或同事協助,但他能用分析案情的能力辦案,希望鼓舞、帶領他的調查團隊更勇於肅貪。
案發後,警方直到2019年12月才逮補2名嫌犯,2人是印尼警察機動部隊(Mobile Brigade)的員警。
檢方在11日結案,對2人各求刑一年,刑度之輕引發各界譁然。
此案目前正由雅加達北區地方法院審理,預計近期將做出判決。
諾維爾22日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時指出,他對檢方求刑1年感到「失望」,但問題不只是輕度求刑,部分事實遭到檢方扭曲,檢方似乎在「包庇真正的主謀」。
諾維爾表示,案發前2天他家附近就有人在觀察,他們是一大群人,各有分工。
當天有涉案者曾向他的鄰居買東西,大約6至7位鄰居能認出他們,監視器也有錄下證據,但「有些證人和證據,檢方都刻意未檢視」。
這起案件當時在印尼引起震撼,印尼國家人權委員會(Komnas HAM)在2018年調查指出,攻擊諾維爾的動機與他在KPK調查很多備受矚目的疑似貪污案有關。
印尼媒體報導,檢察官費德瑞克(Fedrik Adhar)起訴時指出,涉案員警羅尼(Ronny Bugis)和拉瑪特(Rahmat Kadir)認為諾維爾是警察出身,在KPK卻鎖定警方調查,因此想給他教訓,本來要潑他的身體,卻「意外」潑到臉。
檢方考量他們承認犯行,且已向諾維爾道歉,各求刑一年。
印尼檢方以違法刑法第353條之2預謀虐待造成他人身體嚴重傷害的罪名起訴。
這項法條最高可求刑7年。
印尼許多時事評論者、網紅對起訴書不滿,在社群網站抨擊檢方,引發網友熱烈迴響。
也有國會議員有意要求檢察總長柏罕努丁(ST Burhanuddin)備詢。
KPK發言人阿里(Ali Fikri)則呼籲法院公平審理,對嫌犯判最重刑期。
印尼刑事訴訟法由檢察官代表國家追訴犯罪。
諾維爾的律師艾爾基法理(Alghiffari Aqsa)告訴中央社記者,「很不幸的,在這個案子,檢察官一直不願意與被害人合作」,諾維爾向檢方要求看起訴書,檢方到現在還沒有提供。
諾維爾表示,他擔心檢方的辦案方式,「將會助長更多對肅貪人員的暴力行為」,沒有公平的司法審判作為肅貪人員的後盾,肅貪人員也會憂心人身安全更沒有保障。
43歲的諾維爾是中爪哇三寶瓏人(Semerang),1998年自警察學校(Police academy)畢業後,在蘇門答臘島(Sumatra)的班古魯省(Bengkulu)擔任警察,2005年加入當時成立3年的肅貪委員會,成為調查員。
諾維爾指出,國家要進步,首先必須改善執法機關。
他說:「執法機關有很多貪污,理所當然是肅貪的優先重點。
」諾維爾說,他到KPK後常遭暴力威脅,被潑硫酸前至少受到3次肢體攻擊,收到死亡恐嚇,家人被監視,甚至有人被誤認為是他,而被打斷腿。
網路上也流傳毀謗他的謠言。
潑硫酸事件後,KPK主委阿古斯(Agus Rahardjo)等KPK委員家裡也曾遭丟擲汽油彈。
諾維爾說,很多KPK成員都曾受暴力攻擊,而這些案件的真相從未水落石出。
諾維爾指出,政府必須有徹查決心,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應組成獨立調查小組,任何對KPK的暴力行為都不能容許。
他也希望,未來如再有類似犯罪,都必須查明真相,肅貪人員才能更無所畏懼、更積極地打擊貪污。
貪污是印尼政府治理的嚴重問題,根據「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去年的報告,滿分100的全球清廉印象指數評比,印尼只有40,在180個國家或地區中排名85。
KPK成立至今已偵破數百件高官貪腐案,將數百名政治人物繩之以法,被認為是最受印尼民眾信賴的官方單位。
但佐科威去年9月趕在舊國會卸任前,主導迅速通過KPK組織法修法,讓KPK運作受到新成立的監督機制指揮,此舉飽受外界批評政府試圖弱化KPK。
諾維爾也說,新法讓肅貪工作更不容易,這非常不利於印尼未來的發展。
肅貪工作面對諸多困難,甚至可能危及生命,諾維爾說,害怕是一定會的,這是人性,但他不會被邪惡罪行打垮。
他強調:「做壞事的人有勇氣行惡,做好事的我們怎能害怕?」(編輯:周永捷)109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