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10月16日

餘生 ◎徐夢陽

餘生 圖/李冠河

一個人的一生究竟有多長,或許早已注定,與其思考著剩餘的人生還剩下多少,還不如精彩的活著,那怕是短暫的像煙火也好。遇到困難,有的人選擇化逆境為力量,繼續活下去,有的人則是無法承受龐大的壓力,選擇用極端的方式結束自己的餘生。生命的長河,常常可以劃分很多段,從現在往過去看,見證生命一點一滴的慢慢累積。生命的苦難,總是接踵而來,命運能改變嗎?問自己才最清楚。
「阿母,這是我這個月的薪水。」阿蘭每個月的例行公事,是雙手將一只牛皮紙袋遞給母親,貼補家用。這是她開始學會賺錢之後的第一件事。她很感恩家裡把她養得這麼大,因此賺來的錢,原封不動的奉獻給家裡。因為她知道,家裡環境不好,兩個弟弟還在念書,所以很需要錢。所以,她在學生時期就四處打零工,雖然辛苦,卻甘之如飴。因為,她知道彼此都是一家人,不應該計較那麼多。
她在嘉義東石海邊的小漁村誕生,那是一個再平凡再樸素不過的地方。那邊的人多半從事農業與養殖業,通常擁有自己的一畝田地與家產,靠著自給自足生活。或是去養殖業幫忙顧魚塭,或是協助挖蚵等。在鄉下餓不死,但也不用說想賺大錢,因為資源就那麼多。有些人可以滿足的過一生,有些人卻為了生計,不得已離鄉背井到外地。
因為鄰近海邊,所以媽祖廟是村內的核心信仰,每當逢年過節,尤其是媽祖誕辰時,就會十分熱鬧。因為外地的異鄉遊子會回家,鄉內會辦桌,然後感謝今年的媽祖庇蔭,與祈求未來的風調雨順。作穡人經常是看天吃飯,很多時候不由自主,所以日出而作,日落也未必得閒,遇到天災,或是有重大的事情,沒辦法處理,通常只能求神拜佛。
阿蘭從小就跟著雙親到田裡去幫忙,還利用空檔幫人家挖蚵,所以時常曠課。但她不會因為這樣而荒廢學業,反而成績在班上是名列前茅。以前家裡原本還過得去,不用為錢煩惱,但因為一次天災,讓借貸來的現金無法周轉,變成負債,成為家裡沉重的負擔。而這件事,阿蘭的雙親本來不想讓她知道,想讓她好好的念完初中再來幫忙就好。不過日夜操勞過度的雙親,就像一顆漲滿的氣球,好像隨時會爆炸。阿蘭有一次偷聽到債主與雙親的對話,債主們那些再不還錢就要把你們全家怎樣的凶狠話語,讓她感到害怕,便暗自下決心要幫助家裡。
當天,阿蘭用跑步的方式衝到了媽祖廟。一進廟裡,就雙腳跪在媽祖面前祈求,內心發誓無論如何一定要幫家裡渡過難關,希望媽祖可以保佑他們一家人。雖然,現在她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回饋,但等到他們家脫離難關之後,定會準備豐富的牲禮來答謝。不知道跪了多久,跟媽祖說了多久的話,起身後腿卻不會麻。而阿蘭望著媽祖慈祥的神情,她知道剛才說的話一定會成真的,希望會降臨在她身上的。
於是,阿蘭除了下課到田裡幫忙,每天也都早起跟雙親一起四處工作,雙親有了阿蘭這個幫手,壓力減輕不少。而知道有這個乖巧的孩子,很高興,卻也覺得苦了她。忙到停不下來,這常常是鄉下人的縮影,因為他們往往不會戴手錶,不會注意時間,多半都是依靠直覺或是陽光判斷。不然就是有沒有把事情做到一個段落,或是有沒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所以,看似有規律的鄉下生活,其實都是沒日沒夜,為了生活打拚。而對於負債的阿蘭一家而言,早日還債才是盼望。
阿蘭很順利的升上初中,不過她還是把重心放在家裡。有一天,鄰居經營的養殖業,因為挖蚵人力不足,於是便找了阿蘭幫忙。因為薪水還不錯,所以,阿蘭便花比較多的時間在挖蚵的工作,而田地與其他家裡的事情就交由她的雙親自己去做,她有空再幫。鄉下人的特質,通常是閒不下來,一個人至少要做兩份工作以上,例如種田之外,還得幫人家顧魚塭,或是養雞、養鵝之類的,反正只要能夠賺錢,都會去做,而總有忙不完的事情,總是沒有忙裡偷閒的理由。
初中畢業後,阿蘭放棄升學,那是自願的,雖然她的成績不錯,還當過副班長,老師鼓勵她要升學,但她終究還是放棄了。因為想念高中就要到外地去念,交通費、學費等種種費用,對於家裡又是一大筆開銷。雖然在這幾年雙親與她的努力下,原有的負債漸漸還清,但兩個弟弟還在念書,還需要錢,所以,她毅然決然地放棄升學。幸運的是,滿十八歲的那一年漁會的雇員有缺,阿蘭順利的錄取了。她獲得一份算穩定的工作,可以幫助家裡,幫助兩個弟弟繼續升學。
當時,「重男輕女」像是種時代氛圍,因為女兒遲早要嫁出去,而兒子卻能延續香火。不過,她一點都不覺得雙親對她不好,很多事情都是她自己決定的,雙親並沒有干涉。不過,她也感受得出雙親對於弟弟們是寄有多大的期望,畢竟望子成龍,期望甚深。雖然他們也對自己很好,不過阿蘭自己其實也把希望寄託在弟弟身上。她希望弟弟不要像自己一樣,把人生都用在改善家裡經濟狀況,阿蘭認為,總要有人可以光宗耀祖,總要有人可以考上好學校,然後給雙親一個美好的未來。她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想的,所以,她覺得一點都不辛苦。
以前的女性往往都是這樣,在嫁人之前無私的把自己奉獻給原生家庭;嫁人之後,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無論嫁得好壞,都會把自己的一生奉獻給丈夫與孩子,從女兒的身分變成妻子與母親,是一種很大的轉變,也是進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的洗禮。當然,嫁人並不難,但嫁對一個如意郎君,可以過一個安穩的生活,是每個女人小小的夢想。
阿蘭在工作時,因為她亮麗的外型,一直不乏有追求者。從大老闆到公務員,都曾經用不同的方式追求她。例如想約她喝咖啡,或是寫情書給她,但是都被她一一拒絕。她認為緣分未到,自己也不想那麼快就步入紅毯那一端。後來,過了二十五歲,家中的負債都還完了,而阿蘭也有自己的存款與時間,才慢慢接受雙親幫她安排的相親。
有一種感情叫做一見鍾情,當阿蘭看到阿發,天雷勾動地火,兩個人無話不談,好像以前就認識一樣。大概兩人有類似的背景,或可能是被雙方的內、外在所吸引。經過這次相親介紹後,兩個人後來又私下約會一兩次,便決定要結婚。這個決定讓雙方的家庭都很開心,因為彼此的家族裡都很久沒有辦喜事了。雙方都開開心心的投入兩人的婚禮,把他們的喜事熱鬧鬧的辦完了。而婚後,阿蘭決定為了丈夫,辭退了優渥的漁會雇員工作,並且離開原生家庭,從嘉義縣搬到嘉義市。阿蘭選擇為愛走天涯,雖然距離不遠,不過,總是從嘉義鄉下到市區,有許多的人、事、物需要適應,有許多的轉變需要適應。
婚後,他們並沒有錢可以買房子,幸好還有祖厝可以住,有店面能做一點小生意。一切看似往幸福的道路邁進,卻沒有想像中的如此順利。阿蘭辭職後,就當個專職的家庭主婦,負責照顧丈夫、孩子,還有公婆,對於刻苦耐勞的她,這一點都不算什麼。只是丈夫沒有穩定的工作,總想著要創業,但賣過無數的東西,幾乎都以失敗告終。而阿蘭被迫拿出所有的積蓄,又跟娘家、朋友借錢,除了丈夫需要錢,孩子的費用也要負擔,這讓阿蘭彷彿又回到那個少年時,在家裡有負債危機的時候。但不累,不累,一點都不累。既然是自己選擇的道路,一點都不累,她想著,本來人生就是起起伏伏,充滿挑戰。以前媽祖婆都能幫助他們家渡過難關,祂一定也會幫助自己渡過眼前的難關。(3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