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10月15日

望湖樓下水如天◎詠棠

圖/文文

之一、青山隱隱掩霧中
因為下過雨後會有迷濛霧色,撐起傘,我們選擇走進綠色的竹林間。
相識的這些年,你一直用極高的智力與耐心,熱情地宣傳故鄉的美景。
我相信不論是誰,看見你都會想起那一片被雨水洗出霧色規模的林間。樹林深處開著不知名的花,花朵在四季裡接棒著盛開,吸引形形色色的蝴蝶駐足棲息。林間大多吹著寒風飄著細雨,偶爾只在陽光走過時,會鑲上黃金的色澤,那時,才會展現一幅溫暖的畫面。
「那是楊柳樹嗎?」臉書上,你張貼一張照片,我看見波光瀲豔的水邊,有一棵開花的樹,忍不住地問你。
這些年我們一直在討論美景,日本的迷人粉櫻;江南的蓮葉荷田田;加拿大如詩的楓葉;挪威鄉野間銀河色的北極光影。你跟團旅遊的條件,除了歷史人文、民俗古蹟,再來就是沿途風光了。你喜歡翻閱一首首唐詩宋詞裡的晴雨晨昏,去異國研究是否有雷同的江山河川。
「還是故鄉的竹林美。」你喝了一口竹葉青。
飛越半個地球,也消磨半百的歲月,居然,得到這樣的結論。你的心得有些嘆息:「那棵不是楊柳樹……」你回答著:「只是覺得這棵綻放紅花的樹很美,便拍下照片送給妳。這是在竹林邊意外發現的,當時,是夕陽無限好的向晚,水面上因此大片地波光瀲豔。」你強調著:「無論晴雨晨昏,我的故鄉都很美對不對?」
你深怕只有自己覺得這片竹林很美;你以為這個把水岸邊的樹誤認為是楊柳的女子眼光有問題,「去配副眼鏡吧!」也許是你想說而沒出口的話。
於是這一天,你刻意選了一個連續飄雨的季節,邀請我走過青山隱隱的竹林,「你願意去嗎?」在充滿笑意的眼中,我彷彿看見了你想測試我的心情。
我只是認錯樹,並不質疑你的話。
「我害怕妳沒有機會眼見為憑。」你的語氣裡流露出遺憾的節奏。
我在你的竹林翠居,總是四處一閃一閃地按著快門拍照,以確定你口中的故鄉美麗,而不是用感傷布置成的一場夢境。
每到大雨時分,你便走入霧中探視筍苗,背影好孤寂。
今年,綠竹筍季節未到鋒面已悄然籠罩,當我們選擇撐傘尋霧,深幽谷道一片迷濛,竹林青翠如茵,我知道,你在它的孕育下必然真誠,家鄉風景如畫。
你將湖邊零散的樹枝木材自製成簡易釣竿,等待願者上。
霧中有鄉愁,鄉愁掩霧中。
你在我眼中垂釣的是一種惆悵。我始終沒說,怕減少你快樂的細胞。
「歡然酌春酒,摘我園中蔬。」宋‧陶淵明
你期許自己不要等到老了才還鄉,若能年少從職場上急流勇退,下半生就要好好貢獻故鄉。快樂的品一盅春酒,愜意地摘採親手植栽的蔬菜。
在霧色中,你的願望會漸漸成形,還是更加模糊?

之二、多瑙河流域
「步出城東門,遙望江南路。」
太陽從東方升起,恰巧映照你走出古老之門的身影,聽說與這座古城遙遙相望的是江南,你走出城門時,可曾停下腳步凝望霧鎖煙雨的江南?
一樣是多霧的水氣,我喜歡遠眺的卻是你故鄉那片在雨中搖擺出婀娜多姿的竹林,一棵棵站成高雅世界的顏色,一棵棵排列出寧折不彎的盛大規模。
你離開後的第一條旅行路會是哪個方向?是大片陽光灑落向日葵田的荷蘭?還是,一種隨心所欲沒有目標的流浪?
你嚮往的是旅行還是流浪?
「斷橋荒蘚澀,空院落花深。」唐‧張祜
抵達目的地,我在你的臉書動態看見一系列照片,大約百來張,全部都是粉妝玉琢的冰城,裡頭,有一座像住在國畫中的矮橋,你建議大家不妨猜猜看:「這座橋原是一座苔蘚斑駁的的古老平板石橋。」接著,你在下方空白處給暗示,放上唐朝張祜的《題杭州孤山寺》。
斷橋殘雪!在你的暗示下我認出那座屹立千年,被皚皚白雪覆蓋住的千年之橋,經過戰火洗禮與世代更迭,依然擁有詩中荒涼的味道。
  於是我知道,你嚮往的不是荷蘭,不是江南,更不是時時懸在心上的故鄉,而是西湖。
「是旅行也是流浪,但不是嚮往喔。」你說。語氣帶了點修正意味。
西湖的風溫暖,吹掠過無聲歲月。
 
 我寫了留言給仍在旅途中的你:
 
 趁著你離開的這幾天,
 我也給自己短暫的假期時間,
 搭船來到多瑙河流域。
 那城市背景真藍,像是一種執著的顏色。
 天空有月亮,月亮雲中藏,
 我抬起頭,專注風景忘了眨眼,
 瞳孔因此疲乏地泛了淚。
 我抬起頭,趕在日出之前,
 也許可以拍下一張我在晨光中伸懶腰的照片給你。
當我順利連上網際網路時,太陽已經升得很高了,許多的藍調在陽光照耀下不翼而飛,唯一的藍只剩下天空,卻不再是固執的顏色。這種藍是蔚藍,一般白晝的天空皆可看見,若干年前,你用彩筆繪畫的勞作,便是從這種藍開始延伸人生的故事。
那天空始終執著的蔚藍著,在風和日麗的白晝中。
只是,這一次,乘船行進於多瑙河之上,我看見河畔另一頭的遠方天空,已經聚攏著黯淡灰黑色厚積雲。
聽說,這個季節強烈的鋒面,會釋放冷色調雲朵,大自然,只好改變多瑙河的溫度水氣與顏色。
美麗與變化,哪一樣可以永恆呢?
風雨壯觀得讓解析度調不高的時刻裡,內心忍不住地疑惑起來。
 
 之三、蝴蝶與景色居住的筆記
那時候,我們將愛情放在心上。心照不宣,曾經,我用花朵和蝴蝶製作成新詩和散文給你,一本回憶筆記。
你只是翻了翻,然後還給我。
你我面對面站著,陽光從西北方灑落,照亮彼此半邊臉頰。正午的台北城校園,聽說這裡的花圃中,可以看見活潑的蝶影。
「八月蝴蝶來,雙飛西園草。」
而我突然想起蝴蝶翩翩飛入字裡行間的回憶筆記本,於是,忍不住問你:「那時,為什麼你不要?」
你猶豫片刻,很明顯地找不到理由。
好哇!你是不是嫌禮物太便宜?我皺眉,做出伸舌頭扮鬼臉的表情。
不會啦!這……你口氣著急,在我逗弄的狀態下,努力想鉅細靡遺地描述。我覺得,好像為難你了。
我們欣賞蝴蝶吧!我嘆了一口氣。
後來,沒過多少日子,你不告而別,只捎來一封信:
 
 妳的筆記本已被我放在心上,
 包括那一首首蝴蝶飛成的小詩,
 與花朵盛開出繽紛的散文。
 時常我會閱讀妳的回憶,
 心靈會一陣感傷,
 因為那是妳用『緣分』寫的,
 我不敢細細品味,怕太認真,
 妳只會讓我流淚。
 我習慣閉上雙眼,用心聆聽,
 感受一個完整的妳,
 有時,眼尾會笑出好多魚的形狀,
 『明日世界,能否快樂?』妳常這樣問我。
 把妳的筆記本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的,
 複製在我腦袋瓜裡的所有地方,
 妳的緣分融合在我的靈魂中,
 不在筆記本裡了。
我逐字的熟讀,有一種被增生的絕望,混合著強烈的歡喜憂傷。
我把古色古香的信套拿出來,以類似鋒面的心情,給你回信。這紙來自西湖某個製傘的小城鎮,一方冬暖夏涼的城區,一處喜歡噓寒問暖的人家。家家戶戶都懂繪圖,刻印出墨色山水的圖形,著色不多,也印製著西湖的秋月。
平湖秋月、蘇堤春曉、曲院風荷、斷橋殘雪、花港觀魚、南屏晚鐘、雙峰插雲、雷峰夕照、三潭印月以及柳浪聞鶯……這信紙留下西湖十景,卻留不住收信人與寄信人的心情。鋒面出現在此時,趕走艷陽天。蔚藍突然消失,雲朵整片染黑,如水墨畫,最徹底的水氣。帶來煙雨霧色的可能,盡心盡力來傾訴,這樣的一生,是否無憾?
「捲地風來忽吹散,望湖樓下水如天。」宋‧蘇軾
西湖放晴之前可曾吹起能散去雨珠的大風?風雨過後的粼粼波光,是否映成水天一色。
「霧中有鄉愁,鄉愁掩霧中。」空氣中,彷彿聽見你歷史的嘆息。
我知道了!你在西湖漂泊的日子,波光粼粼映照的,是霧影幽幽的竹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