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10月15日

把他們當作自己的小孩來對待 ◎林沐雨

我在高中擔任行政工作,每當我看見一張張青春洋溢的臉龐時,總是會想到自己的兒子,尤其當我去教室找他們,聞到一股上完體育課後所發出的汗臭味,瞄到因上網太晚打瞌睡的同學,更有的男生從走廊經過,喜歡做跳起來的動作,想碰到天花板的幼稚行為等等。
這些都有我孩子的影子啊!我總忍不住想到自己的兒子,然後我會想,在他們就讀的學校,師長和行政人員有沒有把他們當作自己的孩子來對待呢?尤其兒子們讀了高中之後,看到這些學生,讓我特別有感覺,忍不住會媽媽上身,上課時間,如果這些學生還在外面流連,總會雞婆的叫他們進教室上課。
想起我在註冊組時,遇到個應屆畢業生,雖然他已考上軍校,只可惜差了幾個學分不能拿到畢業證書,我苦口婆心的打電話到他家,要孩子來補修學分,拿到高中畢業證書,就算真正完成人生的這個階段,後來可惜他暑假要入伍訓,沒辦法來上課。第二年我還是不死心的打電話去他家,跟他母親聊了很多,他還是因為在軍中,無法請長假而作罷,當這孩子放假時,穿著帥氣畢挺的軍裝到學校謝謝我的關心,看著他的成長蛻變雖然開心,不過還是覺得有點可惜。
三年後又碰到同樣情形,不過這個學生是考上國立大學,他爸爸不滿意,要他重考,又怕在補習班交到壞朋友,寧願要他跟高三學弟妹隨班附讀,要我們這些師長阿姨幫忙督促,只是從來沒有這種狀況,為了他,我寫簽往上呈報,設他的獨立點名簿,交待上課老師記得點名,忘了來考試,還要打手機call他來考,幸虧最後有拿到畢業證書,讓我們沒有白忙一場。
註冊組這個職務還兼辦獎學金業務,一般人只會把公文貼在公佈欄就算交差了事,可是很多需要幫助的同學根本不知道這些訊息,我把這些消息,不只貼在學校首頁和教務處公佈欄,甚至主動出擊找尋家境清寒,需要幫助的學生。
學校有個慈暉獎學金,上面都有這些學生的詳細資料,我去秘書室借這些資料參考,每個學生的家庭狀況真是一頁頁的心酸血淚史,讓人邊看邊掉淚,很難想像,有的家裏就靠學生打工及一些獎補助學金在過日子。
有份獎學金,名額兩個,每個學生兩萬,前一年不是我擔任這個職務,不知道同仁如何處理?只知道沒有學生來申請,還被對方來文糾正,一定要學校提供名額,我想到兩萬塊獎學金,對於學生來說,是一筆不小數字,於是我很用力的去找,打電話到學生家裡,還被家長以為是詐騙集團,幸虧有找到這樣的學生。
我們把頒發獎學金當作是榮譽在處理,所以會在朝會上公開頒獎,但有些學生,也許是自尊心關係,不好意思上台,我跟他們說受人幫助不是丟臉的事,現在接受幫助,將來有能力再去幫助別人就好了,像有一天我去勞檢處研習,等我把車子停好時,看到位老先生的摩托車卡在車陣牽不出來,他請我幫他牽出來,做完這件事之後,覺得很開心,今天怎麼這麼好?讓我有機會做好事。
結果研習結束時,換我的車子卡住了,一對母女好不容易把車子牽出來,那位小姐看我一付很頭痛的模樣,主動問我需不需要幫忙?我馬上點頭說謝謝,我們兩個一起把車子拖出來,心想這個社會怎麼這麼溫暖?還真是好心有好報,所以不管是助人或被幫助,都是件好事。
現在調到實驗室當管理員,資優班的學生都要做科展,有一組學生做事態度很消極,愛做不做,指導老師頂個大肚子,假日還要來看他們做實驗,一次做完活體實驗,把實驗完的動物屍體,用盆子蓋在垃圾桶上,第二天我去整理實驗室,聞到一股非常難聞的腐屍味。
我翻開垃圾桶一看,差點沒昏到,馬上又媽媽上身了,叫他們來,告訴他們做完實驗要把這些垃圾清理好,不然後面的人根本沒辦法做,而且學校資源非常寶貴要愛惜,好好把科展作好,孩子聽到我這樣說,馬上去處理,雖然指導科展是老師的工作,但是我也可以在旁邊幫忙督促。
今年的實習老師,跟我老大同年,他們要離開時,我又開始媽媽上身了,有一位比較被動,人際關係及工作處理得不是很好的實習老師,告訴她到一個團體裏要主動一點,有什麼事能幫忙做就做,與人好好相處,不管她聽得進去聽不進去,我還是要說,因為他們就像我自己的孩子一樣。※