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20年03月19日

鱉溪治理 讓生態物種找到回家的路

圖:九河局長謝明昌(右四)、花蓮林管處副處長王怡靖(左一)與當地民眾一起下田體驗補秧。

九河局辦理省水栽培實驗及與學童共學活動

記者何國豐/報導  

位於富里鄉的鱉溪,蜿蜒及青翠的稻田形成美麗的景觀,是臺灣少數流經社區、貼近居民生活的溪流。怎樣的鱉溪符合居民的印象?與其專家規劃,不如聽聽居民意見!為此,經濟部水利署第九河川局搭建與居民溝通的治理平臺。不但首創河川治理線由居民提議,並以共學方式,處理過去興建的取水攔河堰,在鱉溪永豐流域舉辦「水稻省水栽培實驗及與學童共學河川環境」,活動中第九河川局長謝明昌、花蓮林管處副處長王怡靖及代表富里鄉長陳榮聰出席的建設課長陳培仁,一起下田體驗補秧。  

九河局長謝明昌表示,鱉溪是臺灣少數幾條以動物命名的溪流,早年因鱉群出沒而得名;因較少受人為城鎮開發影響,保留豐富而多樣的生態及特殊的地景環境,是野生動植物僅存的重要棲地。又因匯流到秀姑巒溪、屬於支流,而具備中央河川的身分。早期河川治理缺乏生態觀念,以前為了抬高水位取水、灌溉水田,在鱉溪主要河道到匯流口之間做了攔河堰、固床工,導致河床掏刷,更阻攔洄游生物回家;溪床天然的大石頭,也都拿來當田埂、護岸,而愈來愈少見了。  

對於居民認同還水於河,讓河川恢復生命力、減少水泥構造物,但既有的攔河堰怎麼處理,要能增加魚類棲地,又不影響既有的生態,卻是大學問。社區文史工作者張振岳指出,以前為了取水方便做成階梯狀河床,卻使魚蝦無法洄游;但做壩有其理由,石樑工法是拆掉攔河堰後,改以人工堆積,減少河床落差。黃郅達認為,石樑工法一短期或許無法看出效果,但這種工法比較自然健康。  

日前參加社區說明會中鄉長陳榮聰指出,鱉溪位於花蓮縣境內,因昔日鱉的蹤跡隨處可見而得名,其發源於海岸山脈,為秀姑巒溪上游長流性支流,主流沿山谷北流,並於富里鄉石平橋附近匯入秀姑巒溪。主流長約十七公里,河道蜿蜒曲折,沿線散佈著大小不一的河谷。中上游坡陡峭,週邊林相覆蓋良好。  

鱉溪主流於石門附近進入花東縱谷平原,坡度減緩,河道型態轉為蜿蜒曲折,河幅也較寬。流域終年水量豐沛,水域生態十分豐富,物種包括菊池氏細鯽等東部原生魚種。九河局進行相關生態調查及復育規劃等作業,透過整體環境營造規劃進行生態、景觀及環境營造工程,以實現生態復育,重建社區與鱉溪的日常連繫,削減河道內災害。陳榮聰感謝河川局及林管處的協助透過地方說明會,以意見交流收集方式,凝聚地方對於鱉溪環境營造規劃共識,共織鱉溪環境營造的未來願景,讓地方河川重現生態與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