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0年05月30日

通姦除罪,然後呢?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昨天做出最新釋憲,裁定刑法通姦罪、刑事訴訟法第二三九條但書都違憲、失效,台灣從此完成「通姦除罪化」。雖然這已是全球多數國家的通例,但對重視婚姻與家庭的傳統價值,仍將帶來衝擊,需要調適與面對。
  「通姦除罪化」在台灣社會已討論多年,贊成與反對者各執一詞,民眾亦乏共識,但大法官會議釋憲後,已一錘定音,反對者只能接受。反對團體領導人昨天就氣餒坦言,就算再抗爭一百次也沒有用。雖然以司法權對民意尚乏共識的社會重大爭議代位做決定,是否切合民主時代以民意為尊的價值?若採公投決定是否更和民主社會凡事取決於公意的原則?但大法官會議一經釋憲,台灣社會即已宣告「通姦除罪化」,自無疑義。
  於是,因此一罪刑而繫獄者,可以出獄,還在司法程序中的則停止審判,「通姦」污帽立即可以摘除。但我們的社會會不會因為「通姦除罪化」,造成婚姻外性關係普遍化,「小三」、「小王」滿街走,對婚姻應有的忠誠度大受衝擊?乃至對家庭的責任感弱化?讓婚姻關係的維繫更為艱難?甚至造成不婚的想法更為擴散?確實也非沒有隱憂。
  衡諸「通姦除罪化」法理,源自西方社會從個人主義而來的自主權意識。大法官會議因而主張禁止有配偶者與第三者間發生性行為對個人的自主決定是否及與何人發生性行為的性行為自由,也就是性自主權所為之限制。而性自主權與個人的人格有不可分離之關係,為個人自主權保障一環,與人性尊嚴密切相關,是憲法二十二條保障的基本權。
  我國社會的基礎單元並非建立在個人身上,而是在家庭。有婚姻才能組建家庭,保有完整的婚姻關係,才能建構完好的家庭。因此,長久以來,這個社會不缺「通姦」,但違反社會價值,因而要受到法律制裁。此所以反對「通姦除罪化」,也在民意佔有相當的支持度。但審諸鄰近國家中,如日本、韓國及中國,均已「通姦除罪化」,台灣走向這一步,也勢所必然。
  基於法治國的原則,大法官會議既已完成「通姦除罪化」的釋憲,就給社會標定了新的秩序指標,國人無須再糾結。但大法官釋憲可以解決糾纏多年的爭議,社會因此所引發的效應,卻非大法官會議所關注。但是做為領導國家的政府,就不能不就可能引發的效應,有所綢繆與因應。特別是「通姦除罪化」後,婚姻的約束力勢必弱化,年輕世代因為不信任婚姻而「不婚」,則國家因為「不婚族」增加,更增少子化所形成的國安危機,就不能淡然以對了。
  要言之,「通姦有罪」在社會上曾衍生出問題,「通姦除罪化」後的社會也勢必衍生新的問題。但大法官釋憲,讓社會重大爭議不致懸而未決,總是好事。我們期待司法院,盤點還有多少請求釋憲案,就其重輕急緩,加速釋憲,早日解疑止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