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0年05月28日

東台灣能成新金融中心嗎? 陳滄和

中共第13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排定審議「港版國安法」,此舉驚動港人及全球各國。金融市場為之劇烈震盪,香港人心惶惶。關注國際局勢情勢之花東鄉親,已有多人在社群網路倡議,主張東台灣應該把握這機會,積極爭取香港資金與人才移民花東,推動東台灣成為新的亞洲金融中心。
中共人大審議「港版國安法」訊息一經披露,當天港股立即應聲大跌1,349點,終場收在22,930點,直接摜破恆生指數23,000點關口,跌幅高達5.56%,寫下近五年來單日最大單跌幅。同日美股也同步反映,道瓊跌約百點,油價挫跌,金價與美元同步走高。
諸多國際金融研究機構分析,如果中共違背一國兩制承諾,否定維持香港五十年不變之約定,直接介入控管港民,香港必然喪失當前身為亞洲金融中心地位。以此觀之,花東鄉親倡議取代香港地位之言論,並非隨興而起。尤其花東兩縣擁有遼闊土地空間,相對低廉之地價成本,且也具備國際港與國際機場,可與全球各大城市直航往來,確實具備發展亞太金融中心的部分條件。
然而除了我們樂觀認定的交通與地理優勢之外,不可忽略建構金融中心所需的必要條件。香港得以成為東方之珠,全球各國政府及企業,紛紛設定香港為亞太發展之核心基地,最主要的理由在於港府提供國際貿易、稅賦與金融商品流動極大的自由空間,這與台灣現況存在極大的落差。
我國政府向來以防弊及政府強勢介入管制為優先,透過層層堆疊的控管系統,建構台灣金融安全體系。台灣不論在法令、政策、金融市場管理實務、乃至開放國際人才等均相對保守,並不具備躋身亞太國際金融中心的條件。近期港人申請來台投資移民案數量暴增,我國中央政府立即採取嚴審態度,深怕過多香港居民移入台灣,將擠壓國人的工作及生活空間,擔心港資造成國內物價波動。
由此可知,推動東台灣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前提必須架構特定專區,提供專區內全套更加寬鬆開放的法令及政策。很遺憾地,暫甭提所謂的國際金融中心,我國推動的實驗性自由貿易港政策,並未納入花蓮港,更遑論國際金融中心。簡言之,東台灣雖然具備創新開發的地理條件,但是政府消極保守的思維,層層法令綁手綁腳,花東邁向國際金融中心之路仍只停留於想像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