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10月19日

【河南行腳】之三 白園裡懷香山居士 ◎圖.文:吳當

白居易坐像及室內一景

白居易是中唐著名詩人,在文學上倡導新樂府運動,主張文章合為時而著,詩歌合為事而作,一生作品多為感嘆時世、反映民生疾苦。他的長詩如〈長恨歌〉、〈琵琶行〉可說是家喻戶曉、傳誦千古。
白氏晚年定居洛陽履道里十八年,在龍門修香山寺,自號為「香山居士」,常與劉禹錫唱和,曾與胡杲等人舉行「七老會」,並與如滿、李元爽合畫成「九老圖」,閒適、放達的生活為後人所稱道。七十五歲(西元八四六年)卒於此,葬於龍門東山琵琶峰頂,後人稱之為「白園」。
在大陸各地旅遊時,除了自然風光,更喜歡拜訪人文風情,對文人昔日的故居與遺跡更不願錯過。十八年前曾至河南一遊,在龍門石窟欣賞了一千餘年前佛教的造像,感受了萬千的佛光,望向龍門對面東山樹林間隱約露出的佛寺,我知道那是白居易晚年流連的香山寺,只是當時龍門石窟西山和東山旅遊路線並未結合,還要搭車過伊河專程去拜訪,旅行團行旅匆匆,沒有將這冷門的景點排進,我只能失望的與香山寺和白園差肩而過。這次舊地重遊,特別安排了拜訪白園的活動。抵達龍門石窟,才知道西山與東山已連成一條旅遊路線,遊客要徒步從西山的龍門石窟走過伊水橋到東山,經香山寺、白園到停車場再離開,心中不禁大喜。
龍門景區經過精心的規劃整理,已有了十分優雅的面貌:昔日略顯荒涼的伊水河已築成了攔水壩,伊水在此變成一條寬敞清澈的大河,河岸楊依依,飄飛著柳絮,令人覺得詩情畫意。看完精彩的龍門石窟佛像,從盡頭過伊水橋,望著兩岸綠意盎然、河水泱泱,心情有無限舒暢,再望向對面的石窟群,彷彿密密麻麻的蜂窩,遙想千餘年前先人開鑿洞窟的虔敬與恆心,不禁有無限感動。行走在東山綠化得十分漂亮的大道上,佛光與大自然交相輝映的氣息,讓人有天上人間之感。
一路走一路欣賞迷人的景色,約三公里的路程並不覺得累,但因時間關係,過香山寺時並未進入參觀,直接來到白園門口。我心中有些激動,即將要圓十八年前的夢了,焉有不興奮的道理。
白園規模並不大,屬於小巧玲瓏的山林景觀,山徑僅容兩人差肩而過。漫步其中,先欣賞幾叢修竹,寓有高風亮節之意,接著是一潭綠水,水從岩石上傾瀉而下,清脆的水聲加上習習的山風,有洗滌心靈的效果。站在綠蔭籠罩的山坡,彷彿來到一座天然的冷氣房,被龍門石窟擁擠的人潮所激發的煩躁心情,以及從西山走到東山的長路奔波疲乏,都已經煙消雲散。
行了約莫一百公尺便是「香山茶社」,在樹林間擺設了許多茶桌,供遊客們坐下品茗,享受浮生半日閒。左邊是「樂天堂」,裡裡頭有漢白玉雕刻的白居易坐像,白氏右手撫膝,左手觸地,慈祥的面容與牆上懸掛的兩捲書法十分相配,右聯是「爭得大裘千萬丈與君都蓋洛陽城」寫的是他為天下蒼生謀福利的胸襟,左聯是「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寫的是他立身處世的原則。還有個玻璃櫃,裡頭有幾件仿製的陶製器物,標示為履道里白居易故里出土文物,這些器物都是極為簡單粗陋的物品,符合白氏一生清貧的生活。
出了樂天堂,我到茶社旁的聽泉居逛逛,上頭有一長廊,放置刻有詩人的作品,包括長詩〈琵琶行〉、〈長恨歌〉,以及家喻戶曉的樂府詩作、五言絕句與律詩,在這幽靜的山林間,散發著白樂天作品動人的文學芬芳,讓人在舒放心靈的同時,也能體會詩人晚年在此的放達胸懷,實在令人有無限的懷念。
白園內有一座白居易墳塚,聽說只是衣冠塚,不過我進白園只是想領略白氏文學遺風,無意造訪墳塚,在山徑上稍微踅了一圈,便循原路返回。小小山林裡的一小時盤桓,懷想香山居士的一生,不太順意的仕途,卻有極為豐碩的文學成果,以及不少為人稱頌的政績。還是立在白園左側門口由嵩石撰文楊嵐書寫的「重修白居易墓園記」寫得好:「晚年十八載居洛陽履道里,與嵩山僧如滿等結九老社,出入香山吟詠林泉,施家財鑿龍門九峭石開八節灘,重修香山寺」、「樂天任杭州刺史,濬六井築湖堤灌田千頃,言欲做大裘暖如陽春展覆杭州人。歸洛後,又云爭得大裘長萬丈與君都蓋洛陽城,暮年仍抱負安得萬里裘……」(節錄),與杜甫的〈茅屋為秋風所破歌〉:「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有相同的抱負與胸襟。其中有關鑿龍門石灘部分,白氏曾有〈開龍門八節石灘詩二首〉詩誌之:「鐵鑿金鎚殷若雷,八灘九石劍棱摧。竹篙桂楫飛如箭,百筏千艘魚貫來。振錫導師憑眾力,揮金退傅施家財。他時相逐四方去,莫慮塵沙路不開。」「七十三翁旦暮身,誓開險路作通津。夜舟過此無傾覆,朝脛從今免苦辛。十里叱灘變河漢,八寒陰獄化陽春。我身雖歿心長在,暗施慈悲與後人。」可謂最佳的史料與文學見證。
白園裡沒有宏偉的建築,唯有山徑幽林清泉與岩石,來到此地,彷彿穿越了時光隧道,可以遙想白氏當年在此逍遙度日,卻又心繫天下蒼生的悲憫情懷。在清涼的山風中讀著他的詩作,心已經和一千餘年前的白樂天融合在一起了,不是嗎?「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遠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孫去,萋萋滿別情。」〈賦得古原草送別〉年僅十五、六歲的白居易以此詩在長安做為晉身之階,為顧況所賞識,從此聲名大噪,開啟了一生創作三千餘首作品的榮耀時光,成為中唐最重要的詩人之一,白園裡長眠著的就是這位偉大的詩人,散放著迷人的風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