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0年06月02日

外界無從得知的 新聞界的新聞史

圖:台灣新生報日文版總編輯吳金鍊,二二八事件時,每日大篇幅漢、日文對照,報導各地事件消息,被羅織「陰謀叛亂首要」罪名逮捕殺害。(圖:取材消失的台灣菁英)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系副教授陳順孝網誌「阿孝札記」

記者田德財/報導

台灣埋藏許多「新聞界的新聞史」,外界無法得知,輔仁大學新聞傳播系副教授陳順孝,在他的網誌「阿孝札記」中的「 新聞背後的歷史」五千多字文章中,揭露許多秘事,本報昨天獲得陳教授的授權同意轉錄若干精彩片段內容,以下是他的撰述摘要。

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發生初期,報紙對民眾多表同情,即使是隸屬於台灣行政長官宣傳委員會的新生報,也在三月一日社論「延平路事件感言」中,指摘引爆事件的專賣局緝查人員違法帶槍、隨便開槍,要求嚴辦。 然而,隨著國軍在三月八日登台,九日展開血腥鎮壓,十日各報全面停刊一天,十一日復刊時新聞言論丕變,如新生報十一日二版頭條說「國軍駐台係為消滅叛徒」,這是事件以來,第一次以「叛徒」稱呼群眾,十八日社論更批判「若干含有毒素的報紙的負責人……一味暴露祖國的弱點」,認為報紙負責人和日治時代「獻媚敵人」的人是二二八的禍首、台灣的罪人,這種批判媒體、批判民眾的社論連登了十九天。

在此同時,新生報總編輯吳金鍊、總經理阮朝日以及幹部林界、邱金山、蘇憲章、王天賞先後遭到捕殺,連抗戰有功、擁有「同少將」軍階的新生報社長李萬居都遭軍警毆打。

新生報以外的報紙更全面遭到查封,民報社長林茂生,中外日報社長林忠賢,大明報總編輯馬銳籌、主筆王孚國、編輯陳遜桂、文野,重建日報社長蘇春喈,人民導報前後任社長宋斐如、王添燈等人先後被捕、被殺。

事件結束時,全台只剩新生報一家報紙能夠營運,但社長李萬居被迫離去。 一九四九年國民政府遷台,以軍事戒嚴、動員戡亂的非常法制實施威權統治,並對報業進行嚴格的管制,一面在報社內部建立新聞黨部,並動用情治系統進行監控;一面以嚴苛的法令箝制新聞工作者,例如戒嚴法第三條規定為中共作正面宣傳的言論與著作、誹謗國家元首、煽動政府與人民的敵對情緒、違反反共國策者,都算煽動叛亂。 在此同時,還實施報禁政策,一來限制報紙張數,一九五○年只准出版一大張半,限制一家報紙只能設置一個印刷廠,不准跨地印刷,增加報紙跨地競爭的難度。威權統治下,報紙幾乎淪為歌功頌德的宣傳工具。一九七韙年四月五日蔣中正過世,各報報頭紅字全部改為黑字。

新聞工作者稍不小心,就可能觸怒當道,身陷囹圄。有案可稽者至少就有曾任中央日報總編輯的李荊蓀無期徒刑、中華日報南部版總編輯俞棘五年徒刑、新生報副總編輯單建周被逼跳樓自殺、新生報女記者沈嫄璋在調查局上吊、她的丈夫編輯姚勇來被判十二年、徵信新聞編輯吳博全坐牢兩年多、掃蕩報記者鄒曙槍斃、合眾社袁錦濤二年,公論報採訪主任的黃毅辛、民族報編輯唐達聰也先後被捕。

此外,民眾日報編輯林振霆,一九五七年,因到場採訪群眾包圍美國大使館事件,被情治單位認定「形跡可疑」、「陰謀擴大事件」,扣上匪諜帽子,判處無期徒刑。他的上海新聞專校在台同學戴獨行、朱傳譽、夏龢、嚴仲熊、李望、席淡霞、陸靜珍等人也遭牽連,入獄數月至數年。

根據國家安全局「歷年辦理匪案彙編」記載,他們被控滲透新聞界,具體罪狀包括:「發掘貪污新聞,以暴露政府弱點,利用黃色新聞,瓦解我固有道德,隨時打擊我民心士氣」,「報導新聞,故意利用錯字,…以淆亂視聽,為匪張目」。

連錯字都被當成匪諜罪證,可見當時報導環境之險惡。(授權文章出處:作者:陳順孝,現任輔仁大學新聞傳播系副教授;中國文化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私立輔仁大學新聞系學士,曾任自由時報頭版編輯、交通大學傳播研究所兼任講師、銘傳大學兼任講師 ,網誌「阿孝札記」討論公民新聞、獨立媒體、媒體創業、新聞編輯、數位敘事、媒體素養、新聞教育,輔大「生命力新聞」指導老師。網誌:https://axia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