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10月18日

輓歌訴與誰 ◎寒冰

~~結緣四十載 輓歌訴與誰 曲終情未了 魂夢當依傍~~
 ││ 寫在《心永相繫情常伴》一書之前
天空中飄散著哀樂的迴音,祭儀莊嚴肅穆的進行著;式場內,您一生的義行厚誼備受頌揚,您的睿智慈悲讓眾人懷想,見證了您身後的哀榮,也成了一生的終唱。棺木緩緩移出,送往葬場;場外,我心緒激盪,熱淚盈眶……,仰望天際,朵朵雲彩悠然飄過……,我的至愛,那一朵是您呢?從此,將永不再見您深情的眼眸和容顏的光陽……這是痛徹心扉的不捨,永不癒合的哀傷。
時光流逝,寒來暑往,世界仍在運轉,這一年,思緒在陰霾中躊躇徬徨,在陰濕的角落裡深深埋藏。您反覆重申:『當我面對家中夜以繼日、無休無止、無理的嘲諷、羞辱、謾罵、折磨與虐待,在感嘆「度日如年」、「生不如死」時,我就只能想妳,妳的體貼諒解,是我暫歇、養傷的處所,只有想起妳的關心,才有活下去的力量」;是的,「不要放棄我!記住我的期待,有了這份期待,我的人生才有希望」;我們祈求:『請老天爺讓我們有長相聚守的一天;不管十年、一年、一月、一天。只要能相守相伴,不論上天堂、下地獄,我們都願意』、我們誓言:「我們要生生世世在一起,我倆要相擁著離開這紛紛擾擾的人世,不管刀山火海,仍要牽手同行,來生才不會找不到彼此」。字字句句都是刻骨的記憶,不滅的烙印,在心匣中緊密珍藏。
前一晚和當天您晨起散步前,電話捎來兩句柔情的叮嚀:《妳要好好保重自己》!稍後您來到我處,我因臉部受有重傷,視力模糊,您因晨起兩次跌倒,身心極度不適,此時極少言語,彼此在跌宕的心緒中,只能緊握雙手,同時低吟:「不要緊,不管我們有多苦、有多痛,只要能在一起,就是幸福,就是滿足」。在我們長長的、靜靜的、深情的凝視過後,您安穩的、祥和的閉上雙眼,沒有痛苦、沒有掙扎,不再回應我驚懼急切的呼喚;倏然地劃上今生永別的句號。
四十餘年來,從相知解、相疼惜到相關愛,始終聚少離多,不曾有過悠適恬淡的時光,只能藉著書信、音聲延續我們的盼望;您常說:「我的身心都有問題,但我要為妳珍重,按時吃藥」,您也殷殷囑咐「妳要為我珍重,只有我倆擁有健康,才能等待相聚的未來」最終的心願:「有一天我倆能同時離開這個世界,是我最終的期望」;「如果這一生已無結局,願有來生再相知相伴」。您曾多次流淚感嘆:「人生苦短」!是的,對於暮年的我倆、對於不能相聚的我倆,就是意味著我們的來日無多,我的欷歔亦然。
白天,無論走在哪兒,都有您魁梧的身影;偶有閒暇陪您用餐,您有滿足愉悅的笑容;您當義工,我靜靜的守候您的身旁,偶當四目相視,柔柔的暖意從身心竄起,臉上蕩漾著幸福的采光;更多的是醫病的守候,診間的陪伴。往事歷歷在目,重複的在腦海中盤桓;您是我命定中的甜蜜,有您,生命就有真理與盼望,我無怨無悔的裝點歲月的盈然,不想隱瞞,更不想牽藏;日裡,我咀嚼甜美的相聚,夜晚,喃喃述說苦澀的等待,叮嚀您不忘來生的誓約與諾言; 一幕幕、一些些;都是層層淚網,拖曳著無盡的啜泣與心酸。
失去摯愛,我痛過、哭過,生命曾跌進幽谷。但記得:『總有一種情意,像山的雄偉,似水的溫柔,從不古老,彌留清香。』『有些人,一輩子都不會在一起,卻可以藏在心裡一輩子。』情與愛雖於浮生載浮載沉,但我們以細微而善的心思,相信我們刻骨銘心的相遇,是生命中最美的緣,如靜水深流的滄桑,點點滴滴淌過靈魂,蜿蜒生命的冷暖,時間總要我們臣服,命運教我們不由自主,但深藏的心事永遠鮮活,堅固凝結,不會隨水逝去。我們堅信:『只要我們活在對方心底,死亡就不是分離。』
您臉上從容、安詳,無懼的神情,我知道,您離開得毫無痛苦,這是回憶中唯一的寬慰。您必定獲得極大的福報,跟隨著神的腳步,引領您走向極樂的天國之邦。所以,您不必因著我的思念和淚水而佇足不前,也不要有所牽絆。未來,我們會在天國相見,再續情緣,團圓歡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