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10月18日

綠湖飯店開發案定罪 律師團說冤抑

圖:雙聯建設開出給祥韻工程顧問公司撰寫開發計畫書的費用,都是受款人抬頭及禁止背書轉讓,竟被指為賄款,不可思議。(記者田德財/攝)

雙聯與祥韻公司簽約撰寫計畫書 費用250萬元 錯被認定為行賄都計委員的賄款
記者田德財/報導
綠湖飯店開發案,商人王桂霜、建議書製作人藍秀祺、內政部外聘都計委員李威儀三人日前被判刑有罪確定,律師團昨天認為,這項判決法官認事用法,完全違背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論理法則。
證據的取捨及其證明力的判斷與事實之認定,俱屬事實審法院自由判斷裁量的職權,此項自由判斷職權的行使,不得違背客觀存在的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否則即為違背法令。
律師團指出,本案起因於「雙聯建設公司」委託該公司總經理康德興與「祥韻工程顧問公司」簽約撰寫「花蓮縣休閒旅館開發案」計畫書,費用為二百五十萬元,付款條件,簽約時五十萬元、進度提送開發計畫時付一百廿五萬元,變更內政部都計會審查時付七十五萬元。
指法院認事用法有誤
律師團昨天找出當時簽約的合約書正本說,與詳韻公司的簽約人是康德興,所簽的公司名稱是「雙聯建設公司」、「負責人王桂霜」,全是康德興的筆跡,不是王桂霜筆跡,因當天王桂霜參加慈濟活動沒有參與簽約,支票受款人抬頭為「祥韻工程顧顧問公司」、並加蓋「禁止背書轉讓」戮章,也就是說,支票必須要存在祥韻公司的銀行帳戶轉帳,不能提領現金;但法院卻錯把王桂霜、祥韻公司藍秀祺、都計委員李威儀錯在一起簽約,事實上,僅康德興與藍秀祺二人在場,王桂霜、李威儀兩人都未到場,法院認事用法錯得太離譜。
有違經驗法則
另外,法院在審判中,竟然認定這二百五十萬元是行賄李威儀的賄款,這樣的認定,極不符常情,有違經驗法則,第一,這二百五十萬元明明是撰寫建議書的服務費,怎麼變成賄款?如果是賄款,有必要開禁止背書、受款人抬頭的支票嗎? 況且,藍秀祺的工程公司,也確依照合約撰寫交付「花蓮縣休閒旅館開發畫案」計畫書數十本,送都計委員會審查。法院審理時,出庭證人也證明二百五十萬元是正常行情價。
律師團指出,法院認定藍祺是白手套,指藍秀祺是白手套拿二百一十萬,李威議拿四十萬,天下那有白手套拿高過於受賄者五倍之多賄款之理?尤有甚者,李威儀在內政部都計委員會審查中,提出反對意見及附帶條件近十項之多,如果李威議受賄,護航都來了及,何必反對到底?況且,在都計委員會召開合議審查會通過時,李威儀早已解任外聘,並未參與審查,卻張冠李戴,把李威儀莫須有指受賄。
經查,證人康德興於本案九十五年六月廿日、同年六月五日法務部調查局東部工作機動組及第一審訊(詢)問時,就與李威儀簽訂服務契約書後究如何付款乙節,或稱分三期支付,第一期於西華飯店一樓咖啡廳交付一百萬元,第二期在西華飯店地下室餐廳以支票支付一百萬元,第三期則在李威儀完成開發計畫書後,由王桂霜以支票付予五十萬元。
康又或謂王桂霜於簽訂服務契約書後,當場交付七十五萬元之支票予李威儀,在製作開發計畫書期間,王桂霜又在西華飯店交付一百二十五萬元之支票予李威儀,李威儀製作完成開發計畫書並送交內政部都委會審議後,王桂霜再以支票支付李威儀五十萬元。
康或先稱第一張支票係王桂霜在訂約當場所簽發,旋又表示第一期金額為七十五萬元之支票,是王桂霜事前用打字機打好帶至簽約現場,就雙聯公司給付款項之順序、金額及方式等攸關本案重要爭點判斷之事實,前後反覆且矛盾不一,憑信性甚為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