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10月17日

長照財源再探討 保險制?稅收制?

隨著台灣人口的結構快速老化,老年失能人口迅速增加,長期照顧顯得日漸重要。自從長照2.0推動以來,各項長期照顧的方案推陳出新,一方面我們樂意見到失能的人,能夠因為長照的推行,得以獲得長期的照顧。然而也正因為長照的大力推行,各種長照經費的支出,也隨著大幅的增加。今年四月財政部公佈最新的統計資料,菸稅的徵收,雖然符合原來的預期,但是遺贈的實際收入,卻遠少於預期。原本預計用來挹注長照基金六十三億,近兩年來實徵不足,僅能撥補四十八億,較預期短缺將近七十八億。
  話說從頭,政府為推動長期照顧制度,以長照服務網及長照雙法(長照服務法、長照保險法)建構長照基礎建設及給付制度。前者依長照服務法成立長照基金,預估五年內編列一二一億元,後者長照保險預估經費規模約一一一○億元。二○一六年蔡政府上台,對於長照財源的規劃改弦更張,原本規劃的長照保險,改為以稅收來支應長照的支出,也就是說,以政府的公務預算、提高一○%的遺贈稅和房地合一稅來做為長照經費的來源。雖然政府一再信誓旦旦地表示,目前稅收用來支應長照經費,尚有餘裕;然而無可諱言,自從以稅收制為財源的長照2.0上路以來,有識之士從不停止懷疑和憂慮,稅收財源的不穩定性和稅收規模的局限性,可能導致長照基金的不足,進一步影響長照的品質和限制長照的發展前景。
  那麼長照財源,究竟保險制或是稅收制,孰優孰劣?雖然不同時期的政府有不同的政策規劃,然而一直以來卻是缺乏真正的政策辯論。日本在西元一九九○年起即有長期照護的計畫,二○○○年起實施介護保險制度。財源籌措方面,日本採取社會保險制度,強制四十歲以上國民納保,低收入戶保費由國民年金中扣除保費來支付,地方政府也會負擔部分費用。介護險實施至今,其實也面臨經費不足的狀況,因此保費持續上漲。根據門諾會醫療財團法人資源開發管理中心公共事務總監周恬弘博士的看法,目前政府編列的長照費用在這幾年雖然足夠,但是長照2.0增加服務對象與項目,隨著台灣人口快速老化,長照的需求面將不斷擴大,未來即可能面臨財務窘境。台北榮民總醫院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醫師表示,估計將來需要每年一一一○億元左右,才足以使長照服務能覆蓋到每一名需求者。目前長照2.0所照顧服務的對象,其實並未涵蓋由外籍移工所照顧和住在機構安養的中重度失能者。換句話說,目前中重度的失能者主要是由家屬自己負擔僱用外籍移工和支付安養機構的費用。而目前許多長照服務的對象,反而是一些較輕度失能者,這是一個比較弔詭的現象。同時這也反映出目前長照經費的局限性。先進國家如美國和日本,都沒有外籍移工在家庭裡照顧失能者。如果未來台灣社會不再引進外籍移工或者外籍移工的國家禁止他們的人民到台灣來照顧失能者,那麼長照服務的對象就必須大幅度地擴充,而所需付出的經費,必然遠大目前的數字。
  周恬弘曾提出一個揉和政府稅收或預算、民眾個人照顧儲蓄帳戶,並結合商業長照保險,來籌措個人長照服務財源的構想,其核心就是「照顧儲蓄帳戶」。其主要的構想是,民眾從薪資中固定提撥比例到這個自己的照顧儲蓄帳戶;若是自己實際從事照顧服務,可以將照顧時數,以類似存款的概念,存到帳戶之中;帳戶中的金額和時間可以用來支付自己和家庭成員的長照支出,但是不可任意轉讓;帳戶中的經費可用來購買商業長照保險和繳交保費;帳戶中的金額和時間可以繼續轉移到下一個年度使用;帳戶若生前未用完,可以繼承到下一代。
  保險制?稅收制?我們可以借鏡先進國家的經驗,然而世界上其實沒有一個完美的制度,只看那一個制度最適合台灣社會的需求。長照財源的規劃,不同政府有不同的考量,其實這個議題,不涉統獨,無關藍綠,只要看那一個制度最適合台灣社會就可以了!「照顧儲蓄帳戶」的構想,也許不一定是最優的構想,但是在保險制和稅收制兩者之間,提供另外一種選擇,供決策者和全民一起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