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10月19日

念粽情 ◎郎英

五月五,慶端午,看龍舟,啖肉粽。市場攤位掛起串串香粽,肉粽、素粽、甜粽、鹹粽、辣粽還有冰糬粽,不管是呷粗飽的傳統粽,或是嚐巧味的創意粽,咬一口當下,盡是思念家人與期盼團聚的情懷。
小時候,靠近端午佳節前夕,家裡的女人就開始忙碌起來。客廳一隅排列幾把長板凳,擺上大大小小的圓型盆子,有靈魂主角│糯米或油飯,有銷魂配角│三層肉、魯肉塊、花生、蓮子、蝦米、蛋黃等,各式配料琳瑯滿目,像個小吃市集,大人忙著包肉粽,小孩忙著偷吃餡,好不熱鬧。
以前的媳婦真厲害,炊煮炒炸樣樣行,搓湯圓、包肉粽也都自己來。看她們捲起衣袖褲管,一雙手忙碌得像八爪章魚般迅速舀米撿料,邊捏邊包,不一會兒,一顆顆胖嘟嘟圓滾滾的肉粽,逐粒上架。每包完一串,小蘿蔔頭就扮演快遞角色,拎著跑進廚房放入蒸籠等待烹煮。
大鼎在灶上發出咕嚕咕嚕聲響,冒出氤氳飄渺白煙,鍋蓋也不甘寂寞的全身顫動,隨著眼前迷濛濃霧,守在爐旁的我早已汗水淋漓,但卻怎麼也挪不開腳步,因為緩緩飄送出來的陣陣香氣,像強大磁鐵牢牢把我吸黏在那兒。
終於盼到它們泡完澡起鍋了,熱騰騰的肉粽串被撈出來風乾,顧不得燙,率先嚐鮮,嘴裡一邊喊「燒」,手裡一邊又捧又拋,然後以疾速動作剝開粽葉,露出油亮亮糯米山,迫不及待地朝錐尖處咬下去……「好燙好燙,好吃好吃」,舌頭和粽料大玩黏巴達,一口接一口,還一粒皆一粒,欲罷不能。
現在家裡自己備料包粽的場景不再,老一輩的體力衰退,不堪勞累,年輕一代的遠庖廚,未得真傳。想吃粽,外面買,速食文化便利生活,有錢就能享受美味,即使非節慶季節也照樣能解饞,想吃就能吃確實方便多了,但總覺得少了那分家鄉味道與渴望滋味。
前些年還會從大姑或弟妹娘家那兒,分贈一兩串自製肉粽,喜悅心情難以言喻。因為那不單單只是裹腹的肉粽,還揉進了親人的關懷與問候,吃起來特別有味道。
前天午餐時刻,看見同事拿著空碗前來打菜,手腕上掛著一顆肉粽,晃呀晃的,立刻吸引我的目光,忍不住開口搭訕:「買的?還是包的?」
她笑得很燦爛回答說:「鄉下老媽包的,家裡還有好多,這顆給你嚐嚐。」
我連忙道謝,也毫不客氣的接了過來,一口肉粽一口熱湯,嘴裡心裡都熱呼呼的,既滿足又幸福地分享著好友母親的愛心與關心。那頓豐盛午餐,吃得真是津津有味,也撩起我不少難忘往事。
記得以前端午節時,媽媽除了準備肉粽拜神明祭祖先也填飽囝子嘴口,還會特地買幾顆粳粽,那是媽媽偏愛美食。粳粽,又叫鹼粽,金黃色、有彈性,食用時習慣淋上糖漿醬汁或沾些砂糖,口味不少,媽媽就喜歡原味不包餡的。
有一回我試著吃一口,冰冰涼涼的,黏黏糊糊的,實在和燒肉粽口感迥異,很難將它和美食連在一塊兒,可是媽媽就愛這一味,每到端午佳節,冰箱裡總能見到它的身影。
這天瞧見店家販賣品項裡也有粳粽,雖不是很喜歡吃,卻也買了一粒。它還是那個味道,冰涼Q彈,可是媽媽已經不在,不能買來孝敬她,看她大快朵頤的滿足模樣,那麼就由我代替她,細口品嚐,一口甜粽一口思念,祝福她與爸爸在天之隅快樂歡度端午佳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