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0年06月01日

翻山越嶺 客家人在後山闢出開闊天空 百年老鎮鳳林 留存珍貴文化記憶

圖:一九五○年鳳林中學校門口,右邊門柱刻「頂天立地」,左方刻「繼往開來」,兩旁另加「國家需要革命青年」、「青年需要革命教育」大標語 。(鳳中49 年畢業校友提供)

百年花蓮系列報導之十一

記者田德財/報導

 鳳林鎮是百年老鎮,根據日本時代戶籍資料,一八八七年葉步專入墾「六階鼻」(今山興),一八九九年有張細萬遷入,一九○○年許碧珠,一九○六年有張阿溪入墾,一九○七年有張阿匏落戶,他們都不約而同先搬到六階鼻,然後才找機會渡河來到鳳林庄,一九○八年入墾的饒永昌和吳坤,則是直接遷到鳳林庄開墾,至於日本官營或者私營而招徠的客家人,數量更是相當的多。這些早年為了生計,翻山越嶺來到後山的客家人,今天不僅在後山闢出了一片開闊的天空,更難能可貴地留存住了許多客家民族珍貴的文化。


最早是泰雅族和阿美族勢力的緩衝地帶


 依據鳳林鎮公所的資料,鳳林舊名「馬力勿」,為泰雅族語上坡的意思。這裡最早是泰雅族和阿美族勢力的緩衝地帶,清代未葉開始有漢人入墾,客家人也在清末來到此地,到了日本時代初期便墾拓成獨立聚落,其中尤以長橋里為濫觴,直到今天仍是花東縱谷中最「純」的客家庄。

 依鳳林鎮所的資料,鳳林的開發史饒永昌是名重要人物,一八八○年於苗栗縣頭份鎮出生,幼年家貧當牧童,依靠親友供醬菜過日子,一九○五年槍匹馬,由基隆坐船到花蓮外海,再乘竹筏登陸,結識二位阿美族人,欲到玉里發展,路過溪口一帶遇到原住民出草 (高山族下山殺人頭)追殺,二位阿美族人飛奔逃命,饒永昌潛入草叢中躲過一劫。


鳳林開發史上 饒永昌是名重要人物


 饒永昌逃到鳳林發現鄰近原始林以樟腦樹為多,土地平坦又肥沃,認可開發的處女地很多,事後立志開發鳳林,回家鄉頭份鎮招兵買 馬,帶領一大批的「腦丁」(蒸餾樟腦油的工人)和「隘勇」(保護產業的勇士)等人員到鳳林落腳發展。

 饒永昌向政府申請樟腦事業登記及專賣品獨家生意,因其有旺盛的事業奮發鬥志,當時可說只要有樟腦樹的地方,就有「腦丁」,和「隘勇」的蹤跡。 鳳林有兩個地方具有歷史悠久的「土名稱」,一個是「車路背」,一個是「會社」,其中「車路背」在鐵路的西邊,早年沒有街名,只稱鳳明里(後改鳳義里),由於是鐵路鐵路的西邊,就稱為「車路背」。

 當地的居民以徐姓和陳姓為多的原因,主要是當時饒永昌率領一批「腦丁」和「隘勇」青年來到鳳林開墾後,饒永昌的「總管」鄧阿秀每年利用回栗頭份家鄉掃墓之便招募一些同鄉來鳳林工作。 有一年鄧阿秀回家鄉遊玩時,看到姐姐和外甥(徐秀春)生活困苦之,勸姐姐和外甥一起來鳳林謀生打拚;另外發現住在新竹縣峨眉鄉的妹妹和妹夫(陳德旺),在大家族分家時,分到的土地少又貧瘠,生活困苦,也一起邀請妹妹和妹夫一同到鳳林謀生打拼。

 鄧阿秀先後帶姐姐、外甥、妹妹、妹夫一同到鳳林創業,徐、陳倆家人到鳳林後,在鄧阿秀的安排下,努力工作,沒有幾年的工夫,創下一點事業。回家鄉探親及掃墓時,家鄉的親朋好友,看到徐、陳倆家人,到花蓮縣鳳林,創業有成紛紛要求,帶他們來鳳林投靠,以後繼續另外一批的來投靠,一批又一批的 來,所以「車路背」就成徐、陳兩姓人親戚的部落,故有人稱鳳林好像小頭份。之後,陳家出了陳德生(今陳素嬰老師的祖父)當選過鳳林鎮長,徐家出了徐輝國,當選過省議員。


「會社」是指現在鳳林鎮鳳仁里第二、三鄰地區


 至於「會社」是指現在鳳林鎮鳳仁里第二、三鄰地區,早年年輕的林泉安,從新竹縣竹東到鳳林創業,服務於日據時代台灣鹽糖株式會社(台灣糖業公司的前身)鳳林原料事務所。 當時種植甘蔗需要很多工人,林泉安回故鄉竹東招募工人,他的內外親戚朋友因而跟隨前來,大家就在事務所附近搭建工寮,從事會社種植甘蔗及農耕生活。

 林泉安事業有成,又好客,經常殺雞、殺鴨、殺豬招待他們,從前沒有冰箱時代,吃剩下的豬肉只好用鹽醃起來以免壞掉。這些親朋好友留下來一同開發工作。從此鳳林人稱此地區為「會社」而居此地區之居民九成為林、鍾兩姓人家。

圖:民國九年五月,廢除舊制書房,成為「太巴塱公學校分校」,民國十年四月獨立為「花蓮港廳立鳳林公學校」,並先後設林田、萬里橋、北林、鳳信、鳳仁等分校,民國卅年八月一日改名為「鳳林西國民學校」,台灣光復後改為「花蓮縣立鳳林國民學校」,民國五十七年改稱「花蓮縣立鳳林國民小學」。圖為當年鳳林公學校門口。 (取材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