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12月16日

南濱公園勒石 揭花蓮開拓史

圖:勒石所刻南濱憶往碑文,花蓮縣政府管養良好,碑文清淅。 (記者田德財/攝)

市公所立碑 內容請張政勝撰 句句有根據的史料

記者田德財/報導

 花蓮耆老張政勝老師,獲客委會頒贈「客家專業獎章」殊榮,其中的貢獻事跡之一是指「協助花蓮市公所於南濱公園(今名太平洋公園)勒石「南濱憶往」揭開花蓮開拓史篇。 這塊勒石高約二公尺半,寬約三公尺,厚約八十公分,是一○六年時任花蓮市長的蔡啟塔倡議興建,由森田造景承製,迎東面刻「南濱公園」四字,西面則刻「南演憶往」碑文約一千字,內容請張政勝撰,字有來歷,句句有根據的史料,花蓮縣政府管養良好,碑文清淅;碑文全文如下: 台灣從荷蘭、西班牙以至明鄭到清朝統治期間,東部因為地形險峻及清朝的封山禁令,除了原住民外,未見漢人足跡。直到民國前一百年(嘉慶十七年、一八一二),原住民以鹿茸等物向宜蘭漢人交換日用品後,才開啟了漢人移民東後山的史頁。

 雖然封山禁令未開,漢人對後山水土不服,但是東部肥沃的田野,仍然吸引許多漢人冒險東征墾殖,他們就在當時稱為「花蓮港 」的地方上岸,也就是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南濱」一帶,民國前五十五年(咸豐七年、一八五七)三十餘漢人由噶瑪蘭遷移南濱附近,建茅屋十五、六戶蔚成村,揭開花蓮農業聚落的序幕。


道路未開通前 花蓮多依賴海運


 花蓮在道路未開通前,對內對外交通工具大多依賴海運,以南濱為進出門戶,當時東部長達數百公里的海岸線,只有南濱沿岸五、六公里處和台東成廣澳可以停泊輪船,要從海上登陸或由陸地上船更是困難,所有的大船必須停泊在數公里外海,再以小型舢舨接駁上岸(船)。

 日治時期,總督府還規畫花蓮溪口到美崙溪 口為輪船的停泊站,當時的輪船以燒煤為動力,俗稱「火船」,初為民國前十年(明治卅二年,一九二)的大阪商船株式會社海輪,宜蘭線鐵路通車後,為民國十四年(大正十四年,一九二五)的宮崎丸航行於花蓮港 與蘇澳之間。

 使花蓮和台北得以聯絡。接駁的舢舨被稱為「駁仔船」,雇用阿美族人搬運貨物。 所謂的「花蓮港 」只是一處上岸(船)的海灘,加上花蓮海象非常不穩定,尤其是遇到強勁的颱風或東北季風,接駁船上老弱婦孺的驚叫聲不絕於耳,驚濤駭浪更是經常造成翻船,人貨盡失,使得花蓮海運成本居高不下,後來才有在美崙溪 以北以人工築港,建立今日花蓮港 的計畫。

 花蓮港於民國二十八年(昭和十四年、一九三九)竣工通航,習稱「築港」,因此南濱又被稱「舊港」。


「南濱仔」花市百年前發祥地


 因為地利之便,南濱海岸的地區發展出舊稱「南濱仔」的市集,日人興建鐵路延伸到岸邊,共且開築一條道路,銜接今日的中山 路及吊橋南跨七腳川入海口 ,當時「南濱仔」已有百餘戶住宅、石油倉庫、飲食店、雜貨店、水上警察官吏派出所、梅野清太投資的發電廠及屠宰場等設施,可說是花蓮市百年前最早的發祥地。

 昔日的南濱海灘長約一、二百公尺,現在退縮到只剩防波堤及消波塊,南濱也在民國七十二年間以廢棄土石填灘的方式闢建為名聞遐邇的南濱公園 。今昔之比真是天差地遠,如今再也找不到任何可供回憶的遺蹟,為了讓後人瞭解先人篳蕗藍縷的拓荒精神,特別刻石撰文紀錄當時的景象,以供後人追憶南濱的過往。           花蓮市公所 立碑二○○七、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